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遍地開花的資料點之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只是千千萬萬個大法弟子中普普通通的一個。自覺修的很差。有時看同修的心得,看到他們精進的狀態,自覺跟他們差的很遠,好在,在這部偉大的宇宙大法中錘煉著,師尊恩賜我們這萬古機緣,有幸隨師正法。

每當看到《明慧週刊》老同修沒文化學做資料的文章,我總為自己感到慚愧。我比她們年輕,又比她們多一點文化,這樣的重任,自己應該比她們多擔一份才對,可我對做資料又一竅不通。大概是我的這顆心師父看到了,於是一個偶然的機會,協調人跟我說有事與我商量。我的心下意識的知道是做資料的事,不禁有些緊張,轉念間,我是大法弟子,大法會賜我無量智慧,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一瞬間我緊張的心平靜下來,不再有任何壓力,反倒有一種輕鬆感。協調人說三天便可學會,我當即答應就用這三天學了。我是幹個體的,家中的工作忙又離不開我,正好這三天家中的工作不用我,看來師父早為我安排好了這一切,真是水到渠成。我用了兩天時間在電腦前學了不足五小時,於是自己可以照著筆錄學會上網、下載,做真相資料,這一切全是大法賦予我的智慧。

在做的過程中,干擾一直不斷。對機器、電腦又一竅不通,每遇到意外的事情,第一念就是請師父加持,用正念制約一切,不多時,一切意外也就解除了。有時自己實在解決不了的事情,才打電話讓同修來幫助。值得一提的是有位同修負責著多個資料點服務工作,春秋冬夏,跑好遠好遠的路,風裏雨裏,隨叫隨到,記得與他交談中他曾用師父的講法講:「真修大法,唯此為大」。

由於做資料時間少,不知這其中的嚴肅性,隨意告訴同修,好像覺的是同修沒甚麼可隱瞞的,實際上已經是顯示心在起作用了,卻還不自知。一天房東的老太太跟我說她兒媳不願我在這住,怕我家學大法連累她。我一聽這是干擾,她說的不算,師父說了算。那幾天我接連聽到這樣的消息,人心也上來了,機器也老出故障。向內找,邪惡是衝我做資料來的,每次同修走時,老太太總問他也是學大法的,我總回答是,無意中已摻雜了人心,沒有用正念理智、智慧的對待,加上我的顯示心,被另外空間的邪惡鑽了空子,這是有漏啊,我請師父加持否定這一切,大法弟子的一切由師父說了算,誰也不配干擾與迫害。歸正了心態,一切也平靜下來了,自己又向成熟邁了一步。

這些年來無論跟誰做生意打交道,社會上上層的,下層的,必不可缺的就是跟他們講真相勸三退,走到哪,做到哪,講到哪,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他們。由於正法洪勢的急速推進,另外空間操縱人的邪惡少之又少,世人清醒了,他們明白了的一面要為自己選擇未來,告訴他們真相後,大都會說謝謝。但也有完全不可救要的,多次講了也不聽。有一次去送貨的路上,途中在一飯店吃飯,我看到飯店後面的院中有十多人在工作,就走過去準備講真相,剛送一人(飯店的男主人)一本小冊子,他卻大聲兇狠的說你走開,快走開,那一瞬間我退了回來,完全沒有失面子的感覺。平時如有人提出異議,我都會去跟他們講,講大法的美好,提高人的道德水準、對社會、對家庭都有好處。可是那次我身不由己的退了回來,大概也是師父的安排吧。吃過飯,我給飯店的女主人講真相,講她的家人剛才待我的事情,那女主人很同意的接受了真相。

自從師父肯定了在紙幣上做真相,做紙幣真相又成了我證實法的一個項目。證實法也是一個自己修煉的過程。剛寫的時候,寫著寫著,怕心出來了,帶有敏感真相的錢,世人會接受嗎?心中一陣煩亂,我意識到它不是真我,師父肯定了的,我會不聽師父的話嗎?它跳出來,我就要清除它。後來再也沒有邪惡干擾我做紙幣真相了。我把大的紙幣換成小的,買東西找回的紙幣另放一起,回家後再寫上,花的時候我也不再有怕心,多張寫有真相的紙幣摞起來,有時對方看到了,我甚麼心也不動,有時對方還把紙幣上的真相內容念完,有一次對方直說我字寫的好。我知道這全是法的威力,也是師父在鼓勵我。

我三件事做的還不夠,去年背了一遍《轉法輪》,抄到第五講就放下了。今年我發了一念,抄一遍《轉法輪》,抄完後我又背完第二講了,現在背法比以前快多了,十五分鐘就能背一頁,我體會到在背法時是用心了,心專一了,法理才顯現給你,法也給你智慧,加強你的記憶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