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樂樂勸三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七日】對於講清大法真相、勸世人三退從而救度他們,師尊在這方面講了許多的法。我想在這與同修交流一下我個人在這方面的一些認識和做法。

很多時候我會開門見山的講,這種辦法一般多對於中年人。因為這一年紀的人多對社會形成了很強的社會經驗且希望在人中有所作為,在人中的名利情中撈取一定的好處。與他們相遇,他們在你眼前一個特殊的舉動或是一句話,多是師父的點化,這時應該抓住時機,正念強大、心態純善的和他說說笑話,告訴他挺可靠的親戚或是有一定地位、權威的人士見識的海外法輪功的詳情,比如講國外的親屬朋友所見國外電視告知腎病、肝病、眼角膜患者等慎到中國去做移植手術;朋友到國外打工,一下飛機看到的大型電子屏幕播放的「自焚」栽贓案內幕;自己的親戚是某大城市的主治醫生,對於大面積燒傷的人如何處理等;高致命禽流感的變異對於未來人類的影響等。

上述這些如果對方聽的入心,如時間充足應順理成章的講下去,講三退大潮,這時可以很關心的告訴對方:不知你退了沒有?因為這關係到你的生命的大事,我們相見就是緣份,所以我得告訴你。然後話鋒一轉,問:大姐(大哥、大叔等稱呼),你貴姓?你是不是曾經入過黨(團、隊)?在前面交談的氣氛中對方一般會告訴你他(她)是甚麼情況和姓氏。然後我就根據他(她)的姓,在後面加上一個或者兩個字,幫助他(她)退出,對方一般會在歡樂的交談氛圍中愉快的點頭答應。可以告訴他(她),名字無所謂,關鍵是人心,我們是退給天看,因為天要滅它。咱老百姓手中就連一支雷管、一枝獵槍都是違法的,誰能滅它,是天要滅它,那可能就是瘟疫或是其它大災難呀。

最後可以再站在第三者角度上說:我覺的法輪大法教人向善,教人道德回升、做好人,這本來就沒有錯,是很高的道德修養,哪朝哪代不讓人做好人?對方會非常贊同。走時,你握握他的手,祝對方平安吉祥,對方會非常高興接受,同時再一次確定它是不是願意退。

講的過程中注意自然、平穩、圓容。對方在和你談話中可能說出對邪黨的認識的不好的一面和好的一面,當然他(她)認為好的一面我們可以根據《九評》、《解體黨文化》來破除它,這就需要同修認認真真的看透《九評》、《解體黨文化》、大法真相以及同修交流的一些經驗等等。

對於在這一過程中遇到的說「我甚麼都不信」的人,從我們心裏分清並在談話中告訴他(她):這不是你說的,因為這是邪黨無神論造成的,人先天都是純善的,是被無神論洗腦了。你想一想,「真、善、忍」既然是很高的道德修養,那麼也就是做人的根本,如果不信「真、善、忍」好,不相信善惡有報,如果人做了壞事有好報、做好事有壞報,那社會就會越來越墮落。再說回來,我們不信「真、善、忍」是做人的標準,那我們怎樣教育後代呢?能教他出門殺人放火嗎?當然不可能吧!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再不相信神、佛,再怎麼經過共產黨無神論的洗腦,可是在天災人禍面前,人往往還是潛在的希望有高於人的高級生命,比如神、佛來保祐自己,沒聽說誰找一個「三代表」或是「八榮八恥」來掛在脖子上保祐自己,你說是吧!

說到這兒,一般生命都會發自內心的笑了。我們可以接著說:我們見面是緣份,把這是說給你聽就是希望你在這場即將到來的大瘟疫中平安、保命,為你好,你說是吧!其實我們都有明白的一面,知道共產邪黨不是甚麼好東西!講到這,一般也都會退出,眾生在愉快中接受真相。

對於年輕人講真相,我們一定得盯準他們的好奇心理,不能在沉悶、說教中將三退。和他們快速形成一個行列很重要,要善於觀察。和他們接觸時間可能很短,但我們用在大法中修煉出來的洞察力關注他們微妙的變化反應,應該很快就能救度他,有時候幾句話就行。舉幾個抓住切入點的例子:

