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憶師恩》 寫出師父對我的慈悲呵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我雖然沒參加過師父的傳法班,沒見過師父,但時時刻刻都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呵護著我,我那種驚喜與幸福感一點都不亞於追著師父聽法的學員。我一遍一遍的讀著《轉法輪》跟追著師父聽法一樣,真的甚麼都沒落下。我一直想寫,因為明慧網是我們自己的網站,應該參與,但總是人的觀念障礙著自己,認為年齡大寫不了,同時覺的自己沒去過北京證實法,又沒辦資料點,沒有其他同修做的偉大,很平淡,難以起筆。讀了《憶師恩》後鼓起了勇氣,覺的把自己在修煉過程中師父的呵護寫出來,這不也是證實法嗎?

我是九八年十月份得大法的,之前家裏連續兩年死了兩口人,我又多病纏身,吃藥、輸液無濟於事,也即將走進墳墓。我死沒啥,可是拋下三十多歲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兒子和八十來歲的婆婆怎麼辦?真的不想死,但又無路可走,只是背地裏流淚長嘆。

一天晚上,大兒媳看我有氣無力的樣子說:某某地有煉氣功的,不知啥功,據說挺好的,你也去試試吧。我吃力的來到煉功場,好病心切,聽著音樂,看著前面有領著煉功的人就跟著比劃起來,煉到頭前抱輪時,胳膊舉的酸痛我也不拿下來,生怕放下來就不管用了,真象恨病吃苦藥一樣,堅持著,四個抱輪下來,心想肌肉得疼幾天了,可是不但肌肉沒疼,反而覺的身體很輕鬆,從而對此功法產生好感。當煉到第四天時,功友告訴我:光煉功不行,還得看一本書,叫《轉法輪》,我馬上請了一本《轉法輪》看看是甚麼內容,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歷來不愛看書的我,可讀起《轉法輪》來讓我愛不釋手,一下子把我給吸引住了,我的心亮了,心想我有救了!真象走失多年的孩子找到了家,但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在做夢?

這莊稼種了收,收了種;這被褥鋪上疊,疊了再鋪;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很多事就這麼重複著,這人到底是為了甚麼?我問過幾個人,有的說為的是這張嘴,吃了能活著,那為甚麼有的人吃的很好卻年齡不大就死掉了;有的人說為的是生兒育女,傳宗接代,可是為甚麼有的人卻不生育,我搞不明白。讀了《轉法輪》我終於明白了,原來做人的目地是為了返本歸真。《轉法輪》是上天的梯子,李老師是往高層次帶人來了。心想,千萬把我帶上,我真的不想六道輪迴了,托生個豬羊沒幾年就殺了,再托生成人還得從頭來,我吃夠了常人的苦頭。讀完了「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轉法輪》),我就定下決心修煉。讀完《轉法輪》中的一段「史前文化」,信心就更足了,這師父太高了,竟然把達爾文的「進化論」給推翻了,並且講的有理有據,讓人心服口服,山南海北,古今中外甚麼事都知道,能是凡人嗎?這個師父我是跟定了。第三講還沒讀完,當讀到「過去你供過的那個狐、黃的牌位,你趕快扔了它,都給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噢!師父叫趕快扔,既然修煉了就得聽師父的話,放下書,馬上把我們家供的狐、黃牌位給燒了。一遍《轉法輪》讀下來,我的病不翼而飛了,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太神奇了。

修了半年多就開始迫害了,但我的心一點都沒動搖,其一我受益了,其二共產邪黨歷來搞運動,我親眼目睹,身受其害,說謊、造謠、造假是惡黨的「強項」。你說不讓煉就不煉了嗎?我的命運我要自己主宰。另外《轉法輪》中寫著:「人家也跟我說:你叫他們修的也太容易了。人就自己那點難,人與人之間就那點事呀,還有很多心還不能去呢!在惑亂當中對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認識還是個問題呢!有這樣一個問題,所以就會有干擾,有考驗。」書中還寫著:「如果我們在修煉這條路上把障礙全部都給你清理了,你怎麼修?就是在有魔干擾的情況下才能體現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擾,能不能堅定這一法門。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當時我悟到這場迫害就是惑亂,決心不受干擾,堅定這一法門,不做沙子。

