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就是向內找,修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修煉多年了,回過頭來看看自己的修煉過程,看到有很多不足,又缺乏向內找,造成事沒少做,提高的不快,跌跌撞撞走到今天,修的很艱難、不容易,我把教訓體會總結出來,供同修借鑑。

我是九八年八月得法,得法前我是多種疾病纏身,是師父說的那種「西醫看不好了到中醫去看,中醫也看不好了,甚麼偏方也看不好了,這回他想起氣功來了。他尋思:我去碰碰大運,看看氣功到底能不能治我這個病」的那種人。捧起《轉法輪》看了一遍之後,我才明白氣功不是治病的,他是修煉、返本歸真,返回到人的最原始本性上去。在道德下滑的今天,還有這麼好的東西傳出來,又讓我遇到,真是很幸運。從此我走上了一條無怨無悔的修煉道路。

我剛煉功幾天就開始消業,連拉帶吐。四個月之後,我所有的病都不知不覺沒了,成了一個健康的人,更主要的是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念,一個經常吵鬧的家庭變的和睦了。大法改變了我,也改變了(不修煉)的丈夫,一家人其樂溶溶。

可好景不長,一年後,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發動了鎮壓法輪功,大批大批抓人,給人的感覺就像天要塌下來一樣,到處充滿恐怖氣息。片警、委主任三天兩頭來家騷擾,哪裏出現了學員上北京上訪,哪裏的包片民警、單位領導以及家屬就受株連,罰款、開除公職,真象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片警每次來我家我都向他講真相,他問我還煉不煉?我說:這麼好的功法我為甚麼不煉。他問:上邊有令,你的書、煉功帶都得交上來。我說我沒有了,讓丈夫毀掉了(是丈夫讓我這樣應付他們)。那你怎麼煉?我說:不用煉功帶可以煉。又問沒有書你怎麼學?我說:我背下來了,在心裏(其實當時還背不下來)。片警很敬佩的說:唉!如果人人都煉法輪功,我們就不會忙的焦頭爛額。這不,又有一起殺人案,工人還鬧事,正事忙不過來,法輪功弱勢群體祛病健身,都是好人,管他幹甚麼,搞得警民怨聲載道。

二零零零年時,一次大搜捕,「六一零」、公安、國安全下來抓人、搜查,問我還煉不煉?我說:煉!他們說,政府不讓煉,你怎麼還煉?我告訴他們,我一個下崗工人,一身病煉好了,不煉有病政府給支付藥費嗎?我就講我在大法中受益匪淺,一個危重病人變成健康的人,道德高尚的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人,這是有目共睹的。黃姓「六一零」頭目聽了直點頭說:你這個情況特殊,可以在家煉,不要去北京,書、帶都得交上來。這時那個片警搶先說:她的書早讓她丈夫毀了,那書她能倒背如流。這時他們一個個露出敬佩的目光,也沒搜查家,也沒抓人就走了。

沒過幾天我回娘家,沒想到丈夫真的把我所有書都燒了,說怕連累警察、兒女。這樣原本都支持我煉功的家人都對法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丈夫遭了惡報,無緣無故膀子痛,痛了一個星期,怎麼治都不好,最後服氣了,在地裏向師父認罪才慢慢好了。我悟到:說話要說真話,一思一念都必須在法上;還悟到:師父點化要我背法,要實修、真修,是師父在保護我。我流著淚望著天,心裏呼喚師父,法輪大法是正法,我修煉沒有錯,我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修到底,隨師正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心願已定,我就開始抄《轉法輪》,抄了二遍,背一遍(現在背不下來了),還有《轉法輪(卷二)》、《導航》、《北美巡迴講法》等,以及二零零二年底之前的師父所有講法、經文全抄一遍。我和幾個同修聯繫,叫醒幾個老年同修,經常在一起碰頭、切磋,互相鼓勵,抄經文給他們(那時能得一份就很不容易了)。二零零二年底,聯繫了一位同修,從他那裏可以得到傳單,但只有一份。我就用複寫紙反覆抄、寫,自製不乾膠、條幅,後來帶動小組其他人合做,形成了一個正法修煉的環境。

