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雅安監獄迫害大法弟子部份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6日】雅安監獄,又名「172廠」、「雅安汽車配件總廠」,位於雅安市西門大橋橋頭。這裏從2001年底開始非法關押、迫害大法弟子。收押大法弟子之前,雅安監獄就抽調惡警到德陽監獄學習迫害方法和「經驗」。德陽監獄是四川省最早、也最邪惡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勞改場所。

到2002年底,雅安監獄已非法關押大法弟子30餘名,以後還不斷的有學員被非法抓捕後送來。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刑期最長的是金堂縣的肖敏成為8年,最短的3年。

該監獄迫害的手段主要有:電擊、體罰(罰站)、毆打、批鬥、「違規」學習(即長時間罰坐)、超負荷跑操等;每個大法弟子被惡警安排兩個刑事犯每天24小時不分晝夜地監視,包括上廁所、洗衣服、吃飯、洗碗、甚至睡覺都輪班監視,並作筆錄;強迫大法弟子每半個月寫一次思想彙報,強迫學習監獄法,強制剃光頭,強制穿囚服,即使是家屬送來的衣服也要強制印上「雅監」標記才能穿,不准繫皮帶,褲子只能用一條10多公分長的布帶繫上;大法弟子寫的家信都要通過惡警非法檢查,甚至未經同意複印留在監獄裏;廁所、洗漱間、巷道、監室等都安裝了監視器,為了便於監視,晚上睡覺都是開著燈的。

2002年7月19日下午惡警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受迫害最重的有:劍閣大法弟子王際生、遂寧市新橋鎮的鄭文質、成都市郫縣唐元鄉的高先良、成都市新都區的吳奉林和駱常勇、成都市龍泉驛區大面中學的王學明、成都市金堂縣金龍鄉的向金山、成都市彭州市的盧三福、新疆伊犁的牟強、廣安市的庹萬學等。大家都不同程度地遭到8000伏電棍電擊、罰站、毆打、關禁閉、強制野蠻灌食、批鬥等迫害。

其中,高先良在一天半時間裏被惡警吳雲,蘇警官(此人後調到成都監獄管理局)用8000伏電棍電擊近200次,高先良當時被兩個刑事犯成洪炎(雅安市名山縣人)和姜志翰(雅安市人)一人拉一隻手成「大」字型拉開,吳、蘇二惡警用電棍在高的頭部猛電,後又按住高的手電他的手指,額頭上電起了很大的包,其慘狀目不忍睹。惡警電完又讓他罰站,致使高先良走路都十分艱難。牟強因撕毀邪惡攻擊大法的標語,不穿囚服,被邪惡吳雲等多次關禁閉迫害。牟強以絕食抗議,又遭野蠻灌食。鄭文質被惡警吳雲叫到辦公室用8000伏電棍電擊。盧三福被陳監區長及兩個刑事犯,在幾十個犯人和警察面前毒打。王際生也遭到電擊、罰站。王學明、向金山、庹萬學因拒絕穿囚服、稱「罪犯」,被惡警安志堅、吳雲等多次長時間關禁閉及其他迫害。

在迫害高先良的同時,駱常勇被單獨關押到四樓的一個房間裏,由6個刑事犯三班倒輪流不間斷迫害,具體是:從早上7:30開始罰站,兩腳並攏站直,兩腿間夾一張紙,不能掉落,一直站到晚上9:30,中午和晚飯時坐著吃,吃完後又站,每天罰站長達13個多小時,兩腳站得紅腫,穿不上鞋,疼痛難忍。惡警們仍不放過他,還叫其光著腳站,前後被罰站長達一個月,稍有站不直就被刑事犯劉冬(住家在雅安市雲母廠附近,已出獄)、陳昌(雅安市名山縣人)毆打。其間,副監獄長劉健康、獄政科科長安志堅多次來觀看迫害現場,看是否「轉化」了。其餘參與迫害的四個刑事犯分別是徐安鈿(洪雅人)、姜志翰、成洪炎、王大兵(雅安市名山縣人)。