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堅定的心,所以經常鼓勵我,呵護著我,出現很多神奇的事,下面寫幾件和大家分享:一天早晨天還不亮,我起來煉功,順手把電子表放到檯燈旁,檯燈一下子就亮了(五度燈棒),覺的也沒碰著開關呀(我煉功不開燈),當把手拿開,燈滅了,我又把手伸過去,燈又亮了,把手拿回來又滅了,只讓我看了兩次。我知道了,師父在鼓勵我,告訴我你已經有一定能量了,給我顯現一下是在給我加油。所以我每天都是四點左右起床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有一天我兒子晚上出去有事,一直到下半夜兩點多才回來,把他們屋的燈拉著後怎麼也閉不了了,沒辦法只好把樓道的閘給拉了(我不知道),可是我四點來鐘起來煉功照樣有電(六點多鐘才合的閘),我知道是師父給的電,不讓弟子白起來,師父真慈悲。

還有一件事,一天我把燒水棒放在暖壺裏燒水,我側耳在暖壺瓶口聽聽裏面有沒有聲音,有聲音就說明電源接觸上了(插銷不好使)。我剛一聽,梆!爆炸了(可能是我的頭髮碰著電了,很大一個光亮,燒水棒炸壞了,我覺的頭髮「呲」的一下,一摸頭發燒著焦成了核桃那麼大個團,一點都撕不開,梳頭時只好讓開,可是頭皮就覺的熱一下,一點都沒燒著,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替弟子承受了。

有一次,我去一棟樓送真相材料,這個樓有的單元是電子門,有的是木門,電子門進不去,所以只好往木門單元送。回來後光是惦記著,惟恐把有緣人落下,一次又去送了,路上心裏想:按電子門的單元門,如果有緣人,請師父幫忙把門打開,我進去救度他們。走到頭一個電子門關著進不去,繼續往前走,正好到下一個電子門口時,只聽嘎叭一聲,一個人把門拉開了,像給我開的一樣,我順勢就進去了。這決不是巧合,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跑跑腿。在跑腿過程中,師父時時都在加持弟子,比如:我徒步去離我們家一公里遠的住宅樓去送兩個單元的真相材料(七層樓,家家送),回來一看時間才用了三十多分鐘。我平時去誰家串門上六層真是腿酸、口喘,可是我送真相材料連續一兩個七樓卻非常輕鬆,覺的還沒怎麼上呢就到頂了,然後從頂樓往下發,一點都不喘,都是師父在承受,我們去送只是為了符合常人的理而已。

還有一件難忘的事,那是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七日,一位二十多里遠的親戚病故,給信讓我去,可是卻下起了乾旱幾年從未下過的瓢潑大雨。不去覺的失禮,很著急。下了一個多小時雨漸漸小了,我穿上雨披,騎上自行車出發了。途中要路過一座立交橋,橋上面走火車,下面兩側是個一米多寬的人行道,並沒有欄杆,中間是車道,漏斗形,並有地漏,比兩邊的人行道至少低一米,很窪。我騎車快到立交橋時雨停了,一眼望去,看見立交橋下面不窪了,油光的油漆路,心想好長時間沒走了,甚麼時候修平的呢?剛下過雨也沒車,我不走人行道了,順中間車道騎過去,正往中間衝時,大腦突然出現了一個聲音:「走路不要違章,要走人行道!」是啊,我是煉功人,怎麼能幹違章的事呢?馬上把車子拐到人行道那邊去了,再往前騎,嘩啦一聲,騎到水裏去了,這時我才清醒,原來不是路修平了,而是水填平了,我怎麼連水都不認識了呢?騎到水裏方知是水。水一下子把車轂轤給沒了,一緊張,一哆嗦,腳離開了腳蹬子,可是我也沒掉下來,腳蹬卻找到了我的腳,很鎮靜的,毫無阻力的騎過去了。低頭一看,褲子濕到大腿根,也不能回家換衣服了,也沒下車接著走。又走了大約三四里路,無意之中低頭瞅一下褲子,不知甚麼時候幹了,下車摸摸褲角,也很乾,不但幹了,而且這條淺色的褲子一點都不髒,跟在家新穿的一樣。事後,我又穿了好幾天,洗時一點黃泥都沒有,跟往常一樣。我明白,是師父知道弟子愛整潔,不在眾人面前丟面子給做到這種成度。當時沒有多想,第二天越想越後怕,如果沒有恩師的呵護,順著車道騎進兩米多深的水裏,後果是甚麼?太可怕了!「走路不要違章,要走人行道!」是師父的話打入我的大腦,因為我根本不會說「違章」這個詞,我只會說:「走路要遵守交通規則」。我要不學大法,那裏可能就是我的葬身之地。

是師父把我從地獄撈出洗淨,又一次次的救我。一路走來我親身感到大法的超常,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時刻都沐浴在佛恩浩蕩,慈悲救度之中,我太幸運了!學法前覺的自己最命苦,現在我覺的自己最幸福,感恩之情無以言表,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修法輪大法真好!所以我只有精進,做好三件事,達到圓滿,才不辜負恩師的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