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訴成都市惡黨人員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我叫舒惠瓊,今年53歲,家住四川省成都市溫江區壽安鎮苦竹村一組。我於一九九八年二月初十開始修煉法輪功。在這之前,我渾身都是病,生活幾乎不能自理,體重由來的一百多斤下降到只有幾十斤了,別人都說我可能活不了幾天了。每個月都要去縣醫院看病,花了很多錢也不見效。兩個女兒都在讀書,家裏被我拖累得一無所有,自己深感痛苦、絕望。

就在我走投無路的時候,有一天走在街上,聽人說有一種甚麼功能祛病健身,我就想去看一看再說。去了之後才知道是「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從那以後我就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在不斷的學法修心的過程中,我的身體慢慢好起來,再也不用為無錢治病犯愁了。是李老師的法輪大法救了我和我們全家,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救度眾生!

一九九九年四月,壽安派出所的警察到我們煉功點上,說要登記我們的名字,到七月份就不准我們煉功了。接著電視、報紙、電台等所有媒體鋪天蓋地的造謠攻擊。原來是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不讓人有好日子過。為了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我到了北京天安門廣場。可那裏的警察十分邪惡,只要你說法輪大法好,他們就拳打腳踢、又打又罵。他們將一個名叫王如清的功友按在地上又打又踩的。我們高喊:「不准打人!」但這些惡人根本不聽。

後來我們被抓到四川駐京辦事處,那裏的惡人更惡,像土匪一般。我們晚上沒地方睡,就煉功,他們抓著就打,還把功友周才芬和鐵二局的一個男功友抓出去一頓毒打。三天後又把我們送到成都戒毒所關押,讓各鄉政府來認領。壽安派出所幹警張德順和幾個不知姓名的惡警把我叫上他們的車後,對我又打又罵,送到溫江拘留所非法關押了十八天。回到鄉政府,徐元洪、彭昌華、潘啟明、李福雲等人不停的罵我,並說要罰幾千元錢,叫家裏人拿錢換人。後來見我家實在沒錢,他們才叫我女兒了打了一張欠條,放我回家。這時已是七月二十日。此後徐元洪等人對我時常騷擾不斷。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壽安派出所所長和兩個幹警到團結橋百貨市場(我做小百貨生意)找到我說:「你不要去北京了,你看電視裏說煉法輪功的把人都燒死了。」我說那是騙人的,我去過北京,剛到廣場就有便衣跟蹤,問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只要回答「是」,馬上就綁架上警車,哪有時間去打坐煉功呢?他們幾人就沒話說了,最後把他們的電話號碼抄給了我,我也就正好把它發到了明慧網。

鄉政府也派人經常監視我,丈夫在邪惡恐嚇下也不讓我繼續煉功了。由於自己有怕心,煉功不能保證,時常受到干擾,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甲亢病又返出來了,人又黑又瘦,蒼老了許多。原通平鄉治安室人員經常騷擾我。有一天中午,一位羅姓功友在路上被綁架了,徐元洪、譚長春、潘啟明三人馬上就到我住處打我家的鐵門,我開門見是他們,我說,你們不讓我煉功,你看我現在身體像木頭一樣,啥也做不動了,你們簡直不讓人活了,我要煉功,你們把我弄死都算了!他們見我身體這樣,就說:「你要煉就在家裏煉,不要出去散資料了。」說完就匆匆走了。

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上午十點多,郫縣公安有好幾個幹警來到壽安百貨市場綁架了我,搶走了我近七百元現金,還有沒送出去的幾百份資料和幾本書,又抄了我的家,拿走一本《轉法輪》和其它大法書,還妄圖搜我家裏的錢,結果沒找到。接連來好幾次,有時家裏沒有人,惡人竟敢叫鄰居開我家門,鄰居不理睬,他們只好走了。我被關到友愛鄉派出所。警察問我資料是從哪來的?我說是一個不認識的人給我的,惡警們就對我拳打腳踢,又打又罵,打得我嘴裏鮮血直流,腦子裏一片空白,昏過去了。醒來後,惡警又追問我資料來源,他們用黑布把我的眼睛蒙上,幾輛小車把我載到不知甚麼地方去審問我,這樣折磨我一晚上,腳腫得連上廁所都動不了,他們見我腳腫得發亮才停止。

第二天,我女兒女婿向他們要人說:你們二十四小時沒有證據就應該放人。直到下午壽安派出所來人帶我回去。到了壽安派出所,見我丈夫在那裏,我就覺得不大對頭。一個姓肖的科長對我說,送資料給你的人在哪裏住,叫甚麼名字,你不說我們也知道,你丈夫全告訴我們了。原來同修送資料時被丈夫看見了。就這樣壽安派出所去抓了這位同修李陽芳,我也被關進了拘留所。當天幾個惡警提審我,要我說出我所知道的事,他們威迫恐嚇我,叫我罵師父、罵大法,我說你們才是大壞蛋,他們一聽便兇狠地打我、罵我,硬逼我罵大法、罵師父,由於怕心、求安逸之心我順從了他們。當時外面有一個同修被殘酷地將手銬綁在架子上灌食,我又害怕又傷心,感覺心都要跳出來了。

他們把我關進了監室,我看見同修李陽芳,我心裏難過的連話也說不出來,不停地流淚,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同修,在我修煉的道路上留下了一大污點。隨之身體上所有不好的病態都返出來了。邪惡見我病情嚴重,就派人值班看守我,一天摸我的心臟好像停止了跳動,就認為我快要死了,就這樣一個星期後才叫家人把我接回家。邪惡肖科長還經常打電話騷擾我兩年多,直到今年才停止。

修煉法輪功是我的權利,是我的信仰。「信仰自由」是由憲法保證的,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沒有半點錯,而江××邪惡集團和那些惡警利用職權侵犯人權,執法犯法。我以個人幾年來遭受的迫害,向聯合國及各位正義之士,控訴他們對我的迫害,我特請你們以國際法的正義法規,將邪惡中共、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繩之以法,早日結束這場對人類道德良知的摧毀,對修煉人的野蠻迫害。

(註﹕嚴正聲明已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