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七二零前的修煉故事(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九日】

小弟子東東學法不畏難

東東十四歲那年冬天,到香爐礁的姥姥家去過寒假。看到姥姥煉法輪功,他也跟著煉,還參加了這裏的孩子學法小組。

有一天,東東跟姥姥到煉功點煉功,天氣很冷,北風呼呼的刮著。抱輪時,他的小手凍的像針扎一樣的疼。他想,吃苦才能消業,就是不把手放下來。一剎那間,他忽然看到頭頂上有一個藍色的大法輪,大的沒法形容,顏色一會一變,好看極了。不一會,他的手漸漸暖和了。

東東回家後參加了勞動公園舉辦的第五期學法班,這時候魔來搗亂了。他一煉功,腦子裏就一片混亂,越來越嚴重,還有魔鬼來嚇唬他。那陣子他心裏很矛盾。修煉吧,魔干擾的太厲害,不修煉,就不能返回美好家園。這千載難逢的機緣能錯過嗎?!想來想去,有師父法身保護,魔有甚麼可怕的?他下決心闖過這一關。害怕的心放下了,魔也隨之消失了。

有一次,東東看大連心得交流會錄像帶時,熒屏上清楚的顯現了旋轉的卍字符、太極,法輪在轉,一會兒變紅,一會兒變藍,一會兒變綠,一會兒變黃。師父的法身坐在大蓮花上,片片蓮花葉都很大,蓮花座也很高。師父的法身慢慢的打著手印,全身是五顏六色的。這使東東更堅定了信心。

東東覺的法輪大法真好,就想讓爸媽都學,爸爸不但不聽,有時還罵他打他。後來東東把自己聽完課的收穫耐心的說給爸爸聽,慢慢清理了爸爸的思想,爸爸準備參加學習班聽課。東東告訴他:「你去聽課要注意兩點:一、今後不准喝酒,不准罵人。二、不要抱任何有求之心去聽課。」爸爸說:「好!」這樣,東東去給他買了一張票。後來她媽媽也要去聽課,東東心裏真有說不出的高興。

師父給了薛婆婆第二次生命

在死亡線上掙扎過的人,當然知道生命的寶貴。對於九死一生的薛婆婆來說,要不是修煉法輪大法,恐怕就沒有今天了。

以前薛婆婆是甚麼樣子呢?她身患胃癌,胃切除了三分之二,脾和膽全部拿掉了,白血球只有三千六,耳聾眼花,骨瘦如柴,白髮蒼蒼,走一步退二步,雙腳如同灌鉛一樣。她一天只吃三小匙稀飯,卻要瀉肚三、四次,就是壯漢也受不了。憂慮、苦悶、疼痛、辛酸一齊湧上她的心頭,她完全絕望了,覺的大限不遠,行將就木,不禁哀憐道:「健康歲月似流水,黃泉路上有新人。」也難怪她心灰意冷,目前的科學再發達,也沒有攻克癌症啊!就是尋遍世間良醫,誰又能夠起死回生?

住院化療期間,薛婆婆湊巧回家一趟,卻和大法結了緣。修煉一個月,她就變的面色紅潤,黑斑消退,體重增加,病症消失的無影無蹤。熟悉她的人簡直認不出來了,年近七十的人還能騎車子外出辦事,從一樓扛車到四樓也不用休息。戴了三十年的眼鏡也摘掉了。周圍的人感歎說:「奇蹟,真是奇蹟啊!」

薛婆婆心裏清楚,有限的生命是用來修煉的。她每天早上四點就起來打坐,早晚參加集體煉功,每天都抄書背法,攀登天梯,勇猛精進。

在這張特殊的答卷中我應該答滿分

考入重點高中,這對於許多學習優異的學生來說,多麼具有誘惑力啊!小閆在老師和同學們眼中是個好苗子,可這次卻意外的落榜了。消息傳來,有人為她嘆息,有人為她鳴不平,還有人說些閒話。按往常,她也許會沮喪、落淚。

可是今天,她的心卻很坦然。因為她已經是個大法修煉者了,師父的教導彷彿一縷縷清泉流入她的心田。那些常人認為很大的事,在她看來逐漸變小了。

一天晚上,小閆在夢中聽到有人告訴她:「你的考分算錯了,少給了二十分。」第二天班主任關切的對她說:「小閆,你到市教委查查分數吧。」小閆沒有去,她想,這次意外落榜不就在考驗我修煉的紮實不紮實嗎?看我是否真能放下個人的名和利。在這張特殊的答卷中,我應該答滿分!

