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陽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陰毒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四川省德陽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手段是利用那些被判無期和死緩的黑社會分子給惡警做打手,用最壞的壞人來迫害最好的好人。

由於大法弟子不斷的揭露邪惡的迫害,二零零六年五月,原德陽市監獄長馬愛軍被雙規。幾個月後,即九月二十四日,德陽二監區入監隊洗腦班徹底解體,現在與八監區合併組成「生產大隊」強迫幹奴工。目前邪惡的囂張氣燄雖得到一定的約束,但迫害依然如故,只是轉為更隱蔽。

新上任的監獄長叫劉遠航,他在監獄中私設刑床,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至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將非法關押在三監區的大法弟子魏斌戴上手銬、腳銬,把他仰臥綁在刑床上進行迫害。每天只允許他「方便」四次。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三日,二監區入監隊非法關押了六名大法弟子,他們是何遠超(成都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十年),羅曉星(攀枝花大法弟子,被非法判九年),涼山州大法弟子耿德欣(被非法判九年)、陳京西(被非法判八年半)、龔文友(被非法判八年),龔官雷(攀枝花米易縣大法弟子,被非法判七年半)。被綁架入監後,何遠超、羅曉星、龔文友說,我們不是犯人,拒穿囚服,結果均遭毆打。二監區惡警崔唯剛在強迫羅曉星穿囚服的過程中口罵粗話,並打羅曉星耳光。羅曉星還因此被非法關押到當時二樓的所謂「監督崗」房間內,遭惡警暗中指使的綿竹無期罪犯王成(現在德陽市監獄六監區)的毒打,企圖強迫羅曉星認罪。他們還將大法弟子用不乾膠封住口進行毒打、體罰(從早上六點罰站到第二天凌晨兩點左右)、曝曬。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日左右,這六名大法弟子拒不唱惡黨的「改歌」 、不背所謂的「規範」,被惡警體罰──繞二監區外面「軍訓」大操場跑五十圈、一百圈、二百圈等,反覆迫害。何遠超為了反迫害,以頭撞牆昏死過去(註﹕儘管是反迫害,這種做法是不在法上的),惡警卻對何遠超「嚴管」兩個月,即每天上午六點至八點三十分罰站「軍姿」兩個半小時,長跑八十圈;下午罰站「軍姿」一小時,長跑八十圈。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中旬,惡警對比較堅定的大法弟子又進行了新一輪的迫害──分散關押,將何遠超、龔文友綁架到廣元監獄;將耿德欣、胥斌綁架到樂山五馬坪監獄非法關押。楊友潤、宋子明、魏斌、李成東、羅曉星、龔官雷、幹勁、許天福、鄧維健、吳明山、袁小東、陳京西等仍留在監區內遭受長期迫害。

在此期間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有:曾貴福(監區長)、馬成德(副監區長)、崔唯剛(六一零主任)、陳平、張俊、黎潤民、楊述斌、邱慎等人。

二零零五年七、八月份,大法弟子許天福、羅曉星不配合邪惡軍訓中「扶首」動作(「扶首」即兩腿下蹲,用雙手抱頭,是一種非人性的侮辱動作),而被監獄內管軍訓的罪犯盧家強(現在三監區)、曾祥俊(現在一監區)騙至一樓電視房內毒打。六十多歲的大法弟子許天福被罪犯盧家強搧耳光;羅曉星被兩罪犯毒打了一小時左右。據羅曉星說:主要是打肋骨和耳光。羅曉星向惡警楊述斌、崔唯剛反映此事,兩惡警以「你不是罪犯」為由拒不受理此事。

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大法弟子羅曉星在四監區因拒穿囚服,被賴登洲(四監區六一零惡警)和兩名罪犯(吳俊,另一個不知姓名)強行扒下外衣,賴登洲用拳頭打羅曉星的頭部、腹部,並硬將囚服套在他身上。兩、三分鐘後,羅曉星當著他們的面脫下囚服,堂堂正正的從邪惡的辦公室走出來。為此邪惡氣急敗壞,並非法沒收了他的外衣。在此期間惡警賴登洲還利用職務之便扣壓羅曉星的購物卡,以此威逼羅曉星服從他們的所謂管理教育。星期天監獄非法加班,羅曉星以他們非法扣壓購物卡為由拒絕出工。在與罪犯唐國輝(四監區特種機組長)的拉扯中,羅曉星左手臂被扯裂長達四公分左右的血口子,在羅曉星向四監區戎峰(監區長)反映後,惡警賴登洲才不得不把非法扣壓長達五個月之久的購物卡退還給羅曉星。

大法弟子羅曉星目前被非法關押在四監區特種機強迫幹輔工(每天早上八點至下午五點半左右),幹的都是違反國際人權法的活──加工生產出口服裝。承接的是對外稱作「廣穎公司」的活,再以「四川省服裝進出口公司」的名義將服裝賣往國外。惡警賴登洲利用罪犯張俊、唐洋紅兩人充當監工(每月給他們各0.5分,相當於四天的勞動分)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

四川省德陽市黃許鎮九五廠(也就是德陽監獄)郵編:618007
德陽監獄新上任的監獄長劉遠航
德陽監獄六一零主任吳躍山
四監區獄警藍福兵
四監區六一零惡警賴登洲,
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還有:曾貴福(監區長)、馬成德(副監區長)、崔唯剛(六一零主任)、陳平、張俊、黎潤民、楊述斌、邱慎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