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陽監獄迫害大法學員的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四川惡黨的德陽監獄位於川西壩德陽市黃許鎮,又叫德陽九五廠監獄,是邪惡在中國的黑窩之一。

一、瘋狂掠奪、榨取、勞役受刑人

德陽監獄的監獄長馬愛軍是一個貪官,一個十惡俱全的人。馬愛軍任監獄長僅五年時間,就買了一輛三十多萬的小轎車,錢都是貪污、受賄、榨取受刑人血汗得來的。

馬愛軍與生活科長李凱麗狼狽為奸,把按規定每週供應四次肉改為三次,每人每次應為四兩肉,而實際不足一兩。因為伙食太糟,有些監區的犯人拒絕吃飯。馬愛軍就向下施壓,說「誰敢不吃就以破壞監管秩序論處」,逼的犯人只好吃。而馬愛軍每年年終都宣布全年為犯人補貼了生活費二十幾萬、三十幾萬。

還有,德陽監獄裏的商店非常黑,價格高出外面的幾倍,如外面一個幾元錢的水瓶,賣二十五元。五、六元一個的塑料桶,賣二十八元。

德陽監獄各監區的犯人「積委會主任」都必須是有錢人,這樣保證惡警「財源滾滾」。德陽監獄從分隊長到管教、教官、監區長、科長,一層一層的都在榨取受刑人的錢財,到了馬愛軍那裏,自然就「財源滾滾」了。犯人暗地裏給了這些貪官惡警好處費,惡警就給其工種上的好處、上監督崗不用幹活、減刑等回報。

德陽監獄的犯人,不僅受到惡警的經濟掠奪,還受到殘酷的勞役盤剝。因為犯人的生產效益與警察的獎金直接掛鉤,所以生產定額與日俱增,無論你怎麼幹活,都始終不能完成定額。完成不了定額,就不准收工。有些人加班到深夜十二點,有些人做到凌晨三點,還有的幹到早晨七點也沒完成得了頭一天的定額。不能完成定額,惡警就會用狼牙棒抽打,用電棍電,還要找「積委會」的打手群毆沒完成定額的人。(「積委會」一般由兩部份人組成,一部份是給了錢的,一部份是能看惡警眼色行事的,也就是惡警的打手。)

毒打之後,惡警還要給這些不能完成定額的人扣上「消極怠工」的帽子,弄去嚴管,遭殘酷體罰十多個小時,包括罰站三小時,冬天罰站在冰天雪地,凍的兩手乾裂,不住的滴血;夏天站在烈日之下,頭上、臉上、手上被曬脫皮、變花了,再脫,又變花了,不斷循環;跑步兩百圈,約二十多公里,如果完成不了,就要被惡警養的打手拳打腳踢,叫你生不如死,還有走操、面壁。僅二零零五年八月,因沒完成任務又知道將要被嚴管的犯人就有好幾個自殺的,其中有撞牆的,有用凳子砸自己頭的,有上吊的,有喝鹼水的,有跳樓的。喝鹼水和跳樓的都丟了自己的性命,惡警卻掩蓋事實真相,向外宣稱是「違規操作」和「行走不慎」而死。

生活差,勞動累,致使很多犯人面色蒼白,手腳無力。可是惡警卻不讓休息,說休息是「小病大養」。這樣把小病累成了大病,等到大病時,他們又不願花錢治,只送這些人到衛生院去,每天只給一些「去痛片」,讓這些人等死。只要人一死,就被定成是「正常死亡」送去火葬場。

二零零六年初,被送入衛生院的病犯吳奉志和邱雲亮,看見先到衛生院的犯人一個接一個的被送去了火葬場,害怕自己如果這樣下去也會和他們一樣,懷著求生的希望,他們深夜冒險越過五米多高的高牆電網,逃了出去。但很快被抓了回來,然後就給他們定罪。為了殺一儆百,惡警來了個公審,各監區都派了些犯人代表參加。可笑的是,當法官問到「為甚麼要脫逃」時,兩個人的回答都是「為了打工醫病」,法官只好繞開話題。結果是吳奉志被判死刑,邱雲亮被加刑二十年。邱雲亮知道自己活不出去,就咬舌自盡了,提前去了火葬場。