那時並不知道甚麼是真正的修煉,不懂怎麼修,幾年來事沒少做,也熱心幫助別人,如,誰沒有大法書、電子書、煉功帶、大法音樂帶、護身符等等我都幫解決,到外地找同修幫忙。同修誰做事不在法上,誰不精進,我都能看到,當面就指出,然而我卻不去找自己,盡「幫」別人修。自從有了資料點,幾年來我每月都能拿出二百元給資料點做資料(我的私房積蓄)。有次我知道小組裏有三個人不在我們這拿資料了,《明慧週刊》就多出一份,我就對其中一個同修說:「正好,我自己要一份,摘抄好的文章講真相和寫信方便,不用急著傳給別人了。我交了這些錢,可資料少的可憐。」之後,幾個同修誰看見我都批評我說的不對,傳到做資料的同修那,當然更有想法了。之後多餘的那份《週刊》被減掉了,也不讓我接資料了。我感到委屈。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自己錯在哪裏:沒按師父的要求做,任何時候先考慮別人,為別人著想。我們是一個整體,那時候一個小資料點擔負一個市區,負擔很重,他們忙的都沒有時間學法煉功。《明慧網》提出要「資料點遍地開花」,我自己不是沒有經濟能力辦資料點,為甚麼不自己辦呢?其實是覺的難(不會電腦),特別是覺的這樣安全些,我帶著一顆多麼自私的心在做大法的事啊!這能算修煉嗎?通過這件事我認識到,不論做甚麼事,哪怕大法的事,如果被別人指責了,即使你認為他們指出的缺點你根本就沒有,也還是要無條件的按師父說的向內找,當真正靜下心來找自己的時候,你就會看到自己的不足。或許這不足並不是對方所指出的那個不足,但能提醒你向內找。再有,自己做點好事就願向同修表白,這不是顯示心嗎?發生這些事能是偶然的嗎?都是針對我的心來的,更何況修煉人要修口。

我是當年的下鄉知識青年。兒子在落實政策後返回城裏。一年多前,兒媳懷孕三個月身體不好,我們老倆口來幫忙。修煉環境變了,講真相救眾生的歷史大願不能變,認真學法更不能變。讀師父新詩《志不退》。我感慨萬千,我做師父的大法徒,做的怎麼樣呢?夠格嗎?遇事不找自己或找了找不到,這算修嗎?只熱心幫別人提高,而忽略自己的心性的提高,實際上我就是在往下掉而不自知啊,不在法上修,做事多也不行啊。師父在《越最後越精進》中指出:「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但是在實際修煉中,痛苦來時、矛盾衝擊心肺時,特別是一旦衝擊了人的那頑固的觀念時,還是很難過關,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驗也放不下執著。」這不就是說我嗎?我靜下心來深挖自己,我執著於幫助同修,因為同修受到我的幫助要感激我,心裏美滋滋的,歡喜心、願意聽誇獎的話:「你修的真好,真精進」,覺的我有辦法做別人想做做不來的事,求名心,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這一找竟然還有這麼多心,真讓我汗顏。帶著這麼多人心做事,沒有那麼神聖,起不到應有的效果。師父的棒喝、重錘驚醒了我,上香時望著師父的法像我失聲痛哭,感謝恩師的慈悲苦度,我要勇猛精進,證實好大法,講清真相,救度更多的有緣人,回報恩師。

法理清晰了,做三件事就順多了,十幾本大法書都改了字,送給新同修的《轉法輪》也幫他們改了字。我覺的改字也是修煉,也是一個信字。《正見週刊》上曾經刊登一篇修煉故事,講密勒日巴的師父讓他在山上蓋房子,快蓋完時,讓他拆了重蓋,從山下搬大石頭很費勁,他沒怨言,按師父的話去做,剛蓋好了,師父說在這建房風水不好,去半山腰蓋房,他又去按師父的要求去做(大概是這意思),最後師父告訴他你修圓滿了。這個故事很啟發人,改字又改回來有沒有怨氣呀?是積極的改還是拖到最後不得不改,還是根本不想改,這就能看一個人的心性,看信師信法幾分。

學法煉功發正念,幾年來都能嚴格要求自己不懈怠;講真相、勸三退成了我生活中的大事。在原地區勸退沒退的親朋好友,師父都給安排陸續的以各種理由來這看我,這回不費甚麼勁都勸退成功,發表了「三退」聲明。我所有的親朋好友、鄰居多數都退了,丈夫明白了真相去年五月退黨了。我對他的朋友講真相不用再背著他了,偶爾還幫我勸退他的朋友。

