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患惡性腦瘤孩子的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五日】我今年十九週歲了。自我來到人世間就和同齡孩子不一樣,聽媽媽說,我一落生就是個病孩子,各種反應和發育都和正常孩子不一樣,經醫院檢查,說我是腦瘤,需要儘快做手術,不然人長瘤也跟著長,時刻都有生命危險。因我太小,一直拖到兩歲,實在不能再拖了,媽媽帶我去北京天壇醫院做了第一次腦瘤摘除手術,醫生說:因為孩子太小,手術做的不可能徹底,以後是否再擴散、再反覆都有可能,只能先保命,就用藥維持吧。

我就這樣勉強的活了下來。在漫長的歲月裏,我幾乎沒離過一天吃藥,體質特別弱,看醫生是常事,大病小病一直不斷,媽媽就怕我感冒發燒,這是我最大的難關。

我就這樣艱難的活著,那時我家中也特別困難,父親因病過早的去世了,丟下我和不懂事的妹妹,全靠媽媽一個人養活,還要供我吃藥。慢慢的我和妹妹都到了上學的年齡,媽媽供我們上學。就那樣的苦日子,媽媽都是堅強的支撐著,家中幾畝地根本不能維持這個家。當時媽媽最擔心的是怕我的腦瘤再復發,一直都在精心的照料我,為了能讓我和妹妹上學,媽媽就從集市的旁邊租了三間房做買賣,才能勉強維持我們的生活所用。

就在我們租房的旁邊有一塊空地,每到大集之日,就有一位老奶奶組織好多趕集的人煉法輪功,還說是學大法,並且學的人都說好。時間長了,學的人越來越多,我的外公也參加了。

我也有了好奇心,我就問外公,法輪功是怎麼回事,為甚麼這麼多人來學?外公就把法輪功的特點和煉功人都能達到祛病健身的情況講給了我,尤其是祛病健身這四個字,讓我很動心,毫不猶豫的就跟著外公一起去煉法輪功,煉功場上的爺爺奶奶們都和善的教我煉功,我也很用心,學的也很快,五套功法很快就學會了。從那以後除了上學,在星期天、節假日,我都參加學法輪功,通過老奶奶我也買了《轉法輪》。我的外公不識字,我就給他念大法書,我真的有緣得法了。

我剛學法輪功時間不長,身心就有了明顯的變化,身體發熱,走路輕飄飄的,吃飯增加了食慾,渾身也有勁了,經常用的藥也扔了,還能幫媽媽幹一些累活,我心情也很好,上學也更用功了。我這樣的變化,連媽媽臉上都有了笑容,媽媽特別支持我學法輪功。從此家中也有了歡樂和幸福,真的體現了,一人學大法,全家都受益的事實。

但到九九年七月份,我學法輪功才一年,江丑就開始迫害學煉法輪功的民眾,全國性的打壓,抓捕煉功的人,電台、電視台、報紙天天播放詆毀大法,誣蔑造謠,用謊言欺騙老百姓,栽贓陷害我師父,編造天安門自焚等等的醜劇嫁禍於法輪功。

這種鋪天蓋地的邪惡氣勢,真叫人膽戰心驚,我們當地鄉派出所、司法天天派人來查找學法輪功的人,查抄大法的書籍和講法錄像帶,把往日在一起煉功、學法的爺爺奶奶們都抓到鄉里去受審,我的外公也是其中的一個。所有弄走的人,只要你說不煉了,寫保證書,按上手印就放回家;只要堅持煉的,就挨打、挨電,關到看守所去折磨;還有的被勞教、判刑;學校也在恐嚇學生,凡在家中有煉法輪功的人,開除學籍。大鄉派出所和村幹部也經常查抄我外公,從此我家平靜的生活又陷入了提心吊膽中。

在這樣的強大打擊和壓力下,才剛滿十一歲的我早嚇壞了,我從此就放棄了學法輪功,整天背著沉重的思想壓力,我的快樂又沒了,我也不想上學了,心中沉悶、空虛的混日子。

那是二零零一年,也是邪惡迫害法輪功最猖狂的階段,我勉強考上了六年級,才上了一個多月,讓媽媽最擔心的、對我來說也是最可怕的真的發生了──我的病突然發作,發病後我就支撐不了自己,行走困難,渾身沒勁,又不能吃東西,附近醫院也查不出是甚麼病,建議去北京大醫院去檢查。

於是媽媽又把我帶到北京,住進北京腫瘤醫院,一查真的是我的腦子又長了瘤子,並且很嚴重,急需把瘤摘除,可瘤子長的位置太特殊,正是致命部位,不好動。不摘是死,摘了活的可能性也不大,手術與不手術活的希望都很渺茫,醫院通知家屬做最壞的準備。媽媽對我也絕望了,決定手術不做了,出院回家,死活聽天由命,醫生說還有半瓶液沒輸完,等把這半瓶液輸完了再走吧。

正在這個關鍵時刻,我的外公來醫院看我,一看我這個樣子,難過的掉下了眼淚,他趴在我的耳邊告訴我說:「孩子,你學過大法,又知道大法的美好,千萬別忘記大法,別忘師父,你求師父救你,不要絕望,不能灰心,你只要信師父,回到大法中來,師父會救你的。」

外公的這番話喚醒了我,在這生死關頭,外公是在呼喚我呀,就好像用錘子敲我的頭,我立刻感到清醒,感覺大法的書和師父就在我身邊。我也深知大法好,可放下了很長時間沒學了,記憶中只能想起《轉法輪》中的「論語」和《洪吟》中的幾段師父的講法,我默念,一遍接一遍的背。

當時我也在想,我學法受益很大,因怕心放棄了大法,我對不起師父,我後悔莫及,羞愧難當,我心中一直在求師父救我。這樣,我的精神好了些,也覺得餓了。可是媽媽看我在向好的方面發展,就決定不出院了,接著治療,身體恢復差不多就做手術,手術完了死也不後悔。

因為我心中又從新裝了大法,天天和外公學法,身體恢復很快,沒過幾天就做了手術,手術基本上比較成功,可是醫生背著我告訴媽媽,說我腦中瘤子不是一個,把大個的摘除了,旁邊小個的還在長,還不能動了,很快就有擴散的可能,我的生命時刻都有危險,出院後回家能維持多長時間就維持多長時間吧。

醫生的這段話,也是在判了我的死刑。當時才13歲的我,心裏也甚麼都明白,能活一天就賺一天,生與死對我來講已經不重要了。而對我重要的是:我不能再放棄學大法。我心裏裝的都是法,何時死我都不後悔。

從那以後,我把一切都交給了大法與師父,我學法、煉功,我給外公念法、抄法,配合外公抓緊時間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為了減輕媽媽的負擔,我休學了,因為我的病把家中的錢花的一無所有,還是供妹妹一人上學吧。我全身心的投入到證實大法中來了,我用實際行動來彌補我的過錯和報答師父對我的慈悲救度。

從第二次手術至今,又過了六年多了,我的病都好了。現在的我和那時的我整個像換了一個人,個子長高了,人胖了,身體發育都很正常,我天天都在快樂的成長,我們全家每天都生活在幸福之中,這是大法和李洪志師父救了我和我的全家。

這次我把自己的情況寫出來,是想告訴那些曾經學過大法的人,因被迫害而產生了怕心又放棄了大法的那些同修,快覺醒吧,師父還在等待,呼喚我們快快回到大法中來,一點也不晚,千萬別再拿師父的慈悲開玩笑呀!別錯過這萬古機緣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