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修煉身心受益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三日】上世紀八十年代,中華大地出現了氣功熱,各式各樣的氣功在民間廣泛流傳,人體特異功能、氣功治病等概念在我的腦子裏有了初步的認識,覺的氣功的學問高的簡直聳人聽聞。由於我的身體長期受胃病的困擾,身體素質比較差,很難應付高強度的工作,我心裏想,我要能找到一種氣功可以治好我的胃病該多好啊!我每次到書店買書,都不忘看看有甚麼氣功書,但是很多年都沒有找到我所想要的功法,胃疼痛時只能繼續去看醫生、吃藥、打針。

直到一九九七年底,我才有緣聽到「法輪功」三個字及看到《轉法輪》。那時聽一位退休的老廠長講,煉法輪功後,身體上的病都好了!他講的很嚴肅。我覺的他講的是真話,法輪功太神奇了!我心裏驚嘆這種功法的偉大!我們一位同事認真投入修煉,兩個多月後,身體變的白白胖胖的,白裏透紅,身體沒有病了,體重增加了幾十斤。我更加堅信這種功法的神奇效果,我主動出去尋找大法修煉書!

有一個星期天,天剛亮,我便起床,到哪裏去找大法書呢?就到公園去找吧。在公園,我聽到一種清純的煉功音樂,看到「法輪大法」、「免費教功」等橫幅,我終於找到了大法煉功點。當天上午我便順利的買到了大法書。

一九九八年初,我找到大法書後,便開始了我的修煉歷程。後來才悟到,我的得法過程都是在師父的慈悲引導下走過來的。

剛學法時,一看大法書就睏,十天才把《轉法輪》看完一遍,當時我覺的這本書太好了,許多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在書中講明白了,難以言表的道理在書中也說清楚了。書中對甚麼是病、生病的原因、祛病健身、淨化身體,這些概念的來龍去脈講的很清楚。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當時我想,我有太多的執著,我何時才能完全放的下,心裏覺的很苦,但我總是告誡自己,修煉人要嚴格的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

一九九八年之前,我已經連續十八年患有胃十二指腸潰瘍,一九八二年及一九九二年出現過兩次胃出血,患病期間,胃藥隨身帶,經常半夜胃痛要起來吃藥,睡覺睡不好,吃飯吃不香,工作沒精力。潰瘍面由原來的綠豆大變為黃豆大,潰瘍面繼續擴大和加深。醫生說如果胃再出血,很可能要做切胃手術。

我得法半個多月,不間斷的看《轉法輪》,煉功雙盤打坐由三十分鐘延長至四十五分鐘。這個時候我開始過病業關。有一天,後背心特別酸痛,然後是腰部、手臂以至全身酸痛,同修鼓勵我,這是在消業,不用過份去理會它,白天的工作照常做,我也悟到是在過關。由於全身酸痛,三個晚上睡不著,睡覺時必須保持側臥,而且三到五分鐘就得翻身挪一下體位,每次挪體位都要深呼吸、用力才能轉動身體,吃飯的時候也一樣困難,等飯涼了,把腰伸直,嘴裏含一口飯,然後向外呼氣,再用力把一口飯吞下去。經過這樣三夜兩天的消業,我順利的過了這一關。過了這一關後,我精神起來了,胃不痛了,背也不痛了,耳朵表面上的黑斑也褪去了。在我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妙!我把隨身帶的八種便藥全部扔進大海,從今以後我再也不需要這些藥物了!

在這八年多的修煉過程中,陸陸續續還有過病業的關,但都比較容易過去,像拉肚子、發燒、頭痛的症狀等,一天或幾個小時就過去了,口腔皮損,持續的時間要長幾天,都能過的去。在修煉過程中沒有花過任何醫藥費,在經濟上節省了一筆可觀的費用,一家人每年的醫藥費接近為零。有時看到眾多藥鋪、診所,才想起常人是免不了有病的。我深深感受到大法的威力!謝謝師父!

通過學法煉功,不但病沒有了,心性也在一步步的提高。修煉之前,雖然沒有做特別壞的事情,但為名、為利、為情、爭鬥心、顯示心,各種各樣的不符合法的要求的東西太多了,晚上出門時總是有戒備心理,會不會被搶、被偷、發生交通意外,擔心的事情很多,大腦經常處於緊張狀態,身心感到很疲憊。有一次在街上被人搶了東西,回到家後還心有餘悸,心裏在想,我在哪裏得罪人了?人家會不會找我的麻煩?修煉後我明白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修煉人就不同,我們有師父的法身保護,師父已經把我們身上的業力消去很多很多,剩下的一點點業力是用於幫助我們提高心性的。

在工作和生活中,我以師父教導的「真、善、忍」去待人處事,心裏坦蕩,沒有了修煉前的那些焦慮與彷徨。在修煉過程中,也是跌跌撞撞的,當我執著朋友之情時,老闆便會怪我沒有維護老闆的利益,甚至炒我的工作,讓我吃苦頭;人家說我不好,我會向內找,我哪兒出了問題,我怎麼做才能更加符合「真、善、忍」的標準,與我共事過的人,大多數人願意與我再合作。我經濟上的收入雖然不寬裕,但心裏很踏實,覺的甚麼也不缺。

註﹕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後,由於邪黨鋪天蓋地的媒體造謠,對世人的毒害甚深,我走出去,讓更多的世人能夠知道法輪大法的美好,二零零一年初,在天安門廣場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被惡警綁架非法關押,我的手被反鎖在背後的鐵柱上,惡警輪番用皮鞋踢我的大腿及股骨,疼痛難忍,我被摧殘了幾個小時,左腿淤血、腫脹,褲子差點穿不上,走路一拐一拐的。惡警還用鎖匙扣打我的手背,手背留下了許多鎖匙印,零下十度的氣溫,脫掉我的衣服(只剩一條內褲),把我鎖在戶外受凍。四天後,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平安回家。回到家後,我的左腿被惡警打傷的淤血兩個月才把消完。邪惡的瘋狂迫害,並沒有改變我對大法的正信。現在我努力做好三件事,勸「三退」救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