成都市龍泉驛區洗腦班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自邪惡江××和惡黨殘酷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以來,成都市龍泉驛區邪惡之徒想盡一切辦法緊跟邪黨,其中包括抓捕大法弟子進邪惡的非法的「洗腦班」。到目前為止,共辦了三次。在這三次洗腦班中,他們利用邪黨的歪理邪說強制大法弟子放棄自己的信仰,毒害世人。這三次洗腦班的主要犯罪人員是:610主任何錫文;610成員羅軍、李德文;司法局副局長陳德才。

第一次洗腦班地點在龍泉驛區柏合鎮國稅山莊,時間是2002年9月下旬至11月下旬,當時非法抓去了十名大法弟子非法迫害(九人送國稅山莊,一人被送往金堂);第二次洗腦班地點在長松的宏順山莊,時間是2003年6月下旬至12月中旬。前後共抓去了十二名大法弟子,強制洗腦;第三次洗腦班在山泉的翰林山莊,時間是2004年6月中旬至8月30日。共抓三名大法弟子。

一、無中生有迫害大法弟子

那是在龍泉驛區柏合鎮國稅山莊洗腦班。2002年10月中旬,大法弟子艾朝玉和民兵(抽調來的年輕農民)袁某某、劉某某嘮家常,艾朝玉很自然的將雙手放在腿上。這時,民兵黃春豔從家中返回山莊,劉某某見黃春豔回來就起身離開了那個房間,黃春豔一看見艾朝玉,就衝上前狠狠的搧了她幾耳光,袁某某驚呆了,不知到底發生了甚麼事,艾朝玉則質問黃為何打人?黃惡狠狠的說:「你在煉功。」艾朝玉說我沒有煉,我在和他們嘮家常,黃卻蠻橫的說:「你就是在煉功。」袁某某在610成員李德文的邪勁下,不敢為艾朝玉作證,就這樣,艾朝玉無緣無故遭到一頓毒打。其餘的民兵都暗地裏議論:黃春豔吃錯藥了!家裏遇到了甚麼麻煩事,到這裏耍蠻橫?李德文為甚麼無理支持黃春豔?各房間的民兵都在給自己房間的大法弟子打招呼,以後談天時,不要把手放在腿上,免得被黃某某看見後找麻煩,遭毒打。

第二天早飯後,大家都在看電視,男民兵陳國民和女民兵閒談時,總想佔女民兵的便宜,結果被女民兵諷刺挖苦,弄得很難堪,又不便發作。這時電視正好在演廣告,眼睛近視的大法弟子黃彥看了看遠處,調節調節眼睛。陳國民正無處撒氣,便氣沖沖的對黃彥罵道:「黃彥,你給我好好看電視,不然我打你。」黃彥和氣的說:「現在在演廣告,我看下遠處,調節一下眼睛。」沒想到這種合情合理的解釋,竟遭到陳國民的一陣拳打腳踢,連在場的民兵們都認為陳國民太不講理。大法弟子喊:「不許打人!」黃彥立掌發正念。李德文從房間裏衝出來就罵:「這是甚麼地方,還敢煉功?」這時,幾個早就被授權做打手的幾個力氣大的民兵將黃彥拖進房間(在外邊怕過路的農民看見它們的暴行)一頓暴打,黃彥的兩根肋骨被打斷。這天上午,黃彥三次被拖進房間毒打,被潑冷水。

同一時間,李德文邪勁十足,立即要求大法弟子念攻擊大法攻擊師父的文章,遭到了抵制。李德文大怒,要求將大法弟子拖入室內「教育」(毒打)。當時拖入室內遭毒打的除黃彥外,還有袁彬、何有明、文舉平、李建英、艾朝玉五人,女民兵黃春豔還抓住艾朝玉、李建英的頭髮左右開弓搧耳光。在他們行兇時,有的女民兵嚇壞了,不斷的小聲嘀咕:有幾個都是老太婆了,怎麼經得住這麼打。這次事件後,女民兵都在私下指責那幾個打手:「你們太黑了,下手那麼重。」也有在背地裏罵陳國民太黑了,自己流裏流氣的遭了女民兵的諷刺卻拿黃彥出氣;也有議論李德文偏聽偏信不講理的,但迫於壓力都不敢多談。不過也有的想取得610分子的好感,從迫害大法弟子中撈取好處,以便今後留下來當幹部、吃皇糧,今後解決自己子女的工作(辦班那天,區上的幾個邪惡之徒給它們許的願),對大法弟子更加兇狠。

2002年11月上旬的一天下午,李德文和他們那一夥打麻將,輸了五百多元錢沒處撒氣,第二天就想拿大法弟子出氣。他拿出那套邪書強迫大法弟子學。正當它準備就緒,走出房間時,突然眼前一黑,趕緊抓住前面的椅子,還是沒用,仰面跌倒在石沿上,頭、口、鼻一齊出血。李德文遭惡報,差點送掉性命。邪惡之徒亂成一團,事情不了了之。