二、從肉體至精神殘酷迫害大法學員

德陽監獄惡警對犯人惡,對修煉法輪大法的大法學員就更惡,手段更殘忍。這幾年來,被打死的大法學員有李建侯、王增仁。德陽監獄惡警不許大法學員互相說話,因此還有很多迫害的事實沒有被曝光,被揭露出來的僅是冰山一角。

德陽監獄惡警對待被劫持的大法學員,除了上述的殘酷勞役外,還有精神折磨,酷刑折磨,如強行洗腦,每天強制看那個漏洞百出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的錄像,採取各種辦法逼著大法學員表態放棄修煉大法。如果不配合,惡警就將大法學員關禁閉、嚴管。

在禁閉室,大法學員被逼面壁、挨冷受熱、遭蚊子叮,經常被打。在二監區的二樓上有四間黑屋子,鐵門上只有幾寸見方的一個小孔,牆上有幾個小縫隙,一進去又黑又憋氣,惡警把大法學員弄到這個看不到聽不到的地方,任意折磨。在嚴管隊,更要被打。

有的大法學員一到二監區就被長期關押在禁閉室和嚴管隊,其中德陽市廣漢法輪功學員楊友潤就這樣長期關押了三年,由一個胖墩墩的小伙子,被折磨成了一個骨瘦如柴的老頭樣。

被非法關押在德陽監獄的很多大法學員都遭過惡警毒打:陳京西被惡警吳庭海派人弄到廁所裏,打得渾身是傷;蔣神貴被惡警曾貴福指使歹徒弄到樓梯間拳打腳踢,躺在嚴管隊的黑屋裏好幾天都起不來;李天國被惡警陳平、崔唯剛指使打手弄到廁所裏打得鼻青臉腫;陳建華被惡警張俊指使打手弄到廁所打,關在監室打……

大法學員吳世海曾被勞教所的惡警注射過毒藥,被迫害的有些神志不清。德陽監獄惡警曾貴福、陳平、崔唯剛、張俊就栽贓法輪功,大會小會上誣蔑吳世海是「走火入魔」。惡警還暗中指使惡徒對吳世海下狠手,一次打的吳世海臉部縫了三、四針,另一次(二零零六年七月)打的吳世海頭部、臉部縫了二十幾針。惡警見吳世海被打成了重傷,就佯稱打手是精神病,為其開脫法律責任。

惡警除了對大法學員毒打之外,還採各種方式折磨大法學員,如罰站、不准喝水、不准大小便等,一罰站就站到晚上十二點,有的站到凌晨三點,甚至站通宵。二零零五年七至八月,惡警黎潤民、馬成德不准大法學員鄧維劍、龔官雷上廁所,通宵達旦的罰站面壁,硬逼他們寫不修煉的「三書」。

惡警吳庭海曾多次在大會上公開表示,對待法輪功學員就是要比對任何一個殺人犯還要壞。他給每個大法學員派兩名「監督」,既不准大法學員互相說話,也不准大法學員與其他任何人說話。二監區的惡警崔唯剛甚至要求「監督」連大法學員間見面後點一下頭、眨一下眼也要制止。

曾經有位大法學員質問一惡警:「你們為甚麼要派這些殺人犯、重刑犯來監視我們!」那惡警回答:「他們雖然罪大惡極,但跟你們不同,因為他們能與共產(邪)黨保持一致。」

善良的中國人,你們聽到了嗎?原來那些壞人之所以十惡不赦,就是因為他們與共產黨保持一致!共產邪黨執政以來,殘殺了八千萬中國百姓,破壞了幾千年來的中華文明,使中華大地道德淪喪,共產邪黨在把人變成魔鬼!看看那些德陽監獄的惡警吧,他們的心態就如地獄中的爛鬼一樣,他們的邪惡連監獄裏最邪惡的犯人都自嘆不如。

法輪功學員的平和、善良和對信仰的堅定,成了邪惡最害怕看到的,它們看到它們的邪惡在這些平和而堅定的法輪大法學員身上不起作用,它們感到了恐慌。它們自己也知道,當邪惡不起作用的時候,也就是邪惡要被徹底解體的時候了。

善與惡的面前,每個人都在選擇,而這選擇決定著自己的未來。希望人們能了解真相,在大是大非面前,希望人們用自己的良知與理智做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