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一個退一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師父安排一個個的人到我身邊,我講一個退一個。師父的法身就在我身邊看著我講。我不斷的總結經驗,勸人退黨的效率不斷的提高。在救度眾生中,我忘記了嚴寒酷暑,忘記了疲勞。這半年,我勸退黨的人數已達千人以上。

師父說:「現在的人是很難救了,你得符合他的觀念他才願意聽,你得順著他的心講他才願意聽。也就是說你救他還得有個救的條件。」(《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個人的體會是,一個學校的好老師要想把學生教好,首先要備好課,把講課的內容理解深,背熟,才能育好人。而我們是在救度眾生、在救人,我們的責任比學校的老師更大!因此我每天講退黨回家後不斷的總結,不斷研究,根據不同的人不同的情況、 年齡、工作職業、家庭學歷等理智、智慧的去講。

做好救度眾生的事 ,最基本的一點是信師信法、正念要強;另外還要想想怎樣去講才能說服對方,效果好,高效率,加速惡黨解體的進程。我在單位以外講退黨超過千人,無一人舉報;在本單位講,僅一人舉報,也是因為我沒在法中講,被邪惡鑽了空子,不過在師父保護加持下和同修發出強大的正念下,鏟除了邪惡。

每當遇到要講真相的人,我常常面帶笑容,說:經常上山啊!對方:常上山;當遇到年齡較大些就問多大歲數啦?對方說:六十多歲啦!我說,貴姓;回答之後,我說你看我有多大歲數啦,對方說:六十多歲吧?或說五十多歲,我說我今年七十五啦,對方都說不像不像,身體真好啊!我們都是幸福晚年啦!對方高興了,由於氣氛很好,馬上轉到主題,我問你點事可別介意,對方說你說吧。我問你是黨員麼,他說「是」,我說:現在窮的窮富的富差距越來越大,貪污腐敗,還有甚麼共產主義啊!他往往根據社會現實情況談,我說天滅共產黨,江澤民三個代表,他兒子發國難財變成了億萬富翁,他代表誰,把上億人學員打成邪教,共產黨在中國殺了八千萬人。到天滅××黨的時候了,誰是共產黨黨員,要是不退,到滅××黨的時候就和這個邪黨一起完蛋。中國有句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們應該過幸福晚年得到福報,為了保住你的命,給你起個化名把黨退了吧,如姓氏就叫張富善吧,你心裏記住。他同意後告訴他到天滅共產黨時你解脫啦。大部份能接受,當對方說不是黨員、團員、隊員時,馬上轉移話題寒暄幾句再見,救人要緊。

一次遇到一個年輕人問起多大歲數啦,他說三十二啦,我說你看我有多大歲數,他說六十多歲,我說我七十五啦。他說不像不像,身體真好,我說我看你這麼年輕有禮貌,我告訴你我是學法輪功的,你做甚麼工作的?他回答說是防暴工作的,我說你是警察。他說是,我說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你要對法輪功學員不好,要遭到惡報的,他說我也不願意幹啦。我說你肯定是黨員,他說是,我就把天滅中共,黨員不退掉,天滅共產黨時候就和共產黨一起被淘汰掉,給他勸退了,他十分感謝,握著我的手,使我深深的感受到師父說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在給單位一個人講退黨時,我認為曾給他兒子當過一年中學教師,他肯定能退黨,因而在情的帶動下,極草率的和他講勸退的事,被邪惡鑽了空子,他立即向單位告了我,並同時向派出所舉報了我,派出所研究方案怎麼抓我,我有了思想準備和同修一起發正念鏟除邪惡。在事情發生第二天,派出所和單位向我家打電話,首先顯示是派出所打來的,我默念:請師父加持把鞍山市站前派出所另外空間所有的邪惡,黑手爛鬼及共產黨邪靈和中共惡黨的一切因素全部定住,一個不能讓他跑掉,把我的功能打開,用我強大的功能法器,用強大的法輪打出去,解體邪惡,鏟除邪惡。當然還有同修共同發正念。在師父加持和保護下,另外空間的邪惡都被清除了,派出所再也沒有給我打電話。

這件事使我深深的感受到,有多強的正念就有多大的威力,及集體大法弟子整體發正念的強大作用,更加使我們體會到我們的恩師無時無刻都在呵護和加持我們,只要我們正念強,我們在講真相中就不會出現不安全的問題。

今天大陸大法弟子在惡黨嚴重的迫害下,師父把救度眾生的這麼大的重任交給我們,相信大陸大法弟子能夠完成,使我深受感動,使我在退黨過程中增添了無窮無盡的力量。明白自己的責任重大,我一定把勸退黨的大事做到更好,不辜負師父對大陸大法弟子的重託和希望。

自己的一點經歷和體會,事情談的不深,講的不透,請同修幫助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