一、看見一個說話帶著東北口音的小伙子在面前,一走一串鑰匙啪的一聲掉在地上,給他拾起,他高興的謝謝,我用一種老朋友的口吻說「還用嗎?」他又笑了。跟他走入他的店門,看見小夾縫(兩高樓之間)門頭房賣的是性保健品,心中一絲不快,但馬上歸正,要救度一切眾生。我說「夾縫中求生存,多好啊!甚麼時候咱也開個大一點的陽光明媚的店鋪,那時啊,陽光明媚的店鋪裏站著一個陽光男孩,多好!」

他聽的神采飛揚,「那得……」,「那得共產邪黨解體了……」,他說「對啊!,沒有了貪官!」

「三退保命的事聽說了?」「沒有!不知道!」

「人都說用筆名、化名退黨、團、隊保命,天要滅邪黨了!你沒有看到高致命禽流感?你這個歲數一定是個團員,退出保命,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那得退。」

「你是東北人?」,「是啊!」

「啊,東北人了不起,出了個法輪功李大師,把法輪功傳到全世界……」看出他很自豪,講完大法真相就走人,走時大聲說「祝你平安!」

二、因為買壁紙刀走入一個商場,一個包租的櫃台業主告訴那邊的櫃台上有,我們走過去,賣壁紙刀的小伙子一下子消失了,又突然從貨攤中鑽了出來,我連忙裝作吃驚的說:「啊,你幹甚麼,你會土遁嗎?」他呵呵的笑了,大家都笑了。

我說:「你要是被江澤民蛤蟆看到了,非得定你個邪教名字,你沒看見法輪功講善,講神佛,江都憎恨的定了個×教嗎?」

他說:「是啊,江吃飽了撐的。」

接著隨著切入點往下講,當然也都夾雜了幽默的話語,引起一次次笑聲,最後站在第三者角度講大法的美好,在笑聲中祝對方平安,轉身離開。

三、乘公交車由於雙手拿著東西無法扶著把手,偶一剎車,我踉蹌著身子直倒向前邊的一群女孩子,站在我眼前的女孩子笑的非常開心,我起來也笑著走回到原位置,對她說:「笑著大叔的樣子,真好笑是不是?」她又笑了。

我說「別就知道笑,三退保命的事知不知道?」她說不知道,於是講退,同時告訴她大法好,祝她出門打工平平安安,她高興的說「謝謝!」

四、一個包子鋪的東北女孩,直接講三退,她一邊洗碗,一邊說「我不相信這些。」剛說完,自己正洗的碗的一碗水,一下子扣在自己的臉上。我一邊起身幫著找毛巾,一邊說「你怎麼不信,你看,人好好的就連一碗水都能扣在自己臉上,更何況大災大難呢!大哥是為你好,希望你能躲過這場將要到來的大瘟疫,有甚麼不好?」最後她也退了。出門在想起這碗洗碗水,這不就是大法與師父的慈悲嗎!

五、在周圍的世人都三退的情況下,我自己正想著怎麼跟一小公共賣票的大姐講真相,一下子看到她頭上的女明星照片,因是傍晚,光線暗,我指著照片說「這是你的照片嗎?」

大姐抬頭一看,笑著說「我哪敢呀,人家多漂亮,我這……」

「你看,大姐,這就是你錯了,做人首先得自己瞧的起自己,別人才能瞧起自己,做人有做人的骨氣,你別看她外表漂亮,可她內心世界誰知道甚麼樣?咱不能光看外表,咱的內心可美啦……」

她興奮的點頭,所以很自然的就談到大法教人做好人……

六、去小商品市場買醃菜,店員小伙子,在我購買醃菜的過程中,突然拿起我的手,愣愣的看著手錶:「大哥,這表可好哩,有幾萬吧!」

我笑了,「小伙子,有首歌『借我一雙慧眼吧……』,咱看事物得用慧眼,別用肉眼,這表才三十塊,但在名人手上就是三十萬,甚至更多,但他們帶著不發光,我帶著是發光的。就像二零零一年天安門自焚,你用慧眼看就是假的,用肉眼看可能就被欺騙……」

要說的太多了,但是我們無論怎樣勸世人退,都可以把上下幾萬年、縱橫幾萬里的事情拿來講,師父告訴弟子只要能救度眾生盡為我們所用,善用,正用。因為大法弟子是當今的風流人物,是戲台的主角,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只要我們想做,師父就會開啟我們無邊的智慧,救度著宇宙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