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謝吉甫在五通橋看守所和德陽監獄受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四川樂山法輪功學員謝吉甫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七日被綁架到五通橋看守所非法關押,遭受了種種酷刑的迫害;隨後於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德陽監獄所被迫害致殘,不得已才釋放。

謝吉甫,男、53歲,家住四川樂山五通橋橋溝街10組3號,一九九八年七月三十日開始修煉大法。得法前謝吉甫是一個以賭為生,好逸惡勞,和黑社會都有交往的人,在橋溝本地都是小有名氣。而且還有一身的病,有胃病、痔瘡、腳氣等,身體非常的虛弱,常常頭暈目眩,上兩三層樓都會氣喘不停。謝吉甫修煉大法後身心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飛,上六七層樓也不累了。

然而,在惡黨江澤民集團一九九九年七月公開迫害法輪功之後,謝吉甫與千百萬法輪功學員一樣,遭受了慘無人道的迫害。

一、在看守所受到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底,當地派出所所長周健帶著四、五個人半夜私闖民宅,企圖綁架謝吉甫,因謝吉甫正好不在家沒有得逞,轉而威脅謝吉甫的家人,使其家人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七日,謝吉甫在犍為松林山莊背後路上行走,被犍為國安帶領二、三十人綁架。同時被綁架的還有張世萱、張伯清、譚素瓊、宋有平等十多人,他們分別被綁架到五通橋看守所和犍為看守所。

在五通看守所,當天下午,謝吉甫就遭到看守所裏的吸毒殺人犯宋有軍等四人的毒打,在惡警的授意下,惡犯王廷福指使這些殺人犯說:這是煉法輪功的,打。第二天謝吉甫就被轉到了最邪惡的九號監舍。參與迫害謝吉甫的惡人有:羅培華(殺人犯,花三十幾萬買了個死緩,外號米花糖)袁濤(盜竊犯)、譚超華、鄭坤(都是殺人犯、無期)、彭化明(吸毒犯)。惡警黃利平對牢頭說:「這是煉法輪功的,好好收拾他」。牢頭一得到惡警指使,就對謝吉甫開始了迫害,用他們的行話叫吃幾道菜。

一道菜是「乾煸四季豆」就是用牙刷夾在指縫裏,把手指尖捏著,牙刷使勁絞,直到絞得流血,肉都絞爛了才罷休。結果謝吉甫的手都全部感染化膿,幾十天後才逐漸好了。

還有一道菜叫「滴水觀音」即冬天把衣服全扒了用盆子從頭往下澆水,一邊澆一邊用塑料刷子刷,一邊用扇子扇(所謂開空調)。凍得謝吉甫發抖還不算,刷了四五十分鐘,直到把背刷的冒血珠才停手。

還有「燉蹄花」即人坐直靠牆,然後兩人按住肩膀,四五個人穿上皮鞋、膠鞋輪番站在大腿上踩。踩得謝吉甫的兩腿全是青紫色。

「白菜湯」即人坐直靠牆,然後兩人一人抓一條腿掰成一字型。

還有「考空軍」即右手撐地,左手從右手外穿上去,抓住右耳轉圈,直至轉暈倒地。

「栽三角樁」即頭和兩腳著地手要飛起來。

「打穿心蓮」即背靠牆,用拳頭去打左右胸。

「背母雞」即雙手著地成弓型,用肘去打背部,使腎臟受損,以至於尿血尿。謝吉甫尿了五十多天,後又斷斷續續的又尿了十個月。

謝吉甫不屈服,惡人們就叫謝吉甫罵師父、罵大法。謝吉甫不罵,他們就用煙頭燙左右手指、手臂、胸膛。燙了還不服,牢頭就說:「你煉法輪功,老子整死你」。然後那五個人又開始暴打,把謝吉甫左臉頰打裂了,流血不止。直到五人打累了,打不動了才住手。

