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貴難忘的回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生長在宇宙末劫時期,一個業力滿身的人,有幸趕上曠世難遇的得法機緣──師尊洪傳宇宙大法,身心沐浴在佛恩浩蕩的佛光裏。每當回憶起這人生一瞬間的時光,真是值千金、值萬金,無比的珍貴,無比的幸福!

一見師尊就哭

一九九四年四月,我有幸參加了師尊在長春舉辦的第七期傳功、傳法學習班。第一次見到師尊就感到師尊與眾不同,對人那麼親切,平易近人,始終微笑著,無比的祥和和慈悲,時時想到他人,處處為弟子著想。一身簡樸的衣著,卻透著無比的聖潔。

師尊為了讓弟子學好法修煉上去,總是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經常提前到場,不辭辛苦,提前坐在講台上給大家解答問題。在學習班上我也與其他同修一樣,總想在師尊的身邊多呆一會兒,更想多聽師尊講法。每次聽課我也總是提前到場。有一次我坐在樓上的位置,還沒到講課時間,同修們陸續進場,這時只見師尊進來了,正和一位學員講話,我這邊一見到師尊,眼淚刷的一下子湧了出來,這時我想:我為甚麼一見到師尊就哭呢?就在這天的講法中師尊說:「有的人不知道為甚麼一見到我就哭,那是因為他明白的一面知道我都給了他甚麼。」(大意)我一下子明白了,我為甚麼一見師尊就哭,是因為師尊給我的太多太多了,我明白的那一面感受到了,感動的哭了,我人的那一面能不哭嗎?後來通過師尊講法,我知道師尊給了我們許多許多,把我們從地獄裏撈起來洗淨,又把萬古不遇的宇宙大法傳給我們,等於給了我們一架上天的天梯。

師尊在《洛杉磯市講法》中說:「這次正法是要整個宇宙發生根本變化,所以大法弟子在修煉中就從微觀上從新調整了,把不需要的東西直接去掉了,這是從根本上改變了這個生命的狀態,這是和以前修煉不同的。」想一想,師尊給我們做了一件甚麼事情啊!師尊恩賜給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恩賜我們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保衛宇宙的神聖使命,師尊給我們樹立威德的機會,我們又是正法時期與師父同在,是令宇宙眾生人人稱羨的大法弟子,這一切、一切都是宇宙中決無再有的榮耀。

同修說的好:「師父的法傳的太不容易,從開始傳法這些年來,一分一秒都沒有停過,許許多多我們永遠都不能知道,我們的心也永遠裝不下的。」

現在正法到了最後,師尊帶著我們從億萬艱險中又闖過來了。作為弟子感到師尊偉大、佛恩浩蕩,而這人類的詞彙怎麼能承載得了偉大師尊恩賜給我們師恩的萬分之一呢!

師父的洪大慈悲

有人是罵著進班聽課的,這種人確實有。和我一起進班聽課的就有這麼一個人,就是對師尊不敬。每當聽完課在回家的路上,大家既興奮又激動,回憶起師尊講法時的慈悲和美好,而這個人偏偏插嘴說些對師尊不敬的話,大家說他,他也不聽。我因此對他很反感,再聽完課就不和他一起回去了。

這個人聽課的時候坐在前八排,座位正好對著師尊的講台,他的壞念頭師尊能不知道嗎?可我每次觀察,師尊講完課從講台上走下來給學員糾正動作時,在前排走來走去,面帶著微笑,透著慈悲,望著每個學員。走在這個人的面前時,也是慈悲祥和的望著他,沒有一點異樣。這件事對我的心靈震動很大,我覺的這個師父不是一般的人,是聖人。因為我以前參加過別的氣功師辦的班,前呼後擁,讚美之詞不絕於耳。如果是哪個學員對他有點微詞,馬上就在課堂上大發脾氣,甚至還來個報復。可我們的師尊面對聽課的人對他的不敬,一點都不動心,大善、大忍,根本就不理會的。後來師父在講課中說過:「有人罵著我進班聽課,可我就是要把他度成。」(大意)博大的胸懷,洪大的慈悲,何人能比得上?

在以後的修煉中,每當我遇到心性上的摩擦,矛盾尖銳,很難過關時,我常常想起師尊的大善、大忍,包容一切的胸懷。師尊是誰?無量大穹、無量眾生的創造者,大穹的主宰。對罵他的人能如此寬洪,還要把他度成,這是何等的容量?何等的寬容?何等的慈悲?而我生在宇宙塵埃上的一個微生物般的小小生命,遇到事情還要甚麼是非、裏表的進行辯解呢?我不是太可憐了嗎?每每想到這些,師尊寬宏的包容就給了我闖關的勇氣、力量,提高心性的動力。

言傳身教 弟子的楷模

師尊教導弟子「懷大志、拘小節」,弟子們都知道這個「大志」是甚麼,可這個「小節」的標準又是甚麼呢?在《憶師恩》中,同修介紹:師尊平時行、住、坐臥端正,那麼多年,從未見過師尊坐沙發、椅子時翹過腿、仰過身,照顧年歲大的學員,送客人師父站在門口一直目送客人至看不見了才轉身回屋。對照自己,我做到了嗎?差遠去了。

師尊樸實,在學習班上,看見師尊穿的衣服雖然是舊的,但卻合體、潔淨。同修們介紹師尊裏面穿的羊毛衫都打了補丁,這使我感到十分震撼,在當今的社會環境中有誰見過穿著打著補丁的衣服呢?而我們敬仰的偉大師尊卻在裏面穿著這樣的衣服。師尊揀回來扔掉的白菜幫,師尊給女兒買兩元錢的鞋穿,師尊把掉在桌子上、地上的飯粒揀起來吃掉,師尊吃弟子剩下的半碗麵條,看到這些我不由得淚如泉湧,泣不成聲。對照我自己,看到師尊的所為,自己真是太愧疚了。自古以來都是徒弟供養師父,而我們的師尊卻自己拿錢請弟子吃飯,從不要弟子一分錢。辦班期間,師尊聽說弟子吃方便麵時,落淚了,而師尊自己卻整年的吃方便麵。自古以來,有誰見過師父對弟子有過這樣大的慈悲。救度世人的大法書,師尊還免費贈送……一件件,一樁樁,哪件不感人肺腑,哪件不催人淚下。就是這樣,在「七二零」以後,邪惡還攻擊、誣蔑師尊「斂財」、「住豪宅」,製造假相。在鐵的事實面前,這些假相不是不攻自破了嗎?這使我想起了七二零以後不久,電視誣蔑師尊「斂財」,我就對電視裏的邪惡之徒說:甚麼斂財,這個宇宙都是師尊造的,宇宙全是師尊的,師尊是最富有的,還斂甚麼財呀?

師尊的高尚,師尊的偉大,師尊教導弟子「懷大志、拘小節」,師尊的言傳身教永遠是弟子的楷模。

[後註﹕師尊生活簡樸,深得弟子的敬愛。但是我們不能錯誤的認為度人的覺者就應該和被度的人一樣受苦受窮,以為只有這樣才是度人。這種錯誤的認識也是迫害發生後一些人在惡黨的造謠中被迷惑的原因所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