過了幾天,小閆和媽媽正在家學法,忽聽有人敲門,原來是語文老師來了,她還在為小閆落榜一事惋惜,催著小閆和媽媽,到市教委去查一查考分,說:「可能考分算錯了。」小閆懇切的對語文老師說:「謝謝您,我和我媽媽都不去查了,考到哪個學校就到哪個學校念書,其實都一樣的。」語文老師覺的不可思議,便說:「你們這是怎麼了,還真看的開,有的學生和家長找到我們又哭又鬧的。」小閆就向語文老師介紹法輪大法,李洪志師父告訴他們怎樣做人。語文老師聽著聽著,感動的說:「法輪大法真好!那我也修煉。」小閆欣慰的笑了。

割捨

一個從事外貿工作的女處長,棄職經商後收入頗豐。末法時期人心扭曲,為了錢財六親不認。她卻視錢財為身外之物,毫不吝惜,全部用來做了功德之事。唯獨她所鍾愛的一條小狗,倒是讓她牽腸掛肚。

她對小動物根本談不上偏愛,誰能相信,她竟花五千五百元高價買回一條病狗。這小狗到她身邊也算是「福氣不小」。是小狗病弱令她同情?還是乖巧玲瓏招她喜歡?說不準,朦朧之中難捨難分。她對小狗百般呵護,每天給小狗洗澡,摟它睡覺,寵的它在床被上也蹦跳撒尿,還親暱的稱呼它為「兒子」。小狗一不吃東西她就寢食難安,外出辦事也很惦記,簡直勝過了人間親情。

每逢雙休日,她家裏聚集許多法輪功弟子,大家在一起學法。一些同修勸她把小狗處理掉,這對她來說無異於處理兒子。但她是修煉人,對世事滄桑,聚散離合也有所悟。

當二嫂將狗送人後,一次她懷著一絲留戀去探望。小狗在她到來的前一天清晨突然叫一聲,而後就跑的無影無蹤,她聽說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哭了整整四個小時。她雖然哭的很傷心,自己卻清楚的知道,這件事在提醒她,到了該捨的時候了,不就是一條狗嗎?怎麼把自己迷成這樣,甚麼能比修成正果更為重要呢?

她曾就此事請求師尊開示。師父點化她,你對小狗這麼好,老讓它在身邊享福,它怎麼還清業債去轉生呢?並且講了一段故事:很早以前,古印度婆羅門教有個人在深山修道,馬上就要修成羅漢果了。恰逢森林裏一頭母鹿生了小鹿後死去,他就將小鹿收養了,從此後相依相伴。凡心一動就往下掉,最後功虧一簣,臨死前尚牽念小鹿,死後轉生鹿身,以前的事歷歷在目,可是後悔已晚。

師尊點化,執著於狗和執著於鹿有甚麼兩樣呢?!

王老漢命真大

「王老漢,命真大呀,觸電十分鐘,竟然沒有事。」這一消息,龍王塘不論大人,還是小孩,沒有不知道的。一時間成了鎮上人們茶餘飯後談論的話題。

王老漢已是古稀之年,去年六月份才得大法,剛學大法一個月就發生了觸電的事。

七月的一天上午,王老漢和親家母婆媳倆在院子裏給棗樹噴農藥。用來固定電線桿的斜拉線正好在棗樹底下。當王老漢的手一觸到拉線時,再也拽不開,身子也隨之倒下了。他心裏明白,這是觸電了,但一點也沒害怕,很平靜。