看守所所長楚大成多次指使殺人犯迫害謝吉甫。牢頭羅培華(米花糖)不敢打了,是因為他遭到惡報,自上次打了謝吉甫之後全身關節疼痛。他就指使袁濤、譚超華打謝吉甫。四十幾天中每天白天只讓謝吉甫睡兩個小時的覺,晚上不讓睡,美名曰「值夜班」。白天還要洗廁所,要提幾十桶裝幾十斤重的水沖,一天下來累得腰都直不起來。

惡犯還搶走了謝吉甫的皮衣、褲子、兩件羊毛衫、一雙皮鞋、一床雙人床單、現金1145元。以至謝吉甫冬天光著腳,只穿一件單衣、一件襯衣。

二、在德陽監獄受到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謝吉甫被非法判刑五年,同年八月一日送到德陽監獄。在德陽監獄,他們天天來強行洗腦轉化,沒有達到目的。二零零五年他們要謝吉甫照像,謝吉甫說我不照,我沒有罪。三月十八日又開始迫害,四監區惡警蒲東說謝吉甫喊冤,嚴管大隊長獄警塗銘、惡警教官陳平對謝吉甫又打又罵又踢。謝吉甫說警察怎麼能打人,他們就指使惡犯蘭偉等三人把謝吉甫反銬,推往禁閉室嚴管。惡監區長曾貴福不發被蓋,體罰謝跑步,一跑就是二百圈。一天只准吃五兩米,八十天中只有三天吃飽了,只准洗了兩次澡,一身臭烘烘的。八十天後魔鬼監區二監區的管教周健文問後不後悔,出去還煉不煉,謝吉甫說肯定煉,這麼好的法怎能不煉呢。

自從進了德陽監獄,一直就有兩個惡人包夾謝吉甫。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轉到另一魔鬼監區五監區。四月初,五監區惡警李衛東誹謗師父和大法說:「你們煉功是造反,搞政治,反對共產黨,整死你是為共產黨除害」。他們天天放誹謗師父和大法的錄像,又威脅說要打死謝吉甫,整瘋謝吉甫。然後新一輪的迫害又開始了。

惡警廖波、肖鵬在惡警李衛東的唆使下對謝吉甫又打頭又掐脖。然後四個人輪流監視,七天七夜零六個小時站著不讓睡覺,一打瞌睡就打罵,謝吉甫就絕食抗議。也是七天沒吃過飯,在那種高壓下叫寫保證,說寫了就算了,以後那些三書四書的就不寫了。謝違心的寫了一個保證。第二天他們就又叫寫誹謗大法的揭批書,謝吉甫不寫了,並宣布昨天寫的作廢。惡黨人員說不寫就不要想出去,謝吉甫被迫跳樓把腿摔斷了,額頭也摔了個六七釐米長的口子,不停的流血,整個臉和前胸都是血。醫院診斷謝吉甫的左腿膝蓋骨粉碎性骨折、右腿脛骨斷裂,膝蓋骨破裂。後來就穿了鋼針。獄醫王凱(警號:5127448)、副院長杜某(警號:5127449)檢查結果一出來他們就不給謝吉甫治療了,扔在死人床上自生自滅,只叫兩個惡犯給點飯吃,吃喝拉撒全在床上。

六月份的大熱天,一雙腿腫得老高,也不給治,看謝吉甫實在不行了,殘廢了,不得已才把謝放了。

德陽監獄相關惡警姓名職務:

監獄長:劉遠航
副監獄長:石金華
獄偵科副科長:吳有山
三監區惡警監區長:吳廷海、惡警「謝洪高、張俊、崔衛剛
三監區教官:林錢
二監區副監馬成德
二監區管教:周健文
四監區警官:李捷
四監區惡警:蒲東
五監區二分隊分隊長:趙新志
五監區惡警:李衛東
五監區惡警:廖波、肖鵬
五監區教官:龔蓊(此人尚有一絲良知),請勸善。
獄醫王凱(警號:5127448)
副院長杜某(警號:5127449)
惡警教官:陳平
惡監區長:曾貴福
嚴管大隊長獄警:塗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