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大法頑疾全消 遭迫害被勒索二萬

——山東省蒙陰縣伊廷緒一家被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八日】伊廷緒的女兒最早也最多的童年記憶是桌上大大小小的藥瓶藥罐,還有就是提著煎中藥的砂壺去倒藥渣,就是這樣的長年病號,真心修煉法輪功也變得身輕體健,無病一身輕。但是,在共產邪黨的迫害中,伊廷緒一家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家人數度被關,被邪黨非法勒索近二萬元人民幣。

伊廷緒、謝順芳夫婦六十歲左右,是地道的中國農民,樸實、善良。提起他們,鄉親們讚譽有加,對他們沒病沒痛的健康身體更是羨慕的不得了。其實,他們的身體以前可不是這樣。據兩位老人回憶,謝順芳患有嚴重的皮膚病,看遍了西醫、中醫和各種能找到的偏方,皮膚還是照常瘙癢;心口痛常年煎熬,走遍各大醫院卻查不出病因;甲狀腺腫大,最嚴重的時候舌頭僵直,吐字不清,醫生也只是搖頭興嘆;因為坐月子沒照顧好,落下了病根,一條腿冰冷且疼痛,走路困難,兩手麻木的拿不住東西,碗碟記不清打碎了多少,也記不清買了多少回。伊廷緒有三大頑疾:一個是由於長期從事重體力勞動,工作環境過於潮濕,左胳臂落下了病根,隨著年齡增長,無日無夜的疼痛越來越嚴重;還有就是急性腸胃炎,一旦發作,疼得地上打滾,滿頭冒汗,備用藥常年不敢離身;一到冬天,氣管炎準時報到,吃藥、靜滴,半個月下不了床。所以他們的女兒最早也最多的童年記憶是桌上大大小小的藥瓶藥罐,還有就是提著煎中藥的砂壺去倒藥渣。您可能問了,這麼糟糕的身體,怎麼變得身輕體健、無病一身輕呢?因為他們修煉了法輪功。學煉法輪功幾個月後,這些困擾他們多年的頑疾逐漸消失,不治自癒。法輪功祛病效果的神奇,更堅定了他們修煉法輪功的信心。從開始修煉法輪功到現在整整十年了,他們沒再吃過一粒藥。

然而就是這麼好的功法,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因為瘋狂的妒嫉,發動了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為防止伊廷緒去北京為蒙冤的法輪功上訪,山東省蒙陰縣野店鎮鎮長、野店鎮派出所及南峪村委在伊廷緒家屋前屋後輪流24小時監視。伊廷緒去鄰居家串門,這些人就到鄰居家大門口蹲守。村民開玩笑說:「四叔,你混得不錯呀,出門有保鏢,睡覺有人看大門。」

2001年的大年初四,雪下得很厚。南峪村委書記伊廷宮先到伊廷緒家,以拜年的名義拖住伊廷緒,隨後,野店鎮副書記李靳田、派出所惡警張某等帶人一腳踹開了伊廷緒家的屋門,罵罵咧咧地帶走了錯愕不已的伊廷緒,如夢方醒的謝順芳質問打頭陣的村委書記:「他(伊廷緒)犯了甚麼事?!你為甚麼領人來抓他?!」村委書記嚇得臉色煞白,一味推說自己不知情。伊廷緒被惡警們帶到野店鎮計生辦院內的一溜平房內,那裏已經關押了許多大法弟子。當晚野店鎮副書記李靳田讓伊廷緒蹲在厚厚的雪地裏數小時,一連三天不給飯吃,餓了只能吃別人的或者靠二十里之外的家人送飯。第三天,野店派出所指導員王海峰、惡警張某對伊廷緒一陣拳打腳踢,王海峰一耳光打得伊廷緒右耳失聰。第四天,野店鎮黨委強行勒索伊廷緒5000元、謝順芳2000元,才放了他們。南峪村曾經學過法輪功但後來怕被邪黨迫害而放棄的人也被每人勒索2000元。

