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尊慈悲呵護下走到今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走到了今天,雖然走的跌跌撞撞,但自己始終對大法堅信不移。

二零零零年遭迫害經歷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我們地區的同修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被抓到平谷縣看守所,關了三天後扔到荒郊野外。我們徒步走到縣城,第二天又到了天安門打橫幅喊「法輪大法好」的口號,又被抓進了房山看守所,惡警打罵、不讓上廁所、扒衣服、恐嚇,拷問了一整天,非常邪惡。

房山看守所號子裏的人擠的滿滿的,除了六個人是刑事犯以外,全是天南海北來上訪被抓的大法弟子。不到二十平方米的房子就關進七十來人,連廁所邊上都站滿了人,我們站著的大法弟子和坐著的輪班換著,老年大法弟子換著躺一會。

絕大部份的大法弟子都不報姓名住址並絕食,惡警們就給編號,按照號叫人,把絕食的大法弟子拉出去灌食。大家切磋,我們不能這樣任意由他們擺布。等惡警再來叫號時,大家都不回應,這樣惡警就拉出坐在門口的一個年輕大法弟子,當著大家的面毒打。這時大家都站了起來湧到牢房門制止惡警行惡。惡警看到這個氣勢非常害怕,馬上鎖緊牢門。然後看守所派來了大批的惡警,打開牢門,把大法弟子一個個打倒在地,從後邊扭住胳膊銬上手銬,再把人堆成一堆,這樣墊在下面的人很容易窒息。後來一個官說,這樣會悶死。他們就拖住我們的衣服或辮子或拽一條腿拖到邊上毒打。

我被一惡警拽著辮子拖到鐵門邊,毒打一陣後他用那穿著中統皮靴的腳死死的踩住我的背部,把我擠在鐵門上,我當時無法呼吸,感覺肺部已經被壓扁,腦中想到的是我沒完成心願,想到了恩師,想到是從我這裏被他們知道住址的很慚愧。因為事先說好了法不正過來不回家。我就心裏想:師父啊,師父啊。這時惡警突然鬆開了腳,我才呼出了一口氣。

有的大法弟子被上了大銬,有的還加了腳鐐,有的使用上了栓子,人不能走,只能弓著身子蹦,惡警在身後不停的用腳踹,掙扎爬起來,再踹倒,反覆折磨。我們剩下的被拖回號子裏,上著背銬,嵌進了肉裏,手腫得像饅頭。惡警挨個問我們,誰吃飯就可以取下刑具,不吃的就繼續銬著。大家靜靜的坐著,沒有一個人去吃飯。

我們被拉到回當地後,被分開關在看守所的號子裏,直到新年後,我們陸續被放了出來。

講真相救度眾生

後來我上班了,安排在店裏做管理。店員不多,管理也很到位,有了錢少部份人就私分了,我第一次得到了這個錢還以為大家都有,後來我就不要了。他們說錢都不要啊?現在有誰不要錢?我說我是修煉的人,不能得不明白的錢,這樣他們再分錢,我就沒拿,但領導猜到了,就問主管。他們懷疑是我彙報的,說我不拿錢是留一手等。我一時有口難辯,但我心裏是坦蕩的。後來他們弄清楚了這件事。

我給來這裏的人講三退,講真相,小伙計們喜歡和我說話,還有幾個來學功。店裏換了一批又一批的服務員,我就一個一個的講,一次我正在放自焚真相影碟被店裏的一個人告到了領導那裏。領導找我談話,我就講真相,他說:你這樣做他們會來封店的,你要負責。我說:我做的是好事,把真相告訴人們,是救人啊。我做好事,如果誰還來迫害,那我就反迫害。領導口氣緩和了,說讓我把影碟交到他那去更安全。我想正好啊,我就是想讓他知道真相,我就送給了他。領導們私下裏看了,悄悄的壓下來了。

我離開店以後,被安排到鄉下一個非常偏僻的地方上班,那裏荒蕪的很,因為被大水淹過,人家都搬走了,我第一次去還找不到路,背著行李抱著食物邊背《洪吟》邊走。走到路上被一群氣勢洶洶的大狗小狗圍住了,我站住不敢動,心裏想:狗啊,你們要知道「法輪大法好」,你們來這裏也是同化法來的啊。狗群圍住我聞了聞,很友好的離開了。

我和一個男同事分到一個班,那時他正在鬧離婚。我給他講真相,主動做些自己能做的工作,慢慢的他知道了大法好,知道了我的為人,他也開始學大法了。現在他妻子也要求煉法輪功,現在家庭也和睦了,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他們還幫我保護了大法書,由此得到了福報:他妻子找到了滿意的工作。

我在去上班的路上要乘半小時的車,我就抓緊時間給車上的人講三退,到周圍農民家玩,我就主動招呼他們講三退。同事和他們打麻將,我就去棉花地去菜園和那裏的農民和農民家的孩子講三退。我遇到了一戶智障家庭,我就拿些衣物給他們,教他們念「法輪大法好」,全家四口邊念邊笑,母子還抱在一起笑著念。我知道恩師在管他們了。

一次我在路邊等車,邊等邊背法,快晚上六點了,一輛轎車突然停在我身邊,問我坐車吧,我高興的上了車,把籃子裏的柿子拿給他們吃,很自然的講起了真相,他們聽到後很驚訝,對中共很氣憤,都退出了邪共組織。我知道這是師尊巧妙的安排。

幫助同修走回修煉路

幾個月後我被調回。這時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回來了。她不見我。我就主動去看她,她當時邪悟了,給經文她也不要,我心急,和她在一起就大聲爭論。後來師父點化我要「難中不亂」。我牢記師父的話,只要見到她,就講「師父還等著你呢」,我說了幾回之後,她還沒反應,還去了廟裏。同時她家庭魔難也非常大,她寫好了離婚報告,準備出家。我去了她家,她說修大法遭迫害,家庭反對,現在不煉了怎麼家庭魔難還更厲害了?我說那時是師尊為你承受了很多,你就不覺得太難,現在你不做大法弟子了,東西還得還給你,就是這樣的啊。人活一輩子不容易,廟裏和尚哪有我們幸運,我們都得到了宇宙大法,還去廟幹甚麼啊?知道修不成還去那裏?我給她讀師尊的法,給她慢慢講道理,把她寫的離婚報告撕了。鼓勵她馬上寫「嚴正聲明」,她做到了,最終又回到了大法修煉中來了。很多次,那些邪悟者到她家來,她說身上痛得起不來床,看東西全是墨水的點子,黑黑的,知道不好。我們幫她發正念清理。她現在很精進了。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得法的大法弟子,每次都點化我去幫助她。

隨著正法的深入,我們在講真相、勸三退,引導有緣人得法,和滅盡共產邪靈的過程中,能夠理智、清醒、智慧的做到現在,是師尊一步一步的引領,我以後會做的更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