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倫多順路勸三退的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我外出一般乘車和坐地鐵,通常帶著三退真相資料和徵簽表格。

遇到路上匆匆而過的華人,就邊打招呼,說聲「您好」,然後遞上三退資料,說「請看一下,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多半的人都會接過來,邊走邊看;如果有多一點時間的,我就會遞上三退徵簽表格,說:「您好,請您簽名支持一下三退」;如果上車身邊坐著華人,那更是很好的機會,這時候我通常以問時間為契機來主動和對方聊天,然後勸三退及講真相

幾個月下來,也有很多小故事。想起這些人海中匆匆的行人,能和我遇見也是彼此的緣份吧,我就希望能不錯過這轉瞬即逝的機緣,給他們一個給自己選擇美好未來的機會。

上車前的瞬間

一次,看到一個年輕女孩在等車,我就遞上三退的徵簽表格。對方看了一下,就表示要簽名,這時候她的車來了,大家都在往前走,她還是簽上名,和我說謝謝後才上車。

一次,我正帶著孩子在等車,我的車來了。看到旁邊有個華人在等另外的車,我就匆匆遞上三退資料,說「請看一下,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對方接過去,態度很好。我就抓緊上車前的半分鐘,問對方加入過甚麼,他說只入過少先隊,我說,我幫你用化名某某退了吧,退了保平安的。對方很爽快的同意了,我上車的時候,他還專門過來幫我抬嬰兒車,高興的道別。

一次,遇到一個留學生模樣的男孩子,看到簽名表後,二話不說就認真的簽字,退出了少先隊。簽完後,他的車也來了,他匆匆上車了。這個男孩很靦腆,時間也緊,他一直沒和我說一句話。

這樣的瞬間有很多……

超市的偶遇

有一次,我去華人超市買菜。家人在挑菜,我推著孩子轉來轉去的。看到一個中年婦女帶著兩個孩子在挑水果,當時周圍比較清靜,我想上去搭話,心裏又總覺的那個婦女看上去有點挑剔,就不想搭話了。後來我推著嬰兒車在周圍轉,那個婦女的女兒看見了,就直誇我的孩子可愛,我們因此而說上了話。還沒進入正題呢,那個婦女挑完了水果就帶著孩子走遠了,去到賣蔬菜的地方。我想,怎麼辦呢,跟著別人面子也不大好啊。於是就推著孩子漫無目地的轉,想到再跟上前去說話,心裏卻總有顧慮和壓力。後來我想不管怎樣,有緣份遇到,總該給她一份資料吧。就推著孩子上去遞給她三退資料。她接過來後,認真的看,認真的提問題。後來我講著講著,她問,我需要做些甚麼呢?我問清了她只入過少先隊的時候,就說,只要您同意,我用某某這個化名幫您退隊就行。最後她母女兩個都同意我幫她們退隊。告別的時候,還反覆感謝我說,你這人怎麼這麼好啊,真好啊。我想那是她明白的一面為抹去獸記、為退出邪黨未來能保命而感謝我吧。這時候再看這位女士,滿臉的善意,和剛才我覺的看上去面帶挑剔的她判若兩人啊。

聚會中的老黨員

受朋友之邀參加一個華人交誼舞會,我不怎麼會跳舞,也沒興趣學。就在舞廳旁邊招待來賓的茶點房呆著,我可不是想「偷吃」更多茶點,而是覺的這是一個遇到更多有緣人的地方。

先後進來七八個華人,我和他們聊啊聊的。發現他們大多數都不是大陸來的,而是東南亞和香港人,我一講中共如何不好,他們都認同。後來來了一位老先生,一聊原來他是上海人。我就說:「我在《大紀元時報》工作,您看過我們報紙刊登的《九評共產黨》嗎?那書出來後,都有兩千多萬人退黨了。您是黨員嗎?」他說:「是。」我說:「您也趕緊退吧。」他說:「好的,我知道,我知道。」然後就又進去跳舞了。在舞會快結束的時候,他走過來問我的電話號碼。我想他一定是想退黨吧,一聊果然,他退黨退的很痛快很開心,而且我都沒和他講為何要退的道理他就同意了,看來明白人還真不少呢。

