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陽監獄劫持多名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目前,被邪黨非法關押在四川省德陽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六十多人,(原來有一百多人),分別非法關押在一、三、四、五、六、十這六個監區(原二監區已撤消)。

這六十多名法輪功學員中,年齡最大的是廣漢市法輪功學員楊守明,約七十一歲。曾參加過朝鮮戰爭,還給彭德懷當過警衛員,也有二十多歲的研究生、大學生,有當過縣長、書記、局長的,也有普通的一般工人、農民,年齡一般較大,其中有些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了,只因煉了法輪功,為法輪功說了句公道話「真話」,就被中共邪黨判了十年,有的一家幾口人都被判了刑,如廣漢法輪功學員楊守明,七旬老人被判了十年,其妻子被判了九年;張萬友現年六十八歲了、被非法判刑十年,妻子被非法判刑九年;還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叫不出名字)六十五歲了,非常堅定,樂呵呵的,他老婆和兩個兒子都被非法判了刑,由此可見,惡黨做事多絕,多麼殘忍。

中共邪黨持續八年的慘烈迫害,這些法輪功學員沒有被嚇倒,他們背誦師父的經文,多數都能用自己的言行證實大法,講清真相。和人交往中,在獄中方方面面都做得比較正,使警察和服刑人員看到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是無辜受迫害的,部份警察和服刑人員了解了法輪功,有的還開始學法輪功。

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和打壓手段是殘忍的,是怕曝光的,也是害怕世人知道的。獄中法輪功學員身心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嚴重摧殘。二零零六年以前的迫害情況就不再詳談了。新調來的監獄長劉遠航,二零零七年初開始對法輪功學員實行非法夾控、強行轉化、手段血腥凶殘,對全部法輪功學員定為「一級嚴管」,給監區下所謂「轉化指標」,在服刑人員中挑那些在社會上最壞的殺人、強姦、帶有黑社會性質的,作為夾控人員。由兩個夾控人員夾控一個法輪功學員,給夾控人員每人每月加0.5分,相當於三至四個工作日的分,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由「610」管理布置),交給他們的任務中,對於不按規定「轉化」的,可以採取任何手段。白天奴役時,法輪功學員同其他服刑人員一起幹,除了吃飯,一有時間,其他服刑人員可以休息,法輪功學員就被罰站、頭頂牆、不許休息、甚至被拳打腳踢,有的夜裏兩三點了都不准休息、手段卑鄙下流,惡人還不許其他服刑人員觀看。

一、二、三、四、五、六、十等監區都出現法輪功學員被打傷打殘的情況,稍不滿意就送去禁閉或嚴管,如二零零六年李小波(曾任四川省蒲江縣縣長、也曾在四川省政研室工作過)寫揭露共產邪黨長期愚弄、欺騙人民的謊言,堂堂正正的交給警察後,不幾天李波受到嚴管,二零零六年下半年調到五監區。

下面是各監區的一些情況,五監區專管迫害法輪功的是陳紅(此人特別壞)。被非法關押在六監區的一大法弟子陳京西、是中學教師、堅修大法心不動,邪警拿他沒辦法,多次對他嚴管,關禁閉;一監區被非法關押了一綿陽市的法輪功學員張春寶、三十多歲的大學生,被王進這個壞人經常變換手段的折磨,經常深夜了還不准休息、雙腳 浮腫,走路都困難;原被關押在二監區的法輪功學員吳世海,師範大學畢業,中學教師、三十多歲,經常遭到野蠻打壓,長期的折磨,甚至連牙都被打掉了好多顆,最後導致精神失常,不知冷熱,失去了生活能力,後來,不知道弄到哪兒去了,目前生死未卜;十監區是老弱病殘監區,楊守明老人就被關押在這兒,邪警說他,他解釋了幾句,惡警就以頂撞幹警為由,將楊守明關了15天禁閉,有些服刑人員不理解的問:上朝鮮立功流血的老革命了,都不放過,還講人性化管理呢?甚麼法制、甚麼和諧都是欺騙的鬼話。

個別法輪功學員在高壓下承受不了,違心的被轉化寫了所謂的「三書」,還必須按邪黨的要求去寫,邪警對服刑人員,搞欺騙宣傳,愚弄一些不明真相的服刑人員,使有些服刑人員在公開場合不敢同法輪功學員談話,更不敢明顯表示同情,生怕給他們帶來麻煩。對即將出獄的法輪功學員,惡警十分害怕,生怕把獄中情況帶出去,更不用說筆記本之類的了,前幾天就要嚴密監視,離開時仔細搜身,有的甚至連內褲都要脫下來檢查,被關押在三監區的周某某離開時,就把內褲脫下來檢查。

法輪功學員入監獄時,邪警在「610」的授意下,強行扣壓了《起訴書》《判決書》,以你們拿到沒有用,等出獄再給你們,到出獄時,以種種理由不給,問你要到有甚麼用,惡警崔維剛(「610」主任)曾惡意污衊說「你們這些法輪功,拿起訴書、判決書去複印,到處去張貼,攻擊黨和政府。」(實際上沒見到那個法輪功學員把判決書複印去張貼)原二監區區長馬某某曾在大會上惡狠狠的說:「如果發生戰爭,首先把你們這些法輪功槍斃。」

在德陽監獄有些警察心目中,根本沒有法律概念,如四監區管教蒲東經常在會上說:「我是警察我怕誰,我想怎麼治就怎麼治你,你不聽話,我三分鐘把你搞定(指打翻在地),我還說是你襲擊警察,誰敢來給你作證,叫你有口難辯。」甚麼人性化管理,甚麼依法治監,都是說一套做一套,愚弄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