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辜負眾生的期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九日】一、得法

我得法的經歷,不是轟轟烈烈的,也不是有奇妙的事情牽引,而是悄無聲息,和風細雨,水到渠成的。

我丈夫是個充滿活力、好奇心強的人,時下流行甚麼他都要嘗試,並對其樂此不疲,氣功只是他嘗試的其中一種。於是家中書櫃便擺上了各種氣功書,當然也包括早期的《法輪功(修訂本)》。我的性格與他相反,好靜,能引起我興趣並能堅持做下來的事情不多。轉眼時間到了一九九七年秋,丈夫的一個朋友建議他看一本書,叫《轉法輪》。丈夫跑遍了大半個城市,在一個個人經營的書店裏買到了僅存的一本,回家高調看起來,並欣喜的不斷向我推薦,我仍然沒動心,認為他會像以前那樣,幾天新鮮就過去了。書就放在床頭上,但是我被丈夫以往的習性也就是人的觀念障礙著,還多少有點較勁似的就不看書。但以後發生的事情改變了我的固執,丈夫不僅堅持看書,還要找學習小組,把不是一般喜歡的酒給戒了,大冬天買了棉鞋棉帽手套要去公園煉功。這真是奇蹟!

因我家生活條件很舒適,他怎麼會自己找苦吃?我便打開了《轉法輪》,挑自己喜歡看的章節,提高心性呀,業力的轉化呀等,有時也和丈夫交流。在這個世風日下、道德敗壞、人人彷徨的年代,《轉法輪》超凡脫俗、新穎的觀點確實給我們心中注入了一股春風,我非常認可。只看書半個月,師父就開始給我清理身體,我以前經常頭痛、失眠、牙痛,吃生冷硬胃不舒服,生完孩子以後還有肛裂,輕微脫肛。平時走路、站著很不舒服,陰天下雨膝關節痛。我有一天忽然發現,站著肛門沒有難受的感覺,牙和胃也不痛了,原來輾轉反側難以入眠,現在沾枕頭就睡著,膝關節也不用敲敲打打了!從那以後,心裏就認定要修就修法輪大法

我和丈夫找到了一個學習小組,如飢似渴的學習、交流、切磋起來,心性也突飛猛進的提高,我們感覺整個人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是三十年任何教育改變不了的變化。我們非常高興!同時,按照書中的要求,嚴格約束自己。家裏牆上貼著一張張背誦的小條,是《洪吟》。有一天,我買了紅色鑽石粘貼,刻了「真、善、忍」三個大字,掛在牆上。當晚做夢,一個亮閃閃的發光體順著立陡的懸崖直線快速上升,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

有時我看到丈夫的身體發光,有時家裏整面牆上是黑白色的山水畫。山水中,亭台樓閣間,古人揮毫潑墨,把酒言歡。有時夢到自己是白色透明的玻璃體,元神也曾離體去了不認識的地方……

當時小組每天學完法以後,大家交流的都是心性如何提高,過關中怎樣做到忍,怎麼做好人,怎麼修出凡事為他人著想先他後我的正覺,怎樣洪揚大法讓更多的人走進來。不知不覺中,我們和常人社會的你爭我奪中脫出來,真正走進了大法修煉的行列。

我們是一個特殊的修煉群體,一個歸正道德觀念、識正邪、辨是非、真正懂得人生價值、人生的意義、返本歸真的修煉人群。大家心態積極,健康向上。無論是早晨的煉功,白天的洪法,晚上的學習,還有心得交流,大家都清醒、認真、投入。還有的學員背法,抄法……總之,到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在學法小組打下了紮實深厚的基礎。

二、直面邪惡

九九年七二二當天,我們早晨正常煉功,周圍都是警察。但煉到一半時,來了一個領導模樣的人,讓警察把我們驅散了。從那以後,我們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單位領導輪番找我談話讓我放棄,我都本著善意和領導交談,說明白以後,領導們都認可,並好意勸我注意一些。

那時要讓我放棄修煉是不可能的,我心很堅定。但唯一接受不了的是常人異樣的目光和冷嘲熱諷,當時根本意識不到是邪黨文化作祟,在人中想要做強者,要做大家都認可的人,抓住人中的名、利、情不放,造成內心很痛苦。原來在單位是個大家都喜歡的人,忽然變成了都遠離你,一下子成了另類,心裏不是滋味。

