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尊來合肥傳功講法的日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二日】師尊第一次是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份在安徽農學院禮堂作報告會,有省領導參加,禮堂全部坐滿。師父叫大家站起來放鬆、放鬆,把左手伸向左方,手心向上,師尊用手一轉法輪,問大家手心轉不轉,大家都一齊說:轉。師尊讓大家用腳一蹬,幫大家治病。報告會結束後,大家報名參加學習班。

我們第一期參加學習班,師父要兩張照片。一張用在結業證上,聽氣功協會工作人員說:從前來的氣功師沒有師父這樣認真、照片結業證都是師父親手自己搞。

第一期學習班在安徽省教育學院禮堂,參加人數六百人左右。聽同修說:合肥才二百五十人左右,有蕪湖市來的、也有跟師父從外地來的。師父第一天講法一看人太少感到遺憾,師父好像講過了這樣一句話,說:過了這個村,沒有那個店。師父沒來前也有某偽氣功在合肥傳了幾個月,在農學院禮堂報告會,氣功協會有人在外面散發法輪功宣傳材料,他們不讓發,最後請示氣功協會某領導才同意。他們贈票給我,我參加了。我沒有學那個功、那個偽氣功沒有多少人學,師父來合肥它就消失了。

我本人也是個氣功愛好者,因為年輕時身體不好,多種疾病纏身,醫生、專家、也解決不了,吃藥也傷害身體,最後我找氣功師練功,我也練了幾種功,開始練身體是比以前好轉,後來學的東西太多,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所說的:「氣功低層的功課你學的再多,灌的再滿,反倒對你越有害,你身上已經亂套了。」我的臉色不好看,黑乎乎的,在第一學期學習班結束後同修說我變年輕了,臉上變白了。我坐在第五排左右,我的悟性不好,第一次聽師父講法,講的很高,因為我受邪黨幾十年無神論教育和假氣功的影響使我半信半疑,心想從來未聽過這麼高的法理。師父講法時沒有一個人講話,大家不時發出一陣陣掌聲。外地來合肥聽師父講法的有男、有女、有小孩,她們講來合肥沾我們的光,我們有福氣得大法。

我聽師父講法第三天,我就跟老伴講,今天我問問氣功協會工作人員對師父有甚麼看法,如果是假的我們就不去了。我們一走進禮堂,有一位同修她多年拄拐杖走路,因為她在氣功協會工作,來個氣功師她就學功,她的拐杖永遠扔不掉。這二次我看她不拄拐杖在禮堂門口走給我們看,我才相信是真的。回想師父千辛萬苦度我們,我向師尊懺悔。

學習班快結束了,師父又給大家清理身體,叫大家站起來,我看師父用手轉來轉去最後說:一股藥味難聞,特別是長年吃藥的人,從身體散發出來的藥味。師父還說你們早放下就不會有氣味了。大家都咳嗽,我咳嗽、呼吸都很困難,從來沒有這樣咳嗽過。我的悟性差,學習班結束,我跟同修切磋,同修都說:法輪功好!我晚上回家煉第一套功法口訣:「身神合一、動靜隨機、頂天獨尊、千手佛立。」我的後背法輪旋轉起來了,小腹部位有法輪感覺,馬上就不咳嗽了,真神奇!

第二次師父來合肥在省委黨校,在一九九四年四月十五日,人數一千四百人左右,南京來參加學習班八十多人。有一個女同修她腿不好,學習班快要結束了,師父給大家治病叫大家站起來、放鬆、然後用腳一蹬地,那位同修一屁股坐在地上,爬起來腿就好了。她趕快跑到講台上跟師父講,給大家講她來合肥幾天前,在家裏坐立不安,她家裏人不要她來,又沒有路費錢,結果說:到黃山旅遊,她才一起坐上來合肥的車,她高興極了。

某大學一位老師說:她練偽氣功有一天看到從空中飛來一團亮光到她頭上,從那天起突然間說一種莫名其妙的話,嘀哩嘟嚕的。也有同修看見她在公園經常講甚麼。師尊第二次來辦班她出差正好趕過來參加學習班,她看見師父時說:師父我要學法輪功。師父說:你真學法輪功嗎?師父把手一招,她從那一天起就不說胡話了。

我的老伴被摩托車撞了,呼吸都痛,後來有同修到廣州聽師父講的學習班我就跟同修說:把他被摩托車撞的過程寫給同修帶給師父。她們到廣州就交給師父,過後就不痛了。

還有一個同修家住農村,師父知道他家裏困難,他跟師父幾個班,最後在外地車站,師父看見他說:你回家實修不要再跟我走。

我們的師父多麼偉大多麼慈悲。同修們只要看見師父就把師父圍住,師父微笑著好像講過這樣一句:你們在街上這樣,人家看見不知道是甚麼事。那種場面是我從沒有見過的熱烈和激動,前面的人往師父身邊擠,後面的人使勁往前擁還有人緊隨師父身邊左右照相,更多的人們在熱烈的鼓掌歡迎。我們的恩師把無數從死亡線上掙扎和在病魔之中的同修解脫出來了,我也是其中一個。自從修煉大法後,我的身體幾種慢性病全消失了。二零零五年,我檢查身體時醫生說我七十歲甚麼病都沒有,他還說像你這麼大歲數甚麼病都沒有還不多見。

大法經歷了風風雨雨,師恩浩蕩,我無法回報師尊救命度化之恩。但是即使在最黑暗的日子裏,我也沒有動搖對大法的信念和對師父的崇敬。在修煉路上堅信師父,緊跟隨師尊在大法中修煉,直至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