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家鄉機關打電話勸三退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

修到不動心

打電話勸三退是很好的修煉過程,也是艱難的過程。剛開始的時候,遇到罵人的就會動心。時間長了,對方說啥也不動心,退與不退也不動心,只是一心為他們的未來著想。有時候遇到有的人本來快要同意退,後來又後悔了,也只是為他惋惜。現在可以做到百分之八十不動心了。我也感覺自己付出多少,師父就會幫助把那些不好的物質拿掉多少。

我的口才不好,但是覺的這與口才無關。在講的過程中,根據對方的問題,可以隨機自如應對,感覺做的過程中師父就會給你智慧。

打電話去機關

我一般打的都是家鄉的機關單位電話,比如學校、派出所等。開始讓他們給我傳真號碼,先傳真一份有關三退的材料過去。有些人上班的時候接到電話,旁邊有同事在不敢退。校長和所長等人一般單獨一人有辦公室,說話方便,很多都願意退。好幾個派出所所長退了之後,還留了他們的手機號給我。

有的人剛開始不聽電話,或聽了幾句就掛。我一般會至少給對方打三次。再打過去我會告訴對方「選擇不聽是最錯誤的選擇」或者「你真是聰明一生,糊塗一時」。有一個人,我給他前後打了有將近十次,他從開始的謾罵到後來明白了真相,很感謝我的電話。

有一個學校的幾個校長,開始每一個人接到我的電話都罵。後來我發了傳真過去,再打過去,有一個人說,你發的我們都看了,都明白了。我知道他們害怕在電話裏講話,就告訴了他們退黨熱線電話號碼,讓他們一定為了自己的生命,找個時間打個電話用化名退出。

請對方給名退

如果對方同意退,我一般不給對方主動起化名。我們地區的人多數名字都有三個字,所以我會讓對方給我一個單名(對方的姓加他名中的一個字),大部份都願意給,還有些人乾脆給我三個字的真名。有少數不給的,我就問對方貴姓,然後用他的姓給他起個化名。對於用化名退的,我都會告訴他們我這裏可以幫他們退,但他們一定要真心。

三退最嚴肅,不能包辦

遇到有人自己退了,還讓我幫他們的家人退出的。我會和對方講,這件事情很嚴肅的,不能包辦,必須去問問他們要他們自己同意才行,每個人都有神看著,必須自己認同退的,邪的東西才能去掉。所以我會讓他們去問問家人,改天我再打電話。實踐中,我也發現的確是每個人都不一樣,三退的事情誰也代替不了誰。比如,有一個人,他的太太和兒子都同意用真名退,他自己就是不退;還有一個人他退了,在鄉政府工作的女兒堅持不同意退,他堅持要我幫他女兒退了,我說不行的。他最後留下了退黨熱線電話號碼,說他再慢慢去勸女兒。

替對方保密

一個派出所職工問我他們所長是否退了?我說這個我是不會告訴你的,我們是絕對為對方保密的。他說是所長叫他退的,我說「那你還不退?」最後那人就退了。還有人問我他們單位是不是退了多少多少個,我說這些我不能講,誰退了,你們單位多少人退了,這些都保密。你也不要看別人,不用和別人商量,每個人退不退都是自己決定,你們領導退了都不會告訴你的。

打電話給家鄉「六一零

一次,我打電話給家鄉「六一零」,接電話的人聽我講了一些之後問我叫甚麼名字。我說,我在做好事,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叫「做好事不留名」的?對方說:「哦,這樣啊。」還有一個家鄉「六一零」的人知道我的名字,他說,將來你回來,我第一個抓你。我說:「如果天滅中共之後,你能留得下來,我回來第一個請你喝茶。」

有人問「共產黨如果垮台,誰來執政?」

遇到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你看現在中國大陸道德那麼敗壞,其實不是我們中國人怎麼壞,而是共產邪靈控制人導致的。讓大家三退是滅掉那個共產邪靈,而不是淘汰人。如果大家都退出,就能保住我們中華民族。如果你不信、我不信的,那將來天滅共產邪靈的時候人就被淘汰了。天定的要滅它,你不退也保不住它,退不退其實是給自己的選擇。

你退出了,你還是做你的校長。大家都退出了,共產黨就和平解體了。那人該是甚麼職位,還可以是甚麼職位。

有人說「共產黨很好啊」

我會說,如果共產黨真的好,台灣就不用獨立,香港也不用搞一國兩制。如果沒有共產黨,這些都不用了。有人說「近幾年越來越好了」,還告訴了我一些具體的福利。我說我在海外,你知道的這些我都知道。這些就像哄騙小孩一樣,給你一塊糖,你就跟著他走了?對方說「哦,這樣啊」。

不忘講大法真相

對方不但要三退,還要知道大法真相才能有更好的未來。所以打電話我也一定會講大法真相,比如活摘器官迫害等。告訴對方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不要相信共產黨的污衊言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