二、邪惡的羅軍

羅軍迫害大法弟子最賣力。在國稅山莊,本來他和李德文是輪流到山莊值班,可為了討好惡黨,不該他值班時,他也在山莊。國稅山莊第一次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之後,只過了四天,羅軍又將大法弟子集中,強迫念攻擊大法、攻擊師父的文章,遭到抵制後,他就將袁彬、何有明、年過五十的文舉平三位大法弟子拖入房間拳打腳踢。

11月上旬午睡時,他對何有明、黃彥邊打邊罵,口出狂言:「你們弄清楚點,我的老闆姓江,這裏的一切由我說了算,我想咋處理你們,就咋處理你們。」

在宏順山莊時,他經常強迫民兵打大法弟子,甚至對同他母親一個辦公室工作的老年大法弟子朱德珍都不放過。

羅軍不僅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也是一個教唆犯。在國稅山莊,他經常叫民兵去偷山莊的橙子、農民的柚子等。一天下午,他叫民兵去偵查,晚上又提供手電筒讓民兵去偷農民的柚子 。後來有了經驗,一次比一次偷的多,吃不完就往家裏拿。有一次,山莊裏來「客人」了(各單位到山莊值班迫害過大法弟子的),送他們的橙子不夠,已裝了十袋,還差兩袋,又叫民兵去偷,有的民兵極度不滿:「我們在這裏都變成賊了。」不願去。

羅軍對大法弟子,對山莊、農民是這樣,他對被他利用的民兵又如何呢?因為民兵一次又一次的打大法弟子,打人惡徒都遭了報,得了流感(沒有打罵大法弟子的都沒患流感)。由於時間拖的長,前後買了一千多元的藥給感冒的民兵,後來發現藥丟了一些,羅軍就非法的搜查民兵的東西,搜他們身。羅軍號稱曾經在法院當過法官,竟幹出這種荒唐事,真是可悲可嘆。

三、草菅人命的何錫文

在國稅山莊,黃彥肋骨被打斷,向何錫文提出去檢查身體,何卻恨恨的罵道:「摔你幾下,看你懂不懂規矩。」

在宏順山莊,大法弟子煉功、絕食、不轉化,何錫文竟在公、檢、法和610成員及其夾控人員開會時說:「中國十三億多人,死一個不少,留一個不多。」致使部份夾控人員更加邪惡的不斷向大法學員施壓,並說:「何書記說了,中國人多,在這裏死一兩個法輪功沒啥。」

四、司法局副局長陳德才知法犯法

陳德才經常得意洋洋表白自己是司法局副局長,文化高,是用法律來挽救這些大法弟子的。那麼大家看看他的法律是啥。

他常對沒有「轉化」的大法弟子說:「甚麼是法?你們單位的領導說的話就是法!」「你們村長就是法!」「你們生產隊長就是法!」還對大法弟子說:「你不『轉化』死路一條。」「你死了除了你家裏人知道,誰也不會知道。」「你死了嚇不倒誰,除了你的單位的人知道,還有誰知道?」「你不『轉化』就將你送到大西北去。」在宏順山莊,「轉化」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剋扣大法弟子的飯食都由他布置,他認為在那裏他是太上皇,一切由他說了算,所以十分賣力,結果發現他說的沒有一樣能算數,他只是被610利用的打手而已。可是此人為了錢、邪性不改,在翰林山莊,他竟出手打一個年近七十、善良的老太太施蘭芳。後來,羅軍,李德文都不去了,他為了往上爬,不僅白天黑夜都不走 ,還把他老婆也接上山莊去住,以討好邪黨。真是邪到家了。

五、「六一零」邪惡之徒教唆農民迫害大法弟子

610分子畢竟做賊心虛,怕今後清算,就暗地裏教唆那些民兵(山區農民),例如在國稅山莊,羅軍,李德文對有些民兵說:「他們(大法弟子)不聽話,就關起門來按在地下往死裏打,我們把大門鎖了出去耍,讓他們找不著人。」有的民兵知道違法,怕出人命,就暗暗告訴大法弟子,要提防某某使壞。也有個別愚蠢的民兵想留下來當幹部(龍泉區當時的區長向民兵們許諾,這次表現積極的可以留下來當正式的國家幹部。)經常到羅軍、李德文那裏討好、使壞。有些好心的民兵就告訴大法弟子,某某又到羅軍那裏去了,某某又到李德文那裏去了,叫大法弟子留心點。

在宏順山莊,李建英絕食抗議迫害並煉功遭到邪惡得毒打、捆綁,身體極度虛弱。610分子就叫民兵做惡,自己躲開。當民兵遭報出現症狀時,他們卻以節約開支為由將遭報的民兵遣返回家,很怕其他民兵知道迫害大法弟子要遭報的真相。

這裏所提供的只是龍泉區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情況。希望龍泉區更多大法弟子站出來揭露邪惡迫害,提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的詳細個人及家庭、單位資料,提供善惡報應情況,曝光邪惡,警醒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