雖然有堅實的學法基礎,但都停留在理論階段,就像學生學習完理論課,要實習一樣,反過來的修煉環境就是我們的實習過程,在這個過程中看對法堅不堅信,心性能不能昇華上來,能不能悟到是對我們的考驗。但在這樣的環境中,我變的低調了,有時和同修切磋中,也知道該怎樣做,怎樣證實法,但積極性不高了,雖然內心始終沒有放棄大法。在單位的各種考驗中,填表、寫保證、座談等,我都正念很足,沒有留下遺憾,有時還和要好的朋友講真相,讓他們明白修煉沒有錯。可回到家裏,漸漸忽視了學法,慢慢的書也不看了,功也不煉了,是修煉人卻過起了常人安逸生活。在修煉路上走的磕磕絆絆,還誤認為在中國這樣的環境中只要不放棄修煉,就是證實法。

有一次,單位上傳下達,邪惡「六一零」要大法弟子的家庭詳細情況入檔,有關領導很重視,邪黨支部的領導和每位大法弟子談話後,大家都不配合,沒辦法,彙報到「一把手」,「一把手」拍桌子、瞪眼睛帶罵人,發洩過後說我倒要看看誰不簽字。當時空氣彷彿凝固了,時間靜止了,我聽見自己心跳聲。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我感到有的同修害怕了,我人的英雄主義出來了,心想,邪惡你怎麼對待我都行,就是不能動我家人的一根汗毛,還要給單位的同修做個榜樣。我舉起了手,大家把驚訝的目光投向了我,在我的帶動下,先後有四位同修舉起了手,這是領導們事先沒有想到的,一向文文靜靜,認真工作,從來不惹事的我怎會有這樣的膽量。「一把手」生氣的衝我說:「沒想到你這麼聰明的人怎麼這麼傻!」然後跟紀檢委的領導嘆氣,「你們願意怎麼弄就怎麼弄,我不管了!」後來紀檢委怎麼交的差我們不知道,但從那以後,單位再也沒有找我們的麻煩。可同事背後的指指點點還是讓我心裏很難過。就像師父《精進要旨》〈真修〉中說的,「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你們要記住啊!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

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二年,師父先後在北美大湖區、華盛頓DC、加拿大、北美巡迴、佛羅里達地區給學員講法,師父告訴我們:「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大家知道這和歷史上任何一次修煉都不一樣,是前所未有的。為甚麼呢?因為你們是大法弟子,在歷史上任何一種修煉都是單純的為了個人的提高和個人的圓滿,而你們不是。」「你們要維護法,你們要證實法,在法遭到迫害的情況下你們如何的去揭露那些邪惡,更好的圓容大法,這是你們應該做的。」「 因為我們是修正法的,無論做任何事情都是用善來對待。那 麼,我們本著善念,在證實法中、在揭露邪惡中所做的一切都體現出了我們弟子的偉大、慈悲。同時呢,對於邪惡的東西,那就是要清除,因為它是破壞宇宙、破壞 眾生的。也就是說如果沒有這些邪惡也就不存在正法的必要性了。那麼在任何歷史時期都沒有這樣的事情,沒有先例,沒有參照,能做好這一切,真正體現出了作為 大法弟子的偉大,而且是你們的榮幸,因為在歷史上任何生命都沒有這樣的機會,這是第一次。」(《導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學習了師父的講法,我悟到了應該堂堂正正證實法、講真相、揭露邪惡,從人中走出來,並且整體提高上來。我清醒了。頻頻的交流讓大家明白了要用自己的方式講話,證實修大法沒有錯。

大家集思廣益,想出了真相材料,條幅等等。白天做,晚上發,警車在身邊叫,隨時有壞人舉報,真的很危險,除了修煉人,任何常人都沒有膽量做這樣的事情,那是境界的巨大差異呀!做事情的目地不同啊!我買來紅白兩色的粘貼,把紅色粘貼粘在白色粘貼上,用硬紙殼刻了法輪大法好的模板,在粘貼上用鉛筆描好,然後用刀片刻,熟練了以後,下刀非常準,只把紅色的粘貼劃開,而白色的粘貼卻沒有劃痕,然後一家三口出去,找機會牢牢的貼在牆上,白底紅字的「法輪大法好」非常耀眼醒目。我也知道,在各個小區,各個樓道,還有其它的公共場所,無論颳風下雨,無論寒風酷暑,隨時都活躍著大法弟子不知疲倦的向民眾講真相,證實法的身影!

