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壓手以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五日】前天上午上班不久,我的小廠子裏一台機器把工人(親戚)的手卷了進去,在鐵輥和膠輥間只有三毫米間距。緊急停機後,他捧住手,整個手在哆嗦,一個指甲縫在流血,手微扁,白白的。

我第一念是:沒事。稍一調整,我馬上跟他說,「你快念『法輪大法好』。」在他脫工作服的過程中,我繼續重複提醒,誰知他煩了,說「我這麼疼咋念!我得上醫院。」我趕忙推摩托車。我又問他,「你的護身符還在身上嗎?」他說丟了。我趕忙回屋拿了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叫他裝在襯衣口袋裏,再次跟他說:「你就在心裏一遍遍默念啊。」隨後就以最快速度往市醫院駛去。

十分鐘左右,我問:「你現在好點沒有?」他回答說「不大疼了」。到了醫院,門診沒大夫,在等的過程中,他已平靜的像沒事一樣了。近二個小時,X光片出來了,一切正常!拿報告給醫生看,醫生說不用開藥,去外面買點「紅花油」擦擦就行了。他下午照常上班。

在醫院,我給他更詳細的講真相,彌補了過去沒講到位的不足。這個結果,也讓他真正改變了似信非信的狀態。同時我對等候拍片的一有緣人講真相,講自焚偽案,那個有緣人聽的很認真,明白了自焚是咋回事。旁邊的護士和病人也在聽。回廠後,在場的另三個沒聽過真相的工人,也記住了危難來臨時念「法輪大法好」可保平安。

通過這件事,我真正看到了自己修煉層次的不足,以及不願承認這種不足的執著。在我在場的情形下發生這種事故,就說明我自身有很大漏,才被黑手、爛鬼鑽空子。師父對眾生的無量慈悲,化解了這一大難,把壞事變成了使其生命在未來能夠獲救的好事。如果不是及時醒悟,讓黑手、爛鬼得逞,造成傷、殘,那會阻礙這些有緣人明白真相,從而阻礙多少生命獲救呀!

想起不久前,我夢中經歷:天下很大的雨,有七、八個人在我老家門前的街上吃力的走,我說到我家避避雨吧。推開門一看,屋子中央漏的不能呆。我說那去新房子吧。新房子在後面,中間有一段距離,但漲了齊腰深的水,我們在水裏很費力的趟行。

醒了後,想起這個夢,覺的挺沮喪。三件事在做也沒停呀,煉靜功也長一些了,一天比一天強,怎麼還有這麼大的漏,漏在哪呢?心想也許是舊勢力在干擾我,故意讓我灰心、讓我消沉的吧,不理它。向內找,我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比如還有求安逸心──元旦給自個放了兩天假還睡懶覺;爭鬥心──聽到別人對我不喜歡的人有意見感覺開心;妒嫉心──別人有好事,嘴上說好,但心中有不平,言不由衷;還經常有對財的執著,想賺更多的錢;有時也還有色慾之心;學法時被困魔干擾,不能自控;身體上還有痔瘡、腳氣症狀;做真相資料隔三差五;更嚴重的是,經常有對法的疑慮往外返。雖然有些很不好的心一出現就能發覺,趕緊排斥。但對於修了十年(掉隊了二年)的大法徒來說,實在是太差勁了!

二、三天前,夢中和同修切磋,我幫她找了三條不足,而她幫我找了十幾條,列了一張A4紙那麼多。這實實在在是師尊的點化了!

心存僥倖,等著到最後師父拿掉嗎?在此時不是還在對自己說,沒那麼嚴重吧。可是這麼些人心沒去,算甚麼真修弟子,這一曝光自己都覺的無地自容啊,這怎麼夠圓滿的標準啊!

至此,更感覺師父給弟子開創的集體學法、切磋環境的珍貴。迫害開始後,我跟許多同修一樣就失去了這個條件。尤其這幾年在外地,老是一個人。在明慧的幫助下,在網上同修的切磋體會中,有法的不斷指導,也算過了一關又一關,對自己的不足發現太遲,有時還老感覺不錯。可是,跟正法整體進程差距很大呀!

回頭看這件事,不正是因為種種顧慮,沒有讓周圍的人明白性命相關的大法真相,「三退」有好多人還不接受,剩下的時間不多了,真的該精進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