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成都市溫江看守所和雅安監獄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日】我以自己本人的被迫害和看到大法弟子的被迫害懇請國際人權法庭受理此案,將邪惡中共、江澤民一夥的政治流氓集團立即繩之以法,結束這場前所未有的邪惡迫害,為我們的子孫後代開創美好的未來,讓法輪大法、真、善、忍,充滿、照亮每一個善良的人,使人間善良永存、正義常在。

原告 :蔣怡。家住四川省成都市溫江區。

被告:
1、洪倫春。住家現不知。他是溫江區城西派出所的所長。
2、黎明。他是城西派出所的一名幹警。
3、吳雲。他是雅安監獄四監區的教官。

案由:被告的行為侵犯剝奪了原告的人身自由權和信仰自由、原告在看守所和監獄受到了被告的邪惡迫害。

控告事項:
1、責令被告釋放非法關押的法輪功修煉者。
2、對原告賠償非法關押期的經濟損失。
3、對原告公開道歉。
4、追究有關責任人的刑事責任。

事實及理由:

見證溫江看守所和雅安監獄的罪惡

自從99年7月20日以來,江××按照個人意志,對法輪功掀起了瘋狂的迫害,讓我和所有法輪功修煉者失去了信仰自由和公開煉功的權利。我被非法關押在溫江看守所和雅安監獄遭受迫害,見證了江氏集團和惡黨迫害大法學員的罪惡。

我家住在四川省溫江縣。自從1998年,看到母親修煉後的變化,有幸得了法輪大法。經過幾年的修煉,我和母親的身體以及思想上有很大的改變,我的爸爸現在也開始修煉了。自從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就按照師父所講的「真善忍」來嚴格要求自己。以前自己的壞脾氣和壞習慣也改掉了,而且讓我最清楚知道的是人生真正存在的意義是甚麼:那就是返本歸真,做一個真正的好人,為別人著想的人,而且還要修成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正覺。

在2001年5月7日晚上,我和兩名大法弟子出去講真相,散發真相資料、貼標語、掛橫幅,要求還法輪大法和師父的清白,被不明真相的群眾舉報到溫江公安局和城西派出所,將我們三個大法弟子綁架。當晚惡警們還帶著槍,把我們帶回各自的家去非法抄家。他們就像土匪一樣,到處亂翻一陣,非法抄走了我家的一本大法書、一張傳單、一個坐墊,還有一把多年沒用過的防盜刀。把家裏翻的亂七八糟,把我們帶走送到了拘留所。而且還對我們拳打腳踢,當時我的嘴就被打出血來。

我們受盡了惡警們非人的折磨和毒打,直到半夜三更還在非法審問,讓我們幾天幾乎都沒睡覺。在拘留所非法關了兩天,5月21日,惡警強行把我、耿遠成、周世春、王小華四個大法弟子與刑事犯綁架著遊街示眾,後由城西派出所惡警洪倫春、黎明把我們送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他們唆使裏面的刑事犯對我們一陣暴打,我被打成內傷,兩個大腿也被他們踢黑了,只要一出氣心口就痛,一蹲下大腿就痛。他們還強迫我們做苦工刮銅線。吃的是水煮白菜、老圓根蘿蔔,一點鹽味也沒有,而且還有沙子在裏面。

這樣超期關了我和耿遠成8個月後,由成都中院非法執行,然後在溫江法院非法判刑4年。期間另一個大法弟子周世春被非法關了3個月,強迫寫「保證書」,由農校黨委出面保了出去。還有4名女法輪功弟子王小華、耿遠群、焦天瓊、張淑容,其中王小華被非法關了3個月與周世春一起釋放,其餘3個非法拘留15天後,被釋放,看守所則把我和耿遠成送到了雅安監獄,進行新一輪的迫害。

這裏從2001年底就開始非法關押、迫害大法弟子。到2002年底,已非法關押大法弟子30餘名,還有被不斷抓進來的。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最長刑期8年,最短的也是3年。

該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極其殘忍、惡毒。主要有電擊、體罰(罰站)、毆打、批鬥、「違規學習」,而且每個大法弟子還被安排兩個刑事犯,24小時不分晝夜的監視,包括上廁所、洗衣服、吃飯、洗碗,甚至睡覺都要輪班監視,並且寫記錄,強迫大法弟子半個月寫一次「思想彙報」,強迫看一些栽贓陷害,反對大法的錄像,而且那些惡警還經常找大法弟子「談心」。說是「談心」,其實就是要你「轉化」,寫「三書」:「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因為這些惡警拿到三書後,就可以得到6000元甚至更高的獎金。所以這些惡警為了金錢、利益,不顧出賣自己的良心,對大法弟子進行瘋狂迫害。

在這人間地獄裏,遭受迫害最重的大法弟子有:王際生、鄭文質、高先良、駱常勇、牟強等,都不同程度遭到8000伏的電棍電擊、罰站、毆打、關禁閉、批鬥等迫害。其中高先良在一天半夜裏被惡警吳雲、蘇某用8000伏的電棍電擊近200次。當時高先良被兩名刑事犯成洪炎、姜志翰一人拉一隻手成大字形拉開,吳、蘇兩惡警用電棍猛電頭部,過後又電他的手指,額頭上都電起了很大的包,其場景慘不忍睹。惡警電完後又罰站,致使高先良行走都十分艱難。在高先良被迫害的同時,大法弟子駱常勇被惡警單獨關押在4樓一個房間裏,由6個刑事犯三班倒輪流不間斷的迫害,從早上7:30開始罰站,兩腳並攏站直,兩腿間夾一張紙,不能掉落,一直站到晚上9:30。每天罰站長達10多個小時,兩腿、腳站的紅腫,穿不上鞋,疼痛難忍,而且還是光著腳站。惡警們仍不放過他,前後被罰站一個多月,如果稍有站不直,就叫刑事犯毆打。其間,副監獄長劉健康和獄改科的科長安志堅多次來觀看迫害現場,看「轉化」了沒有。過後,駱常勇又被轉到雅安監獄名山縣八監區,繼續遭殘酷迫害。

其實,這一切都是江澤民和邪惡的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而且那鋪天蓋地惡毒的謠言毒害了無數的世人,使千千萬萬法輪功修煉者的家庭受到了無辜的迫害,剝奪了法輪大法修煉者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