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人的觀念 堅持打電話勸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我二零零二年得法,以前也知道勸退重要,但是總覺的我發真相材料,給警察講真相等其他事做了,也行了,這種依賴的心使我耽誤了兩年勸退救人的寶貴時間,想起來真的是很慚愧。幾個月前聽說每天有上萬個需要回撥勸退的電話號碼,急需大法弟子參與時,我心裏很急,我想這麼多眾生排隊等著我們大法弟子的救度,我不能再持續這種走形式的狀態了,我悟到這種依賴和等待也是一種私的表現。於是我決定加入到回撥退黨電話的隊伍中來。

下面我把我這段時間的修煉分成幾個部份說一說。

1)清除思想業的干擾

雖然在幾年前就開始給中共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部門打電話,但是像這種給大陸老百姓打電話我還真的是不知道如何開頭。一開始打的時候有些心裏沒底,但是一想起每天有那麼多的電話號碼積壓,也就顧不上自己的這點怕心了。雖然一開始心裏並不是很穩,但是每天打,都有人退出惡黨。

突然有一天,打了十多通電話都沒人退,我有點洩氣,同時也努力向內找。師父在《新西蘭法會講法》中說:「既然是修煉,在我們修煉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情。」遇到沒人退,我想我應該用法在更高層次的標準要求自己,我不能再像開始那幾天一樣心態不穩了。於是我靜下心來,發正念。

我找到了我的一個突出的問題,那就是思想業。我從一開始打電話的時候,就總是在跟對方說到關鍵時刻時,突然一個不正的念頭會出現在腦子裏。這個念頭就是懷疑對方會馬上掛電話。這時,我突然意識到這是思想業。前幾天一直都沒注意,以為是自己的怕心在作怪。發現是思想業後,我馬上對它進行清除。當然,這個思想業也是在我的怕心的作用下才出現的,明白後我就正念清除,第二天打電話之前就針對這些東西發正念,我心裏想即使我清除不掉你,你也不能在我救度眾生的時候干擾我。這樣想之後,打電話時就再沒有那些不正的念頭了。

對方掛了電話,我馬上再打過去,除非對方根本不接或不聽,否則哪怕是對方罵的很難聽,我也再打過去,直到他肯聽為止。就這樣,很多是第二次或第三次打電話才退的,每天都能退幾個。

有一次,給一個人打過去,掛了四次,最後他和他旁邊的朋友都退了,旁邊那位還跟我說,行,這事兒我願意做,我也當個退黨中心,我也去勸退。下回你再打給我。

2)不斷向內找使自己的場更加純淨

打電話中碰到有人罵我的,我就向內找,我想如果我的場真的那麼純正的話,他就不應該能罵出這麼骯髒的話。或者說他為甚麼這麼罵我,可能我這方面有不明白或者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慢慢的就沒有人再罵了。

3)去掉有求之心和歡喜心

有一天我又打了十多個電話都沒有人退,但是我這次知道一遇挫折就往後退也不行,再說也不能有求數量之心,只要他聽到了,就是在幫她清理那些不好的東西。所以我發發正念,再接著打,我感覺到一種強大的場在把接電話的人包圍著,我說出的話也好像是飄著出去的。嘴在自然的講著真相,腦子裏想著一定要救了他。那種感覺非常舒服。

之後打的十個電話,退了五個,差不多入過黨、團、隊的都勸退了。到第六個退的時候,我已經聽到他說同意了。這時我突然有一念,「這回我可破了紀錄了,每次最多退五個,今天破了紀錄了。」念頭一出,我馬上意識到這是歡喜心,趕快否定。但是已經晚了,也就是這一秒鐘的一個不正的念頭,對方馬上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說:「不行,不退。」隨即就掛斷電話。我之後再打電話對方都不接了,我心裏非常難受。師父在《轉法輪》裏說:「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這回我可是有了深痛的教訓了。舊勢力以「為了讓大法弟子鍛煉成熟」為藉口,不惜毀掉眾生。我不能再讓魔鑽我的空子了。

4)去掉對睡覺的執著

過了兩個星期,我家的樓開始整個裝修,噪音非常大,我根本聽不清對方在說甚麼。於是我就決定第二天早上五點鐘開始打電話。因為我很執著睡覺,所以這對我還真不容易。沒想到第二天起來一點都不困,但是坐到電腦前怎麼發正念都上不去拿號台。我知道這是干擾,但同時睏意也上來了,就想,算了還是先睡覺吧,明天再說。這個念頭一出,我馬上就想起了師父在《美國首都講法》中說:「正法的整個過程是最珍貴的,這就是宇宙的一切,是最了不起的事情。正法這個過程就很主要,所以不能任由舊勢力參與。」我知道師父在點我,不能放棄,不能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於是我就試著用另一台電腦上拿號台,成功的上去了。就這樣,我順利的打了二十通電話,退了好幾個。一直到施工的噪音開始我才被迫停撥。