最讓我感到欣慰的是三弟、兒子這兩個人退出了中共。

三弟從小到大和我最要好,他甚麼都聽我的。是我要他在部隊上一定要把「黨票」拿到手的。去年七月我回來定居是他夢寐以求的,可三個月過去了他卻始終沒來看我,躲著我。他被惡黨欺騙,受矇蔽很深。我想可能他是那種救不了的了,就想放棄他。師父的《濟世》發表,我又一次被師父的慈悲感動。師父要我們「正念救度世中人」,我對他和兒子有正念嗎?我把他們當眾生一樣對待了嗎?因為他們是我最親近的人,我才一定要救他們嗎?這不又是一顆私心嗎?就讓邪惡鑽了空子。找到自己的不足,我開始每天在發正念時加一念,消除他們空間場的一切邪惡干擾。然後我就給他們寫信講真相。信寫的比較全面、誠懇,還把信送到三弟手上。我說:我在三十幾度的酷暑下給你寫信,一定是很重要,是用心寫的,你一定要看。當初你聽我話入的黨,現在我告訴你這個惡黨作惡多端,壞事幹絕,迫害法輪功比法西斯還惡,與它為伍是恥辱。東歐共產惡黨國家十七年前就解體了,中共邪黨解體是勢在必行,已成定勢,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具體的你看信就會明白了,我現在對你講的話才是對你真好呀!第二天我又打電話給他,他笑著對我說:「你幫我辦了吧!」

兒子是個孝順兒子,敬重我,以前支持我煉功,丈夫、女兒都支持。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他看到法輪功學員遭到抓捕、判刑、酷刑、株連,他怕媽媽被抓、被迫害,心裏承受不了,便瘋了似的阻擋我,寧可工作不幹也在家看著我,不讓煉功,不讓看書,甚至搶書毀掉,煉功就搬你的腿,甚至動手打,打他自己;拿刀比他脖子說我再煉他就自殺,我上北京,他就去北京找我。結果我幾次要去北京證實法,都未去成,這也是我的一個莫大的遺憾。修煉人不煉功怎麼行?我只好在後半夜起來煉。兒子成了我修煉中的最大障礙,以後還給我出了很多難題。如,我幫同修買電子書取書時他知道了,去火車站在大庭廣眾之下,拽我衣領要送我去派出所,還威脅要找人殺這個砍那個。我平靜的發正念求師父,平息了,有驚無險。經過這幾年的我不斷向他講真相,感化他,他變了,又支持我煉功了,有時也拿起我的書看幾眼。可是對三退還是有障礙。我也給他寫了勸善信。他看了後笑了,用真名退出中共。知情同修得知他退出中共,都說,真不容易,是師父救了他。

還有很多有緣人明白的那面都在期待我們的救度,我做的與精進同修比差的很遠,對照師父對我們的要求,我還很不夠格,執著自我的心還很強,好在我現在清醒了,知道甚麼叫修煉和怎麼去修了。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講:「修煉是修自己,無論出現甚麼樣的狀態都要去想一想自己。我告訴大家,作為一個常人來講啊,遇到問題人能夠想自己,這個人會成為常人的聖者;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有難度需要考慮時,要從自己這方面去找,順應大法弟子與正法所需的環境狀態。問題出現了,是自己和法理發生了擰勁。找一找問題所在,把這個擰著的勁放開,理順理順。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甚麼事情不要往前頂勁、往前搶、往前追逐著去解決,把心放下來,往後退一步,去解決。(鼓掌)一有事就要搞個你對我對,這是你的問題,這是他的問題,我做的如何如何,看上去好像是在解決矛盾,實際上一點都不是;看上去很理智,其實一點都不理智,沒有往後退一步、把心完全放下來在思考問題。冷靜的、平和的從這個矛盾中退出來看這個矛盾,那才能真正解決。」

回顧我走過來的八年多修煉的路,在發生的矛盾中看,有些事,要是就事論事我就看不到自己的錯,都是別人如何如何,就錯過了提高心性的機會,長此下去,心性提高不上來,矛盾顯的更激化,消業的狀態就拖很久,然後自己就費解,我怎麼回事呢?三件事做的挺好,全身心的投入,怎麼還老消業(咳嗽),邪惡為甚麼能干擾的了我呢?想不明白。認真多學法後明白了,以前儘管一味的做好,可出發點是為我的,不在法上,心性提高不上來。這樣修下去,只能積點福份,修不上去。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 轉法輪》)「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在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我認識到師父強調遇事向內找,修自己的涵義了。正法到了最後的最後,我要抓緊稍縱即逝的修煉機緣,按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遇事向內找,修好自己,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