三、放下人心救世人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師父發表了《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標誌著正法進程又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師父要求我們:「從現在開始,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放下長期執著的人心,全面開始抓緊救度世人。」「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

我心裏明白,救度世人責任重大,要用心去做,按照師父的要求,學好法,認真發好正念,同時救人不能放鬆。心擺正了,事情進行的就順利。我們大家心裏都明白,是師父在做,師父只要我們那顆純淨的心。有時走在路上,一抬頭,二十年沒見的同學就在眼前,三十年沒見的老鄰居就在身旁。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把大法的美好向世人傳播,親朋、好友、同學、同事……我竭盡所能,送上護身符、真相材料,讓他們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同修之間的互相幫助也沒有忘記,除了參加小型法會,丈夫組織了小弟子學法小組,利用假期、休息日,小弟子們在一起學法,互相提高,進步很快,有的小弟子給父母指出執著心和做的不好的地方,自己也約束不好的行為,處處為他人著想,主動幫助父母做事,變的懂事有規矩。在同修的幫助下,組織了大法小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從三歲到十幾歲純純淨淨的小弟子坐了一屋子,閉著眼睛認真發正念,瞪大眼睛聽小弟子交流,都表示要好好修煉,聽師父的話,乾乾淨淨的場淨化每個修煉者的心。

《九評》面世了,經和同修們的切磋,明確是正法的需要,是救度眾生的需要,是滅盡邪惡的需要,是正法進程在世間的具體表現。我和丈夫與其他同修一道,大量散發《九評》,讓世人看清了邪黨的邪惡本質,暴露邪惡,揭露邪惡,解體邪惡。但是在隨後的三退中,有了畏難情緒,因為過去講過真相的要每個人從新來過。這就意味著我們得從頭做起,又要一個人一個人從新講真相,退出邪黨的任何組織,生命得到救度。冒出了怕麻煩的常人思想,晚上學法,想到師父為度我們,吃盡了人間、天上的苦,為我們承受了多少,我們有時不爭氣,師父從來沒有抱怨。我們才做了那麼一點點,怎麼能和師父講條件呢!我們做的是多神聖的事情啊!克服了畏難情緒,端正了心態,讓師父放心,這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不求結果,注重過程,踏踏實實從頭一個一個講起。

四、繼續做好三件事

經常有人問起丈夫,你一個大男人,不抽煙、不喝酒、不打麻將、不嫖不賭,活著有甚麼意思,還是個男人嗎?你天天都幹甚麼?常人哪能理解修煉人的境界,就像師父《轉法輪》裏講的:「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煉。」我們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都忙不過來,哪有時間做人中那些骯髒的事情!

師父在所有的講法中,都強調要多學法,靜心學法,你只要學就在變,你只要學就在提高。聽師父的話,認真學法,丈夫工作,孩子上學,我就給他倆讀法,保證每天一講,只要打開《轉法輪》,不管他倆在甚麼地方,不管他倆在幹甚麼,我都會說:「咱仨學大法了,我給你倆念。」我相信肯定會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的。孩子也做的非常好,每天堅持學法。

除了學好《轉法輪》以外,師父的其它輔助講法,也是反覆看,知道我們生命存在意義的重大,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責任大、威德大。個人事情再大也是小事,大法事情再小也是大事,擺正關係,常人生活中的一切事都無條件為正法事情讓路。

發正念,清除邪惡,除了全球同步四個整點外,我根據當地的情況,需要加減內容的,需要增減時間的適當調整。我現在發正念把清除某某地區另外空間的邪惡前加上殘餘的,就變成了正念清除某某地區另外空間殘餘的邪惡……已堅持一年多。每天早八點清理當地邪惡時,給當地下一個罩,並用正念加持住,罩內罩外的邪惡同時解體清除,但罩外的邪惡生命操縱不了罩內的邪惡之徒,還當地一方純純淨淨的空間(不知對否,期待與同修切磋)。

不論走到哪裏,心裏都默念法輪大法好,每晚臨睡前,要背一至兩遍《論語》,已堅持八、九年。有時師父鼓勵我,背著背著自己置身於一個非常大的空間場中。

師父最新《對澳洲學員講法》中提到,現在不是救人,是搶人,甚麼意思?和時間賽跑,能搶一個是一個,我們更要利用好剩下的時間,抓緊救度眾生,不辜負眾生的期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