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寫標語救世人,師父鼓勵現神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農村大法弟子。得法之前,因嚴重疾病纏身已經到了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眼看就不行了。得法後,身體很快奇蹟般的康復了。

從二零零二年底到二零零六年夏,我身體關過了三年多。在此期間,儘管我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在魔難中艱難闖關;但只要我身體能動,就出去寫真相標語、講真相,足跡遍及方圓五十里以內的鄉鎮和村莊。

二零零二年底《明慧週刊》登一篇文章,說有一個同修把「善惡有報」等標語寫在當地派出所的牆上,對抑制惡人起到了很好的效果。當時我正處於哮喘的折磨之中,但我覺的自己也要抓緊做,因我們鄉派出所有些惡警也很猖獗,經常監控、綁架大法弟子。正好我家裏經常備有刷真相標語的刷子和油漆。沒過幾天,我身體就好了,夜裏,到了刷標語的最佳時間,我就帶著工具步行出發了。

我家距鄉政府五里多路,我就邊走邊在路兩側牆上最醒目處刷標語,寫了再往前走,走了再寫,一直寫到鄉派出所。我選好最理想的一段空白牆壁,手持自製的麻刷,蘸上紅色油漆,橫平豎直,端端正正寫上了閃閃發光的十六個大字:「迫害大法遭惡報,呵護善良保平安。」

寫完之後,已是深夜子時,我欣慰的款步行進在返家的鄉間公路上。此時,天上一輪皓月當空,月光下的四周村莊一片肅穆靜謐,我的大腦裏純淨而空明,走著走著我突然覺的兩腳已經離地,身體越來越輕盈,輕到沒有重量,如雲般悠悠飄行,同時身體被強大無邊的能量緊緊的包容著,玄妙殊勝,無以言表。

我悟到這是師尊對弟子的鼓勵,體悟到大法的超常,也初步感受到我們大法弟子修成歸位之時將是何等的壯觀、神聖與美妙!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了二里多路才消失。

還有一次,我深夜在本鄉各機關單位寫標語,經過邪黨的鄉政府門前時,發現臨街的圍牆上已無處可寫。我想,這些在機關坐辦公室的人、包括那些迫害過大法的惡人的生命也是為大法而來的,很多人雖是害人者,其實自己也是受騙受害者,也是大法弟子救度的對像。既然牆外已無處可寫,那我索性把真相標語寫在鄉政府大院裏,起的作用不是更大嗎?

正念一動,邪念也跟著來干擾:「進院寫若被發現不易外撤,容易出事」。這樣,我就從大門口走過去了。走了約有百十米,明顯的感覺到師父在點化我,讓我進院寫標語救人。這時邪惡因素也往我腦子裏打了一念:「進去寫了有可能被抓,算了吧。」我想,阻止我進院這一念不是真正的「我」,有師在,有法在,我做的是宇宙中最神聖、對人最好的事,任何生命和因素都決不能干擾我。此念一定,我感到大法立刻溶化了我,心靈純淨到無一絲怕心和雜念,分秒萬金,抓緊救人。

提桶握筆,我轉身返回,坦然安詳的步入鄉政府大院,選擇一處比較適宜的牆壁,不緊不慢,筆筆飽涵慈悲,寫下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寫完以後走出大院,已是春夜凌晨四點,忽聽從附近村子裏傳來一陣清越的雞啼,預告著暗暗長夜即將逝去,絢麗朝霞就要在天際顯現。

我頓時覺的自己的身體在迅速擴大、擴大,大到地球就像在自己龐大的身體裏邊,心中生出神聖而無以言表的慈悲,心中對著芸芸世人說:「被中共欺騙而沉迷不醒的世人啊,我們海內外大法弟子運用各種方式、利用各種機會、冒著危險、忘卻生死的告訴你們真相,喚醒你們的良知。但願你們在大劫來臨前早日清醒明白,做出理智的選擇,以得到神佛的救度,成為未來美好新宇的一員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