在自由、民主的國家,法律約束著社會的每一階層。這種赤裸裸的綁架勒索,絕不會發生在政府或執政黨身上,老百姓更不可能接受。然而,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這種事情卻堂而皇之地發生著,老百姓也麻木地接受著。因為經過共產黨邪惡的洗腦後,人們衡量對錯的標準被扭曲,黑白被顛倒,是非被混淆。那些被勒索的受害者們,把他們的憤恨都發洩到了伊廷緒身上:「就關這麼幾天太便宜他了。」於是他們聯合寫條子遞交野店派出所,野店派出所就根據這些條子把伊廷緒送到蒙陰看守所非法關押12天,隨後又被非法關在野店洗腦班,直到兩個月後才獲自由。這些人在邪黨沒迫害法輪功之前,因為煉法輪功身體變化巨大,每個人都對法輪功感恩戴德。有的是十幾年的婦科病,有的有嚴重的心臟病,有些人的病奇奇怪怪、叫不出名來,都因為煉法輪功痊癒或基本痊癒。最普遍最直接的受益是幹活總有使不完的勁,渾身輕鬆,從不覺得累。有些已經好多年不能幹重活的病號因為在幹活時身體這麼巨大的變化高興地唱了起來。在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他們也無辜受害:害怕被迫害放棄了法輪功,身體又回到了從前;因為曾經的信仰無緣無故被勒索2000元,這2000元差不多相當於農民半年的收入。然而在善與惡的選擇中,他們卻選擇了助惡為虐,共產邪惡主義真是扭曲人性啊。

2001年過年,伊廷緒之女伊西芳依法進京為法輪功上訪,很長時間沒有音信。伊西芳所在單位賈莊中學校長王發勝(音)說包車進京尋找伊西芳需要路費,向伊廷緒索要2000元。中共惡黨以賈莊中學有職工為法輪功上訪為由,罷黜王發勝校長職務,停發其部份工資。王發勝稱伊西芳應該償還其被惡黨停發的工資,隨又向伊廷緒索要2000元。

一個多月後,伊西芳在北京北端的一個看守所被找到,由賈莊鎮派出所所長王明星接了回來。 回來的當晚,伊西芳被王明星送到蒙陰刑警大隊毒打一頓,眼睛腫得像鈴鐺。隨後被非法拘留一個月,之後又被賈莊中學及賈莊鎮黨委合謀送到蒙陰610洗腦班。2001年6月,蒙陰「610」非法勞教伊西芳兩年,監外執行。但蒙陰「610」要伊廷緒交10000元才肯放伊西芳回去。伊廷緒被惡黨連續勒索數次,生活很緊張,根本就沒有甚麼錢。僵持一個月後,蒙陰「610」敲詐現金5000元,另5000元逼迫伊廷緒寫下欠條,才給伊西芳自由。僅這一年,中共邪黨非法勒索伊廷緒家現金累積達16000元,這對收入低微的中國農民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以至於他們在以後相當一段時間裏吃鹽都覺得很困難。

2001年下半年,賈莊中學歸並於岱固中學,岱固中學校長王明順(音)以伊西芳曾被勞教為由不准其上班,每年的五一、十一、元旦、新年前、新年後定時上門騷擾。王明順更怕伊西芳外出打工,以學校辦理教師資格證需要畢業證為藉口,上門騙走伊西芳的畢業證書,扣押不還。另一方面,岱固中學散布謠言說:伊西芳練法輪功入了迷了,班也不上了。偽善地說:「有誰能跟她說上話的勸勸她去上班吧學校正缺老師呢。」做戲的卑劣行徑被揭穿後,岱固中學惱羞成怒。2004年6月,王明順帶領岱固鎮黨委、野店鎮黨委、蒙陰縣610、蒙陰縣公安局等一夥人,先到南峪村委,由村委書記伊西臣出面,以商談伊西芳回學校上班的名義,將正在地裏幹活的伊廷緒、謝順芳、伊西芳騙至村委綁架,隨後私入民宅,把伊廷緒家翻了個底朝天,抄走法輪功書籍若干,順手牽羊了一塊新買的電子表。那時正值蘋果套袋,小麥面臨收割,農村家裏還有人工飼養的雞、兔子等。三天後,610放了伊廷緒,勒索3000元後放了謝順芳,半個月後,伊西芳正念闖出。岱固中學到現在也沒有恢復伊西芳的工作,他們時不時的騷擾伊廷緒家打探伊西芳的下落。

隨著時間的流逝,法輪功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所認同。很多迫害過法輪功的人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明白了善惡有報的天理,順應天意,退出中共,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所以那些還在跟著邪黨迫害法輪功的人,仔細考慮一下你的未來吧。惡黨大廈將傾,你將向何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