臉色陰轉晴的基督徒

在汽車站看到一位女士,我遞給她三退資料,她不接。我就和她講,她說她不退,因為她是基督徒。看到她有抵觸,我就和她講我修煉法輪功,所以了解基督教,因為我們師父說耶穌是偉大的神,而且提到三退保平安的著名預言《聖經啟示錄》也是基督教的。我說基督徒都是好人,向善的人,我們不反對基督教。她聽後就很高興的說,我也不反對法輪功。我又提到,共產黨講無神論,反對所有的有神論,還有基督教的一個著名故事《出埃及記》給人的啟示是,當神要救人的時候,也需要人明確表態才行,現在三退就是人們的表態,等等,我又給她看我的簽名表格中那些同意三退的基督徒。最後,在她臨上車之前,她很高興的同意三退。其實大部份人的內心都知道共產黨不好,尚未退的可能只是有些小顧慮或疑問,當這些問題解決後,他們都很樂意遠離中共。

越南華僑眼中的共產黨

好幾次在車上遇到越南華僑,和他們聊起來發現他們都很反感共產黨。有一位女士說她的父母就是為了逃避共產黨才從越南背井離鄉來到加拿大的,因為越南也是共產黨統治,她的父母很害怕。有一個老先生說馬列和共產黨的本質就不好,搞暴力革命和殺人,和我們中華傳統文化格格不入。另一位先生說起共產黨幹的壞事及邪惡都深有感觸,不斷點頭。

眾生百態

態度不好的人偶爾也會遇到。有時在路上對方聽到我說「你好」,就伸出手來準備接資料,但是一聽到是有關三退的,馬上手又縮回去了。我發資料前都告訴對方是甚麼資料,一來是不希望浪費資料,二來是即使對方不要資料的,他也至少聽到了三退保平安這一重要信息了,也是為他最終能得救做鋪墊。有的人一聽到三退,馬上搖頭,說不感興趣,這時候一般還可以和對方說上幾句話。也有受中共毒害很深的人,有的人一聽說大紀元都馬上跳起來,走的很遠;有的人一看簽名表就馬上搖頭說不感興趣,並且對於我接下來想說的話都一再強硬的制止,不讓說。遇到這種情況,我有時候會感到很沮喪,心裏很不舒服。我知道這是慈悲心沒有修出來的緣故,沒有為對方不能得救而惋惜,而是為自己受到冷遇而難過。

人心是救人的障礙

人心也是我很多時候錯過開口機會的原因,當時就能感覺有執著、怕心或觀念阻礙著自己,以至於心裏不想說,還找客觀原因作藉口。記得有一次在十字路口,我給了一位先生三退資料,他也接過去看,邊看邊等紅燈變綠燈。這時候,我想上去進一步勸三退,但是又擔心時間太少,三言兩語如果說不通,被他拒絕還不如現在這樣好呢,而且紅燈隨時可能變綠燈,而使自己的努力白費。其實這是自己執著於面子的心和怕失敗的心在作祟,覺的現在他接了資料,發資料這一步算是成功了,怕下一步被拒絕、不成功。其實我心裏明明知道,也嘗試過,如果遇到很明白的人,三言兩語就能勸退,當然一般的人需要更長時間,但是我卻因顧慮自我而不願意多做一下嘗試,多給對方一次機會。有時候在公車上,旁邊坐著華人,我卻感覺自己狀態不到位,想晚些開口,先發正念,其實是個藉口。公車上同路的時間很短暫,有時自己最後開口後,還沒聊到正題對方就下車了。我想師父給安排的機會,和常人相遇的時間,無論長短,都是有道理的,不是偶然的。有時候一些時間看似很短,只要抓住,也能勸退一個人,但是如果自己因為怕心和顧慮而拖延,可能就真的造成時間不夠而遺憾了。

個人修煉體會,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