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法救了咱全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我是山西省的一位大法弟子,九九年四月份得法。當時是為了治病,因那時我經常感冒,頭疼,常年口腔潰瘍,兩腿下肢有不少銅錢大小的斑點,裏面是一些硬硬的綠豆大小的顆粒,還長一些稀稀拉拉、長長的像毛髮一樣的東西(誰看了也嚇一跳),身上被刺刺過的眼和輸液後的針眼都會形成扁豆大小的一個小膿包,渾身上下沒一點好處,整天就像在面臨著一場慢性自殺,活的沒有一點希望。那時,因為病多的無法全部醫治,只能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花了不少的錢,根本不管用,我經常說自己「上輩子不知造了甚麼孽」。

後來經姐姐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了,但仍抱著治病的目地,書也不怎麼看,心性也跟不上,功也很少煉,當然病也好不了。姐姐常埋怨我不精進。

九九年六月份的時候,我渾身症狀愈來愈嚴重,家人一再要求我去醫院,姐姐只好無可奈何的陪著我去縣醫院做檢查,結果被診為「紅斑狼瘡」,當時我和姐姐都傻眼了,因為我們鄰村就有一位二十四歲的姑娘就是得這個病死的。為了進一步確診,我們又去了省醫院,結果診為「白塞氏綜合症」。雖然不像「紅斑狼瘡」那麼可怕,但也算是個疑難病症,要花很多的錢,醫生說:每個月最少得五六百,甚至上千,有錢能勉強維持,沒錢就不好說了。

作為一個普通家庭是根本承受不起這麼大的醫療負擔。姐姐見我發愁了,對我說:「客觀條件誰也改變不了,一切全靠你自己了。這下回去好好煉功,只有法輪功能救你,人家許多的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都能好。只要你真修,就一定會有希望。」我無奈的點點頭,就經這麼一折騰(檢查),醫藥費就花去了一千多。

在返回的路中,火車上的人多的連插腳的地方都沒有,姐姐埋怨道:「放著這麼好的功法你不好好煉,讓別人也跟著你遭罪。」當時,姐姐的話一下觸及到了我的心,當即我就下決心回去好好煉,不然自己活不成,還拖累別人。

回家後,我一直把檢查結果瞞著丈夫,一邊吃藥,一邊看書煉功。後來越學越明白,我決心放下心好好修煉,並把實情告訴了丈夫,安慰他不要怕,只要我好好修煉,就一定會沒問題。丈夫是個心小的人,為我的病也一直很苦悶,經常愁眉苦臉,少言寡語。聽我這麼一說,彷彿找到了一點希望。他鼓勵我說:「那你就好好煉,我支持你!」

就在藥吃了不到三分之一的時候,我通過學法悟到了「真正修煉的人是沒有病的」,我這邊煉功邊吃藥,不是把自己當成常人了嗎?我是修煉人,修煉就要消除業力,業力消除了,才會沒有疾病和麻煩,而且這些藥物對身體的負作用很大。悟到了這些法理,我就把藥停了,隨後身體的各種症狀都逐漸好轉。(後來聽醫生說激素藥要慢慢減停,突然停了會有不良反應,但我完全沒有)

不到兩個月,我身體的所有病症都消失了,而且臉色也變得好了,身體精神多了。後來我還能經營小賣鋪了。奇怪的是,我的生意還特別好。一兒一女都上了大學,兒子還在京城買了房子,娶了媳婦,女兒在外省重點大學上學。

丈夫也變得樂呵呵的,一家其樂融融。我常對家人說:「咱家能有今天,都是李洪志師父給的,是法輪大法救了咱全家的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