2003年,駱常勇被轉到雅安監獄名山縣分部八監區繼續遭受迫害。該年6月3日下午,駱常勇因不穿囚服,獄政科科長安志堅、教育科科長華軍夥同八監區監區長王鵬、八監區教導員張光正、惡警李靜濤等多人,叫全監區200多犯人全部停產到宿舍的籃球場集合,開「批鬥會」批鬥駱常勇。王鵬主持批鬥會並說:「我監區近5年來沒有開批鬥會了,今天專門開批鬥會批判……」,惡警安志堅指使李靜濤等7、8個惡警把駱常勇拳打腳踢,打倒摁在地上,還用一張擦灰塵的髒毛巾用筷子往嘴裏塞,不准駱說話,脫下駱常勇的外衣外褲,強迫給他穿上囚服,銬上手銬。駱常勇的臉當時就被打傷,左嘴角鮮血不停地往外流,腰和腿都被打痛打傷。這一切都是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發生的。「批鬥會」持續一個多小時。結束後,駱常勇找惡警論理,責問他們執法犯法,獄務公開欄目(貼在獄內牆面上)明確規定:「警察不准刑訊逼供、不准毆打犯人、不准侮辱其人格、不准體罰、辱罵……」。惡警袁熙回答說:「哪個看到打你了,我們可以說是你自己打傷的……」;惡警華軍說:「我們這是對你的個別教育……」。這就是邪黨豢養的這些惡警的流氓嘴臉。

追隨迫害大法弟子的刑事犯都獲得了「記功」減刑,「記功」最多的是成洪炎,在半年裏就得7個功(一般人一年僅獲二個功)。2002年時,每「轉化」一個大法弟子,惡警們就可以得6000元的獎金(2003年以後獎金更多),同時還可以立功、升官。在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中,惡警張光正升為獄政科副科長,惡警吳雲升為四監區副教導員,惡警李靜濤升為八監區副教導員。

雅安監獄的奴工產品主要是汽車前橋(又稱「工」字梁)。產品銷售給都江堰機械廠、柳州五菱汽車廠、東風汽車廠等。大法弟子幹著繁重的體力勞動,累的面黃肌瘦,特別是八、九監區,每天要搬運的鐵的重量為2─3萬斤,勞動時間長達十幾個小時,一個月裏最多有兩天休息時間,所有的生活費加在一起僅一百一拾元。

參與迫害的惡警:

監獄長 穆志剛
副監獄長 劉健康
獄政科科長 安志堅(此人吃喝嫖賭、收受犯人錢財、毒打犯人無惡不做,在甘孜州監獄--新都橋--無故打死刑事犯,未受到任何法律懲罰,又轉到雅安監獄繼續當官作惡。)

獄政科副科長 張光正
教育科科長 華軍
教育科成員 袁熙
四監區監區長 陳××(正職)、陳勇(副職)

四監區教導員,吳雲。此人迫害大法弟子心狠手辣,深受其惡父影響。其父是四川川西監獄獄警,吳雲從小就耳聞目睹了其父殘暴毒打犯人,根本不把犯人當人看。吳雲多次在大會上大言不慚地說其父當獄警時,只要心裏不高興,或看哪個犯人不高興,就叫過來隨意毒打,有時抱一捆手指粗的竹竿(幾十根)打犯人,一直要把竹竿全部打斷、打爛為止,打得犯人皮開肉綻。有其父必有其子,惡警吳雲在其父的言傳身教下,殘酷地迫害大法弟子也就不覺為怪了。

八監區惡警 李靜濤
八監區監區長 王鵬
雅安市郵編:625000
雅安監獄電話:0835-2222040  0835-2239825 2239881
安志堅 科長 :013308161870  0835-2239825

上面提到的5個電話,可以通過這些電話問到:穆志剛、劉健康、華軍、袁熙、四監區陳監區長、陳勇(副監區長)、四監區吳雲、張光正、八監區王鵬、李靜濤的電話。查問時需要智慧的回答對方提問,可自稱是他的朋友、同學或犯人家屬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