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師父傳法班的點滴珍貴回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曾參加過一些學員心得交流會,在交流會上有不少參加過師父傳法班的學員談到參加傳法班的點點滴滴,留下了珍貴的記憶。我現在把這些學員可喜而珍貴的經歷記錄下來。

學員甲是一位在武漢工作的醫務人員,因為有親戚在北京,當年曾經參加過師父在北京舉辦的二期傳法班。當時她覺的非常好,就還想繼續聽下去,當她打聽到在武漢還要開班,回到親戚家後立即給她在武漢的兒子、姑娘打電話,要他們都報名參加。甲回到武漢後,連續參加了師父辦的三期傳法班。

有一次,師父在講課休息時,從講台上下來,沿禮堂座位間的過道走來,座位兩邊的學員紛紛起立鼓掌,向師尊表達敬意。當師尊走到甲身邊時,甲激動的不知說甚麼好,脫口問道:「李老師,您還記得我嗎?」甲此前聽課都坐在中間或後面的座位,從未和師尊有過當面接觸,也未曾和師尊說過任何話,按常理別說記得,就是有個一面的印象都不可能的。

師尊微笑著對她說,你不就是從北京跟過來的嗎?你還打電話讓你兒子、姑娘也來學,他們來了嗎?甲當時心中一動:哎呀,怎麼師父甚麼都知道呀?我真是遇見活佛了!她馬上激動的連聲回答說:「來啦!來啦!」

師父剛到武漢時,曾經給人治病,甲的兒子就曾經幸運的得到師父的親手治療。甲的兒子以前有肩周炎、頸椎病等,師父就是用手輕輕拍了拍他有病的地方,他就覺的病患處一下子就鬆快了,從此肩周炎、頸椎病無影無蹤了。

學員乙是位高個子老頭,曾經參加過師父在鄭州的傳法班。乙剛到鄭州時,人生地不熟,不知道師父講課的體育館怎麼走,他想得找個人問問。正巧這時他看見對面走來個年輕人,於是立即上前問路;年輕人顯的十分和善,很耐心的給他指了路。乙問完路,和年輕人握手致謝,握手時乙有一種非常美妙的感覺,心想:這個人可真不一般,從來沒有握過這麼溫暖而巨大的手。由於當時他急著去聽課,也沒有深想。等乙到了班上,抬頭朝講台上一看:那不是老師嗎?他這才明白剛才是師父親自給他指了路。

乙酷愛打網球,球癮特別大,還經常參加老年網球比賽,爭強好勝。由於剛步入修煉,他心裏還有點兒捨不下網球的愛好,於是他問師父:「李老師,我以後還能不能打網球了?」師父當時笑了笑,告訴他說,你以後自己就不想打了。乙開始並沒有明白師父講話的深意,聽完課回到家鄉後,他還照常參加老年網球比賽,可是一比賽就輸,還老崴腳,這時他明白該去去這個執著了。

後來,乙再拿起網球拍也沒有那種爭強好勝的激動的心了;再後來他覺的打網球沒有甚麼意思了,還是學法煉功好,不知不覺的他自己就不想打了。

學員丙曾經參加過師父在鄭州的傳法班。當年師父在武漢中南財經大學辦班傳法時,他正在該大學讀書。可能是緣份未到吧,他竟然對此一無所知,等他知道這回事時,傳法班早就結束了,他一直深為此遺憾,所以聽到師父要在鄭州辦班的消息後,他毫不猶豫的去了鄭州,給自己的人生留了難忘而可喜的經歷。

學員丁是湖南人,參加過師父在廣州辦的第五期班,也是師父在中國大陸的最後一期傳法班。丁耳朵不好,剛開始時甚麼也聽不清,他十分著急。後來師父在講課中給學員調理身體,隨著師父大手一揮,他就覺的耳朵「轟」的一聲,通了,從此以後師父講課的內容他聽的清清楚楚的。丁和老伴(也是同修)十年前移居海外,如今都是奔八十的人了,想必他們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道路上都在勇猛精進吧。

學員戊是外資公司白領,愛好氣功與術數,苦尋明師,多年未果。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他在經歷了近十年的尋尋覓覓後,終於有幸參加了師父在中國大陸的最後一期傳法班──廣州第五期班。戊一直想學一種性命雙修的功法,可是有些宣稱是性命雙修功法,老師都未老先衰,怎麼能令人信服?!所以戊就想能近距離的看上師父一眼,戊在下課後就守在體育館門口,終於有一天他的願望實現了,他告訴自己的同修親戚說:「從來沒有見過皮膚這麼細膩、這麼好的人,像嬰兒皮膚一樣的。」當時戊據此就認定這個師父是傳真法大道的明師。

回憶參加師尊傳法班的日子,是多麼可喜、多麼幸福的時光啊!這是一個生命最最幸福的永恆記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