打完電話後,我馬上開始腹瀉,瀉出的都是黑黑的東西。連著瀉了四次。我知道這說明我這一關過好了,師父又幫我清理身體了。

5)正念足,智慧來

在打電話中,我發現只要我心態穩定,不急不慌,沒有答不上來的問題。有一次,當我說到「天滅中共」的時候,接電話的女士諷刺的說:「你生活在甚麼時代呀?」言外之意,都甚麼時代了還信這種迷信的東西。我和緩的對她說:「甚麼時候呀,不也都有神佛預料災難的發生嗎?甚麼叫預言呢?預言不就是能夠預示到將來要發生的事嗎?很多預言不是也都變成現實了嗎?那您說能講出預言的人能是普通人嗎?還有為甚麼這麼多部預言中都提到了中共滅亡的大災難以及為甚麼會在幾年前發現了那塊天然形成的『中國共產黨亡』藏字石呢?哪有那麼多偶然和巧合呢?」

之後我又跟她講了一些國內國外的形勢。那位女士聽完後想了想說:「那好,我也退。」我說,你旁邊好像還有一個孩子,他戴紅領巾了嗎?她說:「他戴了。你幫他退了吧。」我說那您可要徵求他的同意,每個人都要自己同意的。她說,行,我告訴他。

6)勸退後,讓對方把消息再傳給別人

一次打電話到北京一所大學的學生宿舍裏,是一個東北學生接的電話,一開始的時候他口氣很強硬。也不相信我是海外打的電話,認為我騙他。還用他磕磕絆絆的英文問我說:「Can you speak English with me?」意思是你能用英文跟我說話嗎?我知道他是在試探我,於是我就用英文跟他說:「現在退黨是個很重要的事,我打長途不是為了教你英文,就是幫你退黨的。」

他聽後說,看來你的英文還不錯,我相信你是在國外。之後他問了我很多問題,我都一一作答,最後他說「我跟你說話就想起了春秋戰國時的一位雄辯家。你很善於辯論。」他還說:「我少先隊、共青團都是第一批入的,當時還很自豪。我聽你說完之後我的想法都變了。我這馬上就要申請入黨了,但是就衝你剛才跟我說的這番話,我這黨也不入了。」

然後他還表示願意跟我在QQ上聯繫,得到突破網絡封鎖的軟件。還可以傳給別人。然後還問我「我是不是你打過電話裏第一個態度這麼好的?」我說,那倒不是,有的人聽我講完能落淚的。他說,那我想當第一,我說,那你也是第一了,我跟你打電話時間最長了,都快兩個小時了,這應該是第一。他聽後高興的笑了。

7)堅持讀法、背法,不斷提高自己

我知道只有更好的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做好講真相勸退的事。在這期間我堅持每天讀一講《轉法輪》,煉一個小時的功,讀至少一小時的經文,有時再背幾段法。我發現我的提高是飛速的,就連我本來急躁的性格都收斂了許多,說話都變的溫柔多了。連常人都說:「你的聲音真好聽。」我再也不像以前那樣嘴反應比腦子還快了。很多時候都能在說話前想想這話中有沒有人的執著,會不會傷害到別人。

我能明顯的感受到法在更高的層次上有更高的要求,而我也在正法修煉中努力的跟上法對我的要求。在這過程中有苦亦有樂,但不論是苦是樂都是我勇猛精進的動力。

師父在《美國首都講法》中說:「別看現在人類的現實狀況怎麼樣,也別看邪惡怎麼猖獗,來在這個世界上的人都是等著你們救的!所有出現的不好的事情,都是對大法弟子增加威德的考驗。」願我們牢記師父的教誨,不辜負我們的史前大願。走好我們最後的每一步。

以上是我這兩個月來打退黨電話的一點粗淺體會,如有不當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儘管在我寫這個體會之前,有幾位同修都建議我寫出來,但是我還是拿不起筆來,因為覺的自己離那些兩年前就開始勸退的同修比起來還差的太遠,而且也不想因為一點成績就顯示。在寫此文當中,我悟到了「怕執著的執著」的法理,另外,我一邊寫一邊清理顯示心,歡喜心等等人心,只想著能與同修共同精進,走好正法的每一步。所以整個文章很快就寫出來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