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大法洪勢漫人世 再看神佛世上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二日】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即農曆丁亥年正月十七,這一天是立春──山東法輪大法日。我有幸參加了山東省一個山村的正法活動。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天,但是在這裏我深切的感受到大陸農村的大法洪勢。

同修介紹:這裏的許多村莊的情況都非常好,有的村子全村都三退了,有的村子三退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有許多村子的學員幾年前就恢復了集體學法煉功,而且是堂堂正正的,全村人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農村的條件比較差,但是這兒的大法弟子配合默契,整體協調的非常好。同修介紹說:師父的新經文發下來,我們當天全部發到學員手中,從來不過夜;明慧網上有新資料,我們家家戶戶都送到,一個不漏下。在這裏的兩天,我參與了當地學員的活動,看到、聽到、感受到許許多多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的神跡,時時刻刻被慈悲、祥和的能量包容著,當我坐車離開這裏的時候,師父《洪吟(二)》中的詩句「大法洪勢漫人世 再看神佛世上行」一下子打入我的腦海。是呀,這不正是生動的展現嗎!

我們活動主要有法會交流,整點發正念,學法煉功,到勞教所附近發正念、解體邪惡。

一、法會交流

二月三日,山東法輪大法日的前一天,開了一個小法會。法會的主題是學習師父的新經文《徹底解體邪惡》,交流如何在徹底解體關押大法弟子的勞教所、監獄等黑窩、營救同修的問題上做得更好。

法會上,來自東北的一位同修介紹了她們去濟南勞教所發正念、營救同修的經歷:東北的四位大法弟子在火車上講真相,在濟南火車站被非法抓捕,這位同修聽說後,領著他們的家人千里迢迢四次來到山東濟南看守所營救同修,經過努力成功營救出兩名同修。

同修講的很平靜、自然,但是她的正念正行以及話語中透出的慈悲和威嚴,卻深深的打動了每一個人的心,讓我深深感到自己的差距。她還介紹了她們在家鄉營救同修的一些經驗,最讓我感動的一件事情是:她們在家鄉一個勞教所營救一位同修時,勞教所的管教人員不讓見,快到中午的時候,眼看要下班關門了,還見不到同修一面,怎麼辦?當她走到勞教所院子的時候,忽然心生一念:我來到這裏就是為了喚醒被勞教的同修,它們不讓見,我就在這裏唱一首歌,用我的歌喚醒同修吧,於是她站在勞教所的院子中間唱起了「師恩頌」,整個勞教所都震動了,管教人員說聽見兩個喇叭在勞教所上空響,震的整個勞教所都晃動。

「回想起您傳法的日日夜夜,
淚水啊再一次洒滿胸前,
有誰能知道您的心酸,
有誰能知道您的艱難。
看那金色的法輪,
出現在那美麗的彩雲間,
慈悲的您知道眾生在期盼,
期盼著大法降臨人間。

回想著您十年的正法路,
淚水啊再一次洒滿胸前,
有誰能知道您付出的心血,
有誰能知道您承受的一切。
看那金色的法船,
滿載著眾生馳向彼岸,
是您力挽狂瀾,
救度蒼穹在壞滅的瞬間。
………」

聽著同修正念呼喚,我的心靈受到極大震撼。

二、到勞教所附近發正念,徹底解體邪惡

二月四日是山東法輪大法日,周邊的同修自發到當地勞教所附近發正念,徹底解體邪惡。該勞教所是邪惡舊勢力迫害法輪功的一個黑窩,這兒曾經關押過許多大法弟子,最多的時候關押過二百多名學員。

一位同修曾經在這被非法勞教過,給我們介紹了裏面的情況,告訴我們大法弟子被關押在最南面的那幢樓裏、那個寫著「教學樓」的是洗腦班。於是我們在附近的山坡上坐下來,立掌發正念。

不到一分鐘,原來靜悄悄、空無一人的勞教所大院一下子像亂了營一樣,被勞教的人員紛紛從樓裏湧到院子裏,整個勞教所一會兒擁滿了人。我們在上面看的清清楚楚,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的在勞教所上空發正念,心裏有些緊張和好奇,不時睜開眼睛觀看下面的反應。

發完正念起身後,一位同修說:我在發正念時,加了一念,喚醒同修,早日了卻人心,脫離牢籠。聽到這裏,我一下子感到自己的差距,看到自己內心隱藏的很深的私心和不純的動機:到勞教所近距離發正念,基點不是全心全意為了營救同修證實大法,而是帶著為了「圓滿自己」的私心。

這兩年,勝利油田、東營地區邪惡比較猖狂,綁架了幾十名大法弟子,營救同修受到很大阻力,經常聽到同修抱怨勝利油田、東營地區的大法弟子心不齊、好像一盤散沙,同修之間不容易溝通、比較麻木,整體協調不如農村的學員做的好。

在農村這兩天的經歷,我的觀念發生了很大轉變,看到了自己內心隱藏的很深的執著和一些僵化的觀念,下面我將自己的體悟寫出來,希望能夠對本地同修有所幫助:

