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個人的損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日】我和妻子由於邪黨誣陷迫害大法而去北京上訪後,被邪黨公安部門和610及國保特務部門作為重點,屢次被它們無理的迫害,發配偏遠地區工作、扣發工資獎金、抄家、關看守所、勞教……,因此我們不得不放棄工作生活的環境,遠離親人朋友,流離失所。流離失所後,邪惡610及國安特務機構還一直讓特務、惡警、下崗的惡人、惡鄰監視我父母親朋,父母的電話至今都被邪惡監控,家人的行蹤也時時被跟蹤、監控。孩子和父母的壓力很大,父母親的頭髮在短短的三年間幾乎全白了。

今天我不談邪惡的中共對我們的迫害,只說一說自己流離失所後做資料的一些教訓,希望能夠警醒和我一樣的同修,少給大法救度眾生、給自己修煉帶來損失,更少讓時時呵護我們的慈悲師尊少一些操勞,多一份欣慰。

流離失所後,我為無法得到大法資訊而著急,為無法大面積救度眾生而著急。在師尊的導航、加持與呵護下我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正常軌道上來了。從手寫真相資料到有複印設備等機器,我們可以救度更多的眾生。但由於自己做事心強,常人執著心重,不重視向內找、有怕心等原因使資料點被破壞,無法用此方式繼續救度眾生。

我們原來每天有固定的時間學法,因此有執著出現都能勉強過去,後來做事心強,逐漸的想多做些真相、多救眾生,學法時間經常被佔用,一有空就想做資料,不知不覺中學法上鬆懈了下來。而與同修、鄰里間的矛盾逐漸的增多,越來越過不去,學法、發正念都靜不下心,讓矛盾(執著)牽著,資料也做不好,設備也老出問題。由於放鬆了學法,「向內找」也輕描淡寫,自己更沒有足夠重視,老挑鄰居(7.20後的得法弟子)的執著,不向內找自己。即使自己執著改正後還是盯著他們的執著,不讓別人說自己,不讓別人碰,一碰就火,被邪惡利用加強牽著走。又因為自己從修煉以後色慾關一直過不去,又難以啟齒對同修說,被邪惡抓住了空子,加上時不時有怕心冒出,最後和鄰居的矛盾已經很激化了,自己也是憤憤不平,靜不下心。房東也莫名其妙的賣房,我們不得不搬家。新租房院內人多無法做資料,不得不另選地方做資料。搬設備中被邪黨安插的特務懷疑,悄悄的跟蹤。此時自己又在外面發真相傳單,更引起了邪惡的注意,它們知道我們是流離失所的學員後就一心想抓資料點,看和哪些同修聯繫。在師尊的呵護下,我們闖過了此關,雖然人和設備未受損失,但邪黨特務至今的監控和跟蹤使我暫時無法用做資料的方式救度眾生。這損失使我們至今痛心不已。

千萬不能因為自己的執著,因不重視學法,修不好自己,被邪惡鑽空子,放大執著,壞了我們救度眾生的大事。向內找是找自己而不是找別人的不是,更不是抓著別人的執著不放。修不好自己、心性提高不了,不在法上,就根本做不好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事,因為師尊一直在講是大法弟子在做大法的事而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其間設備多次出現故障我都沒有停下來向內找,看到明慧通知各地資料點被破壞的教訓也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從而造成了難以挽回的損失。

在我發現自己被特務跟蹤、屋內被國安特務安裝了攝像頭後,我們認真學法,及時向內找,並且請求師父加持,我們和知道此情況的幾個親人採取每個正點發正念解體邪惡;在思想中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和破壞,不承認邪惡的迫害和存在。為了不在其他同修中引起波動,影響他們救度眾生,只是通知他們注意安全,重視學法發正念。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們用大法賦予的智慧抵制邪惡,並且證實著大法,揭露著迫害。

我的體會是:

一、我們必須認真重視學法,只有靜心學法才能以法為師,向內找,修好了自己才能做好大法的工作,真正擔起救度眾生的重大責任。

二、在任何魔難中,只要能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是師尊的弟子,否定邪惡的一切安排,有堅信師尊、堅信大法、全盤否定邪惡迫害的正念,在慈悲師尊的呵護下,我們就一定能走過來。

三、一定要珍惜資料點,這是救度眾生的重要方式之一,也是大法賦予我們的神聖責任,做的好可以救度無量眾生,一旦因為我們自己的執著而被邪惡破壞,是對不起師尊、對不起眾生的慘重損失。事後悔晚,事前醒易啊。

自己修的不好,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