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師父身邊見到的神奇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

一:增壽二年

92年11月師父來冠縣傳法,當時我老伴身體非常虛弱。有一天我把師父請到家裏吃飯。飯後,師父一人坐在裏間的沙發上,我走過去問師父:「您看我老伴還有多長陽壽?」師父說:「這話我不能說。」師父給帶來的弟子耳語了幾句,那位弟子告訴我說:「不長了,將要結束。」當時我向師父訴說了難處,要求師父為他增壽,師父說:「要留我也能留下他,不過到時該走不走他就犯錯。」

11月23日送師父回京,走到聊城我們六人照了像,這時師父喊了我老伴的一聲名字,那位隨師父來的弟子跳起來對我說:「這回你老伴有救了,師父給他增了二年陽壽。」

我老伴於94年12月29日病故,是師父給他增壽正好二年。就在28日晚上下兩點時,老伴突然指責我:「這都是你的事,我有啥罪,把我捆起來。」看來老伴是被捆著走的。師父說他「該走不走他就犯錯」已得證實。

二:清理環境住宅下罩

92年師父來我家時,首先在院子裏轉了一圈,到屋裏一揮手對我說:「以後好好煉功,不會有任何外來干擾,我都清理了,上邊有一條龍、下邊有一個土地,其餘甚麼都沒有了,整個院子下了罩,不好的東西都進不來。」

93年有個練別的功法的人見到我時說:「你這個門真難進,我進了三次都沒進來。最後我想了個辦法,低著頭舉著雙手才進來。」我當時從這裏也真的看到了師父的巨大的威德和功法的神奇。

師父第二次來我家時,對我的住宅又清理一次,真是說不出的對師父的感激之情。

三:難忘的教誨

94年4月26日師父在長春舉辦第七期面授班。我們冠縣有26人同去參加,火車票是委託一個在濟南的學員買的,買票時他一亮進修證結果買了26張半票。

我們拿到票時一看是半票,上車前我要到售票處補錢,有部份人不同意,說:「哪裏查著給哪裏」,我也沒有去補(也是我們當時的人心在起作用)。濟南站查著了我們三個人補交了60元錢。

到天津遇特殊情況需要轉車,我們每人又交了六角錢。在長春下車時我又被查著,並追問還有幾個人。出站的暗示不要說出來,當時急的我團團轉。剩餘我們九人要叫交450元錢,我對車站的人說:「從濟南到長春才50元,為甚麼讓我們補50元?」他說:「有罰的成份,這是規定。」

走到課堂,師父已開始講課了,師父說:「不該優待的接受優待這不是騙人嗎?這是我教你們的嗎?」當時我們都感到非常的慚愧。課後我們回到旅館,我說:「查住誰,誰倒霉,該拿多少拿多少,三次都有我,還挨了一頓吵。」大家認為我們一塊就是一個整體,把剩下的錢填進去,缺多少補多少。一算帳結果基本正好,大家感到很驚奇。這時大家也明白了,在修煉的路上師父時時刻刻都在呵護著我們,在走不正時也及時的給予教訓。

在這一期的學習班上我真的感到無顏見到師父,真的感到愧對師父的教誨,深刻的教誨使我永記心中。

四:師父救出我女兒前世的大道師父

在此之前也有同修在明慧文章中寫過此事,由於層次不同所看到的情景也不同,在此我把我看到的情景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92 年11月師父來冠縣傳功講法結束後,二十三日師父要回京。二十二日晚我和女兒到師父住處去送行,到場的學員很多,師父叫我女兒給大家洗蘋果吃。我女兒叫幹啥就幹啥,就是一言不發。回家後我說她不懂事,女兒突然哭起來說:「他不是俺老師,俺老師壓在冰山底下了,在天上犯錯了,我十八歲打下來十八年了。」我聽她說的這沒頭沒腦的話,認為她神經有毛病。

第二天送師父,到聊城時,師父說我怎麼不帶女兒去玩呢?我就把昨晚的事說給師父聽,師父聽了說:「你沒早說,早說我早就給她解決了。」車到平陰大橋堵車了,師父下車後面向東做了一個動作回來說:「你女兒是道家的,他師父沒在冰山底下是在冷宮裏,我把他救了,今天的事你回去問問她,她知道。」這時已到中午十二點了。

上車後,我閉目打坐,這時我看到一個頭扎發鬏,身穿古銅色道袍,滿身黑白色陰陽魚圖形,面向西盤腿而坐,胳膊上搭一拂塵。煉功結束後我對師父說:「靈岩寺的高人來接咱哩,我看見車上坐著一個和我在打坐中看到的一個一模一樣的人。」師父說:「那不是靈岩寺的,你看到的是你女兒的師父,他穿的是道家的道袍。」

回家後我問女兒:「我去濟南那天中午你在家有甚麼感覺?」她說:「十二點做好飯到院裏看到給你洗的衣服乾了,我心裏很高興,我有一個好媽媽,我真幸運。」我知道她高興的原因,是我們的師父把她下來以前的師父從冷宮裏救了出來,她才這樣的高興。

以上是我步入修煉大法的又一點滴事,是我親身經歷和親眼看到的事實。正因為有如此的神奇的事在我身邊發生,使我更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修煉的心從未動搖。寫出此事我也希望那些沒有跟上正法進程的同修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趕快爬起來,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