說時遲,那時快,親戚看他被電倒了,一面大聲叫人,一面要接他起來,王老漢說:「你千萬別拉我,我身上有電,用木棍子打開,把胳膊打斷了不要緊,可別電著你們。」說完這話,他就甚麼也不知道了。

親家婆媳拿來钁頭把,鐵鍬把,打他的手臂,敲了二十幾下,也沒把他的手打下來。這時親家母提出用棒子別,她們別了三、四下,才把他的手別下來。此時,王老漢觸電已有十分鐘了。

當王老漢醒來時,睜開眼,覺的心裏特別亮堂,看的也遠了。當他看到站在面前的人嚇的不像樣子,有的還在哭時,就說:「沒有事兒啦。這是好事,電著我沒事,沒有電著孩子就好。」他心裏在想:師父啊,謝謝您,是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這時,王老漢看到手在流血,原來是觸電倒下時,被拉線接頭的鋼絲掛了個口子,到村衛生所縫了三針,花了二十八元錢。醫生說,叫電業局出錢。他說,不用了。下午,縫合的傷口痛的很厲害,他就開始讀《轉法輪》。心裏想,你痛你的,我看我的書。不知不覺手不痛了,也沒有腫脹。別人在救他時,用木棒打他的手臂那麼多下,連一點損傷和疼痛也沒有,真是神了。

王老漢觸電後的第三天,鎮電管站的人到出事現場勘查,確認是因為二百二十伏照明線和斜拉線碰在一起,絕緣層被磨破而導致斜拉線帶電。他們問王老漢觸電時穿甚麼衣服,著甚麼鞋。王老漢說穿的單衣單褲和膠底鞋。他們說:「你老爺子命真大。旅順去年有個人觸電死了,你這情況比那嚴重的多,卻沒有事,真神了。」王老漢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說著就把身上的《轉法輪》拿給他們看。過了幾天,旅順電業局來了一些人,把電線、斜拉線都更換了。有人說,這老漢沒被電死,他是神人?還有功能?這個唯有大法弟子明白。

她走上金光大道

以前,柳村有個婦女一天到晚迷迷糊糊,村裏人就說她像活不起的樣子。

後來該婦女幸運得到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她一直看到下半夜二點仍不覺困,覺的眼前金光閃閃,而平時她紉一根針眼睛都疼的厲害。

她一年幹不了幾天活,丈夫單位也解散了,每月只開一百五十元工資,既要供孩子念書,又要扶養兩位八十四歲的老人,家境貧寒擋不住她向佛之心,她把省吃儉用的錢拿出來請了師父講法錄像帶、錄音帶。

一九九六年二月二日,一件她連想都沒想過的事情發生了,她由一個普通的農村人走入城市,調到一家稅務所工作。既解決了生活費用之需,又進入了魔煉人心的複雜環境。

幹稅務工作,實惠很多,吃點拿點是很方便的。她想著自己是個煉功人,從來不收分文好處。開始業戶對地稅工作不了解,以為他們是收地皮稅,加上國地兩局剛分家,她被捲入矛盾的漩渦之中,經過一番辛辛苦苦的宣傳,地稅工作有了很大起色。這時,一部份人因影響了收入闖到他們科裏大罵不休。這可把另一位同事惹火了:「我們也沒做錯甚麼事,這個氣不能受!」就和對方爭執起來。看她一直不動聲色,那些人遂遷怒於她,連罵帶告,一直告到局裏,似乎非把她搞臭不可。一時間謠言四起。有人說她上市場攤位買東西不給錢,還有人說她在業戶中調撥離間,破壞國稅收入等等。

面對這些子虛烏有,要是以前她肯定要弄個水落石出,可是今天卻置若罔聞,一不生氣,二不向領導表白。所長親自做了調查核實,發現有人特意讓業戶做假證對她栽贓陷害。但是她忍了,沒有氣恨,沒有委曲。

事情過去了,真相澄清了。她在金光大道上繼續向前邁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