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夫妻雙雙學大法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我家住湖南,是地地道道的莊稼人。是慈悲的李洪志師父把我和老伴從病魔中解脫出來,給我們新生,並教我們做好人、做比好人更好的人。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被疾病纏身,經常頭痛、頭昏,全身乏力。二零零零年,頭痛加劇,噁心、嘔吐,中藥西藥吃了一大堆,不見好轉。無奈之下,只好全家商議,湊了點錢,上長沙大醫院去檢查,看能不能醫好這個病。在長沙第二人民醫院做了CT檢查,診斷為腦瘤。醫生說,吃藥打針是無濟於事,唯一只有開顱做手術,但不做安全保證,醫療費至少要先交三萬元。我一聽簡直嚇呆了。天哪!我不知哪輩子造的業,得了這種不治之症!要治還得先交三萬元,我這個貧困農婦,一生都沒見過這麼多錢。這幾年,為了醫治我的病,家裏的積蓄都花光了,該借的也都借遍了,到哪兒去弄這三萬元啊!再說,做手術生死都還沒把握呢。唉,聽天由命吧!一跺腳,回家了。

求生的慾望是人的本能。回家後,從此有病亂投醫,到廟裏拜佛、請仙娘觀仙、畫符、化水、送毛人、衝鑼驅鬼、送錢送禮……,時間一天天過去,病情卻一天天加重。二零零三年,兒子把我從農村接到懷化他家,目地是想在生活上對我多體貼一點。我的頭有時痛得不能忍受的時候,就到小診所開點藥,打點針,解除暫時的一點痛苦。後來針也扎不進了,藥水都哧出來了。醫生搖頭嘆氣的說:「你腦中的瘤子已惡性轉化,折騰了好幾年,表面都打褶了,再怎麼樣也無濟於事了,還是在家好好休養,想吃甚麼就吃點甚麼吧。」

回到家,我痛哭一場,絕望使我更加眷戀人生,看到誰都想哭。我知道自己離撒手人間的時間不遠了,見到老伴、兒女們總想多看幾眼,每天都是以淚洗面,我多麼想在這個世上、這個家中多滯留幾年啊!我不敢面對現實,我的精神全面崩潰,徹底病倒了。

正在走投無路閉眼等死的時候,我表弟來看我。他看到我骨瘦如柴、萎靡不振的躺在床上,聽了我有氣無力的傾訴,淚水刷的流下來了,貼心的對我說:「姐,既然你甚麼藥也吃了,現在連針都扎不進了,那就跟我學『法輪功』吧,這功特好,只要你誠心相信大法,每天學法煉功,師父就會管你,不論甚麼不治之症都會好的。而且,今天我給你請來了寶書《轉法輪》,你就慢慢看吧,會有起色的。」聽表弟說得那麼自信、誠懇,我想:我已經是個行將就木的人,既然法輪功這麼靈驗,那就死馬當作活馬醫,試試看吧。

就這樣,我開始看《轉法輪》。我只有初小文化,很多字不認識,就讓老伴教我認。三講讀完,開始腹瀉,但能挺得住,且感覺很舒服,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給我從根本上清除病業。這些法理表弟給我講了個大概,書上也是這麼講的,因此,我心裏有數。我更有信心了。

九講讀完,我能在室內活動,沒有了精神壓力。頭痛、頭暈,頭面浮腫有明顯好轉。有時看書看得入迷的時候,看到書上那些字都鑲有金邊,金光閃閃。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鼓勵我,更加強了我學法的信心。幾個月下來,一本《轉法輪》基本能誦讀無阻了。這時,我的身體已完全康復,真的是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體驗到了一個真正健康人的幸福滋味。

二零零五年八月,我老伴突然一身震顫,四肢麻木,半身不遂了。到醫院檢查,診斷為腦血栓。當時,我對老伴說:「你也不必住院打針吃藥,就跟我一起修煉『法輪功』吧。我以前病得那麼厲害,生不如死,一隻腳已經邁進了地獄之門,全是大法救了我,這些你是知道的。只要修煉大法準沒錯。老伴在我的啟發下,而且他也見證了我的一切,就答應了。從此,他和我一起學煉法輪功,讀《轉法輪》。短短的幾個月,這個世人談虎色變的腦血栓症狀不翼而飛了。

現在,我們全家和睦,身體健康。夫妻雙雙學大法。

我們也認識了不少老同修,他(她)們都在默默的做著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師父說:「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弟子。」(《轉法輪》)我們夫妻儘管是新學員,但也不甘落後,每天都在講清真相,救度世人。請師父放心,我們一定在證實法的路上,更加精進,一定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決不辜負師父的無上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