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期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五月份的一天,我姐姐被安全局的特務野蠻綁架,至今已經被抓六個月了。只是因為姐姐修煉法輪功,信奉真、善、忍,他們竟給我姐姐強行安上了一個罪名非法判刑五年。

因為姐姐就要被送進省監獄,所以我的年邁的父親和多病的母親決定要去看守所見一見他們的日夜思念的女兒,媽媽特意為我姐姐做了一條棉褲,爸爸也給姐姐買了很多好吃的。

十一月份的北方,已是寒風凜凜。今天一早,我和二老領著姐姐的兩個年幼的孩子,來到了看守所。風很大,也非常的刺骨。因為還沒到上班的時間,只能在門外等待。我的母親迫不及待的從大門外向裏張望,儘管她知道那並不能看見她那日思夜想的女兒,但是她依然目不轉睛向著看守所的高牆內張望,寒風吹亂了她的白髮,她好像全然沒有感覺。

聽說看守所有一個所謂的規定:殺人犯、放火犯、搶劫犯、販賣毒品犯,所有犯人都可以辦接見,唯獨法輪功不能見,誰都不能見。為了完成爸、媽想見姐姐的心願,我不得不盡我所能,通過種種努力,托了多方關係,才找一個朋友答應幫助「試試看」。

上班時間到了,我的朋友來了,叫我們暫時在看守所的門衛處等著,他先進去協調一下。爸爸和媽媽滿懷期盼的在休息室凳子上坐了下來。等了好長時間,我的朋友才出來,他把我叫到一邊,單獨跟我說,今天不行了,看不了。「為甚麼?不是說好了嗎?」我急了,我朋友說:「可能就是今天,要把你姐姐送往省女子監獄去,所以今天看不了了。」 「啊……」「真的不行了, 我也幫不了你。」

我的心像被刀割了一樣的痛。姐姐從小就照看我,我對姐姐的感情非常的深。姐姐以前體弱多病,自從煉了法輪功,像是換了一個人,病全好了。從中共殘酷鎮壓法輪功以來,我姐姐始終也沒有放棄修煉大法。姐姐上次進監獄是因為去北京上訪,結果在監獄裏呆了一年半。姐姐始終堅持自己的信仰。現在我知道她沒甚麼不對,信仰自由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基本人權,但是中共剝奪了老百姓的這個基本權利。錯在中共,錯在這個無恥的流氓土匪政權,就是它害得我們全家不能跟姐姐團圓,就是這個禽獸政黨,它坑害了全中國無數的百姓,它是真正的劊子手。當悲劇就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百姓們才會知道中共的殘暴。

看著朋友無奈的表情,我知道事情只能是這個結局了,於是只能騙爸爸媽媽說,今天看不上了,過幾天再來吧。

我不忍心抬頭去望媽媽的臉,那張寫滿了牽掛、悲哀與失落的臉……五年啊!多病的媽媽能不能活過五年呢?她會不會帶著永遠的遺憾離開這個無情的人世間呢?我也不敢想像,這五年爸爸媽媽會在怎樣的思念中煎熬;姐姐的兩個年幼的孩子,沒有母親在身邊的日子又會怎樣呢?我不敢想,我真的不敢想。

是誰把信奉真、善、忍的好人關進監獄,又是誰製造了血肉相連的母女不能相見的人間悲劇?麻木的人們啊,請你們看一看,請你們想一想,也請你們醒一醒,也許,下一個悲劇就會輪到你的頭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