1、城市裏的學員受黨文化毒害較重,農村的學員本性比較單純

來到農村的大法弟子中間,我最大感受就是這裏的學員非常單純、樸實,人和人之間很容易溝通,好像他們的心是開放的,說話直爽、不拐彎。而我個人感覺城市的學員受黨文化毒害較重,自我封閉、自我保護意識較強。黨文化在我們的身體周圍、身體的微觀中形成了一層殼,受到的黨文化教育越多,這層殼就越堅硬,這個東西又把我們在常人社會形成的後天觀念、各種執著心、名、利、色、氣等不好東西加強起來,把真正的自我完全封閉起來,使我們不願意放棄自我的觀念、不願意向內找、不敢正視自己隱藏的很深的私心。

由於我們從小是受黨文化的教育長大的,生命的微觀中都滲透黨文化的因素,這是目前障礙我們整體提高的主要因素,它在我們身體周圍形成的殼,把我們互相之間間隔開,形成不了整體,使邪惡鑽了我們的空子,致使東營地區許多同修被迫害,我們感到無能為力。

2、隱藏很深的怕心

表現在做三件事情上不能堂堂正正,有一種偷偷摸摸、在做地下工作的感覺,心裏雖然知道這種狀態不對,但是很長時間,沒有發現它的根子在哪裏,其實是內心隱藏的很深的「怕」。在山村參加同修的證實大法活動時,原來那種心裏的陰影一掃而光,身體被純正的、強大的能量包圍著,心裏充滿了救度眾生的慈悲,根本想不起來「怕」。心裏深處為甚麼會怕呢,到底怕甚麼呢,這個怕來源於哪裏呢?我反問自己,沒有找到答案。同修一句話點醒了我:怕不是真我,我們都是冒著天膽下來的,我們大法弟子都是有天膽的,沒有天膽的不敢下來,現在你為甚麼害怕呢?害怕的是人膽,而不是天膽,你要嚇破你的人膽、找回你的天膽來!

是呀,當我嘴裏說出「我怕」這個字的時候,我突然發現那「怕」並不是我,那個「怕」在隨著我說出來它的時候,已經在逐漸的減弱、消失,這時候心裏沒有了怕,「天膽」回到我心裏。

3、自我意識強、整體協調差,對營救同修表現麻木和冷漠

這兩三年,勝利油田、東營地區邪惡比較猖狂,僅明慧網上曝光的被迫害的同修就有近百名,被非法判刑六人、被非法勞教九人(不完全統計),非法送到洗腦班迫害幾十人,有些是自己認識的、有些是沒有見過面的,但是自己在營救同修這方面做過哪些努力呢?除了加強發正念、上網曝光邪惡外,其它方面感覺好像無能為力了;很少想到去積極營救被綁架的同修,甚至在聽到同修出事後的第一念往往首先想到的是保護自己別受牽連,多麼骯髒的一顆心啊!與東北這位同修千里迢迢來山東營救同修的壯舉比較起來,簡直是羞愧難當、無地自容。究其原因,還是個人維護自我的私念太強,整體協調意識淡薄,表現出對營救同修的麻木和冷漠。

勝利油田、東營地區條件比較好,資金充足、通訊發達、技術比較強,很多勝利油田的大法弟子在常人中都有很高的職位、職稱,個人能力很強,許多同修在很多方面都表現的很好、做了許多令人敬佩的事蹟。每個人甚至不需要依靠別人,就能夠做很多事情,但是,正法卻是恰恰要求大法弟子最後整體協調好、整體配合好,特別是徹底解體邪惡、營救同修這件事情,更要形成一個整體,才能做好。正是因為我們這方面沒有做好,才讓邪惡鑽了空了,迫害了我們這麼多同修。

在農村給我的最大感受是這裏的同修心地非常的單純,同修之間很容易溝通,他們語言也很樸實,沒有華麗的詞藻,打的比喻都是農村的俗語,但是非常生動、貼切,往往能夠切中要害,說在法上。反觀自己,內心封閉的比較嚴,不願意暴露自己的觀點,掩蓋自己的執著,在和同修交流的時候,我還發現自己掩蓋的很深的不好的心,就是有意無意的用師父的話或者用大法的法理來掩蓋自己的私心、掩蓋自己的執著,不願意承認自己錯了,用同修的話來講就是:聽上去你說的都是法理,但是聽起來有點彆扭,好像坐在舊勢力的盤上否定舊勢力,背著執著去執著。雖然我們大法弟子可能互相並不認識、不可能都坐在一起交流,但當我們把自己的心打開,真正能夠為了同修、為了大法著想,一脈帶百脈,同修之間的心靈就能夠相通、大法弟子就能夠連成一片,成為一個整體。大道無形,城市和農村在地利、人和上存在差異,整體協調的形式也不一定相同,但是大法弟子心性的整體提高是一樣的,不能用客觀條件來掩蓋自己麻木的心。

寫出這些,一來是明晰自己的不足,找出自己的差距,勇猛精進;二來是拋磚引玉,因為有些東西可能是本地同修存在的普遍現象,寫出來供同修切磋、交流、共同提高,把徹底解體邪惡、營救同修的事情做好,「圓滿大法弟子的責任,走向神」(《徹底解體邪惡》),讓「大法洪勢漫人世 再看神佛世上行」的壯觀景象展現神州大地。

以上僅是個人體悟,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