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家交流我勸三退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我真切的感受到了救度眾生的緊迫,同時我感到只要我們心中懷有救度世人的願望,師父和眾神會把有緣份的人推到我們的面前來。他們或是打聽路的,或是租房子的,或是收廢品的,甚至是不認識的世人的一個微笑,一次偶然的碰撞,一聲打錯的招呼,我都不放過,那都是世人明白的一面發出的求救信號。當然,在這一過程中我也時常暗暗告誡自己不要執著三退數字,順其自然,不走極端。

有一次,我一上公交車便看到司機兩眼直勾勾的盯著自動投幣箱,我甚感奇怪,就問他:「你在幹甚麼?」司機出乎人意料的說:「我在想怎麼把錢箱撬開,弄到更多的錢。」我一聽便知道這個直接真實的暴露自己想法的司機就是師父演化來給我向全車乘客講真相的配角。果真在我放下所有的人心雜念,大聲的和他一問一答中,巧妙的將邪黨的醜惡、九評的問世與退黨大潮、法輪大法的世界洪傳以及自焚的謊言告訴了全車廂的人。當然開場白主要是大法洪傳、福益社會的展現,我告訴他剛才想撬開投幣箱的這個惡念不是他本人真正的思維,告訴他如果放下這一惡念,他將會得到很多人生的福份,告訴他只有惡黨才是靠打砸搶過來的…… 。雖然這次沒有直接勸「三退」,但是為這些生命在以後被大法弟子救度奠定了基礎。

我把自己在做三退的過程中的經驗總結了一下,主要是針對不同的人群從不同的角度如何入手講真相勸「三退」。大致分以下 4 種情況:

第一種:在講真相的過程中當遇到有別的宗教信仰的人,如基督教徒,我是這樣做:首先發正念解體操縱和干擾這個生命得救的亂神;然後從他們對耶穌的執著這塊講,我就講古羅馬帝國皇帝尼祿迫害基督徒最後招來四次大瘟疫的經過;講猶太人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罪業累及他們的子孫後代以致到他們現在還沒有自己安定的家園;講最後的晚餐耶穌指認猶大的事等,最後我會說:「你們都知道耶穌講過一句話:神還會回來的。那麼神是千變萬化的,神再回來就一定還會用耶穌的形像嗎?你們可知道法輪大法已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大法著作被翻譯成了三十多種語言在世界發行,人有那麼大的本事嗎?人沒有。最後講出惡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慘無人道,引出天滅中共,三退保命。大多數人都能認同大法,退出邪黨組織。

第二種:講真相的過程中會遇到說我們是參與政治的人(特別是受邪靈控制的老黨員),我通常這樣做:首先也是正念解體他們背後阻擋眾生得救的邪靈,然後把師父的經文《再論政治》背出來,這樣一背,把大法的威嚴與慈悲打給眾生,讓眾生背後的邪靈因素解體的更快。

我們還可以引用師父《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答弟子問時講的:「是中共在對它有利的時候鼓動民眾要「關心政治」。特別是「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大家都知道,那個人被說成是「政治上落後」,這就是說這個人「思想落後了」、「不關心政治」。可是到惡黨感到威脅的時候哪,你參與政治你就是犯法。它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破除人對「搞政治」的誤解。

還可以提問常人:中共的各級政府官員,哪有一個是你投的票?你有參與政治的權利嗎?在中國,只有當法院宣判某人被判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時候,中國人這才知道原來作為一個中國人居然還有政治權利。現如今老百姓家裏私自存有炸藥、獵槍、子彈的都屬違法,誰還能參與政治反共產邪黨呢?可是再看看共產惡黨執政五十八年,雙手沾滿八千萬無辜人民的鮮血,這無邊大罪,老天註定要滅它。這真是人在做,天在看,人做惡,不可活。這是定數。我們修煉人只是在做慈悲救人的事。在這過程中,正念要足,不被對方的任何不好的因素帶動,不執著結果。

第三種:最近看完《解體黨文化》這本書,我對於給有較高收入的離退休老幹部、教師、軍人等講真相又有了新的認識。我們可以把台灣大學教授明居正的話用上:如果一九四八年南京國民政府沒有被毛推翻,如果中國人沒有經過中共的肅AB團、延安整風、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屠城、鎮壓法輪功,加上中國人的勤勞、智慧,中國到現在每個人都是大富翁了,中國的GDP在全世界會佔第一位。所有退休的老人包括您的待遇遠遠不只二、三千元錢,而是上萬元,能與台灣民眾的工資媲美。這樣看來,你的工資不是共產邪黨給你的,而是你自己創造的剩餘價值,並且這剩餘價值被不勞而獲的邪黨貪污了一大半。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不急不躁,理智清醒,把正念打給眾生,同時因為我們看透了《解體黨文化》,從內心裏破除了黨文化的邪靈因素,對應的眾生在我們的語氣、善心加上明晰的道理中就能獲救。

第四種:由於大法弟子堅持不懈的講真相,有很多人或多或少的了解了一些大法的真相,對這樣的人我們可以因勢利導,再拉他們一把,進一步把真相講清。

今年年初我換了一家新單位,在給單位的一位女同事三退時,她提到她們村家家戶戶都接到過真相材料,她爹看完材料後當時就想到村委會去退黨,是她把她爹攔住了。一問這位女同事還是個黨員,我把她給講退後,她主動讓我把她爹她媽的黨團也給退了,並說她會告知二位老人的(在她家老媽聽老爹的,而老爹又聽她的)。也是這位女同事三退後不久大白天遇到了一起車禍,她被一小轎車掛出去二十多米遠,除了兩腿擦傷外並無大礙。說來也巧,那天她和肇事司機一起往宿舍走的時候恰巧讓我碰上了。她跟我說了大概情況。肇事司機是個小伙子,一臉的不安,正準備和我的同事到宿舍收拾點東西好到醫院去檢查一下。於是,我當著小伙的面對這位女同事說:人家肯定不是故意撞你的。今天小妹你要是能在這一件事上做到寬容大度,你就是好樣的。況且大哥我已經給你做了三退,你想還會有事嗎?女同事馬上說大哥我知道,要是不三退,我今天可能就沒命了,不過你看我的腿都擦破了,我今晚還要出差呢。我笑著說沒事的,該幹甚麼幹甚麼。這過程中那小伙一直用感激的目光看著我。於是我又對小伙說:今天你碰到這件事,如果我小妹沒三退的話結果真不可想像,咱開車的真的注意了。老弟你知道三退保命的事嗎……最後講完小伙爽快的同意三退了。當天晚上這位女同事也順利的出差去了。

這是能聽進真相的,也有抵觸的,有人會說三退是法輪功搞的如何如何,我們可以接著說:對呀,法輪功不錯啊,他們為甚麼告訴你真相,不就是為了你好嗎?你看看當今的人有幾個是為別人著想的?咱也別管誰說的,對咱有好處的就該照著做,聽人勸吃飽飯嘛。對於其中比較含蓄或有所顧慮一類的人,我們可以主動一些,為他們起一個好聽的名字,然後微笑著對他們說我們今天碰面也是緣份,我就用某某某這個名字給你退了吧,這樣咱就和惡黨隔開了,到時候不管發生甚麼樣的瘟疫或災難與咱都沒有關係了。臨走時和對方握手道別並祝他(們)平安吉祥。一般都會說謝謝,如果對方不反對我們就可以給他們三退了。

以上是我自己在做三退中的一點心得,寫出來與大家分享,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