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在證實大法中熔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日】尊敬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真的很榮幸又能參加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會,當我準備為這次法會投稿而彙集思路時,內心瞬間充滿了神聖。八年的證實法經歷,我們每個人都有太多的感悟,借助這個寶貴的機會,我願把我的正法修煉心得寫出來與同修分享,珍惜我們共同走過的路。

一、向明慧網投稿中的昇華

大約是從二零零二年末起,我開始嘗試向明慧網投稿。最初是向明慧網發本地迫害新聞,幾次下來,對如何做好向明慧投稿有了點信心。後來看到身邊發生的一些事情,自己有所感受,於是就寫了一篇法理切磋文章發往明慧。很快這篇文章發表了,且刊載到《明慧週刊》裏,大家可以想像,這對第一次寫心得的我觸動是很大的。我知道這是師尊在鼓勵我,增強我的信心,也讓自己認識到我還可以在投稿方面證實大法。

從那以後,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寫一篇文章發往明慧,多半是身邊發生的事使我有感悟,於是寫出自己的認識,目地是想與更多的同修切磋,互相提高促進。但是在人中修煉,人的執著時不時的就會反映在我們的生活中,哪怕是做證實大法的事同樣有執著心會起作用。實際上,一次次的寫文章中,也是逐漸去掉自己後天形成的各種執著心的過程,而每去掉一顆心,都是自己在無邊的大法中昇華。比如說,因為自己的文章大部份明慧網都給予了發表,週刊上刊登的次數也不少,於是顯示心、有求之心、對親情的執著都暴露出來了。最明顯的是剛開始自己的文章一發表,就希望母親看到,知道是我寫的,想像她老人家臉上的喜悅。但是馬上自己認識到,這不是情嗎,這不是顯示心嗎,你是在證實自己還是證實大法呢?想到這,就打消了想讓母親知道的念頭,暗暗下決心去掉這些執著。

同時因為投稿的文章除了技術類、新聞類,大部份都是正法中對某一件事情的理性認識文章,雖然初衷都是想借助文章整體提高,警醒正法中大法弟子出現的不正確認識,但這類文章的一次次發表,使那顆執著自我的心也漸漸顯露出來。主要是覺的自己的認識很正,理性強。所以後來當文章一發出去,雖然沒有百分之百的自信,但起碼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認為自己的文章一定能發表。這是一顆多麼強的執著自我的心啊,可是我一直沒認識到。直到今年,在一段時間內相繼發出去幾篇文章後,明慧網上遲遲沒有刊登,即使一個多星期後發表了,也是修改幅度很大。這在以前是基本上沒有的現象。我開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自己心性上出了問題。因為那段時間發出去的文章都是有關當前如何做好講真相的內容,非常具有時效性,常理是應該發表的。

後來在不斷的學法與閱讀明慧網文章中,我看到了自己與同修的差距,發現自己落下了,三件事雖然在做,但不夠用心,不進則退,那麼法理上的認識自然也跟不上,只不過是自己覺的自己認識的比較好罷了。那麼為甚麼會導致這樣的結果呢?就是執著自己造成的。它像一個障眼法一樣,使自己迷失方向,只在自己的圈圈裏打轉轉,心胸狹小,又怎能進步呢?當我認識到這一點時,覺的真可怕,跟不上正法進程了,還渾然不知。此時再想想未發表的文章內容,對照週刊上類似問題同修的認識,確實是自己落下了,最根本就是不精進了造成的。

每每看到同修被文化、後天觀念障礙,不願參與向明慧投稿,我覺的很遺憾。尤其是像這樣的大型心得交流會,難得一次,不參與真的是一種損失啊。因為從我自身寫文章的體會來看,寫作的過程不僅僅是用筆在證實大法,而且自身的提高都溶在了其中。我文化不高,但這幾年的向明慧投稿中,我深深感受到了破除後天觀念後,師父在把自己的智慧逐步打開,心的容量在增大,本體在昇華。在最初的投稿中,那時寫一篇文章需要花費很長時間,而且想說的話總是表達不清楚。但一點點,我發現自己能很流暢的將心中的想法寫出來,意思表達的也比較清楚,寫起文章來經常是一氣呵成。而且每次在寫的過程中,都會冒出這個執著、那個想法,但在寫的過程就把這些心去掉了,不讓其起作用。同時我還感到當自己能夠以純淨的心態寫完文章後,發正念時清晰的感受到每一個細胞都在震動,那種力量真的很強大。更重要的是,寫作中,心的容量不斷加大,自然的把自己溶入了整體當中,兌現著大法弟子的使命。

所以我想說,同修們都拿起筆來,珍惜這萬古機緣,書寫自己的修煉心得,給未來留下歷史的見證。

二、放下對「能力」的執著

幾年來,我一直承擔本地的資料點工作,因為以前從未接觸這方面的專業知識,所以一切都從零開始學起。為了做好這些事,除了問問有經驗的同修,大部份時間是自己上網查找資料,研究,實踐才學會的。最主要的是師尊把自己的智慧打開了,才能高效率的掌握那麼多東西,因為我向來覺的自己並不是一個聰明的人。

剛開始我還比較謙虛,也沒覺的自己怎麼樣,但漸漸的,隨著承擔的證實法項目越來越多,又略微作出點成績,我開始有點看重常人的表面「能力」了,認為自己有些「能力」。這顆心產生了,可不得了,它使我注重人表面的假相,遇到問題很自然的想用人的技術、方法去解決,而不是在法上去想想問題背後的原因。

對「能力」的執著,使我膽子越來越大,覺的自己行,於是甚麼都敢嘗試,最明顯就是機器的修理上。修理機器是需要懂點它的結構及原理,如果盲動,就容易造成機器的誤傷,重則損壞。因為過於相信自己,所以很長一段時間我不再像以前一樣遇到機械故障先找心性、正念除惡排除干擾,然後再修機器,而是停留在人的認識上,認為就是機器的毛病,我能修。於是鉗子、螺絲刀上來,喀喀就是卸、修。往往耗費很長時間,也沒能解決問題,雖沒造成機器大的損傷,但這種行為已經不在法上了。當我靜下心來,認真學法,不把這個表面現象看重,腦中會突然冒出問題的解決方法,其實就是師父的點化,問題很快迎刃而解。

在我身邊,確實有很多從常人角度來看非常有能力的同修,真的是幹甚麼都行。在這種環境中,自己很自然的也把自己充入其中,覺的自己也算是個有點能力的人。於是遇到問題就想用能力去解決,解決不了就無奈了。直到後來師尊多次點化,讓自己本來用常人表面能力能解決的事情都解決不了,腦子發鈍。這時的我才豁然清醒,覺的當看重人表面的能力時是多麼渺小。其實人的一切都是神賦予的,能力當然也不例外。神給你智慧,你就聰明,神把智慧給你封上,人又能做甚麼呢?人只有時時保持一種謙卑的態度,對神的敬畏,那才是應有的心態。尤其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我們人中的能力是方便我們更好的救人的,那麼當我們把它作為一種資本,飄飄然起來,證實自己,我們把法擺到甚麼位置上了呢?放下自我、放下自我,這是我常常告誡自己的話,可是還是時不時的會證實自己,這讓我覺的如果不能從本質上去掉這個「我」字,又怎能到新宇宙呢?「我」放不下,又怎能更好的救人呢?

二零零七年《法輪大法──對澳洲學員講法》的VCD,看完後,我很有感觸。師尊關於放下自我、去掉證實自己的執著講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法。同修之間的不配合,大法項目協調的不好,都是因為這個自我在起作用。都覺的自己能力強,都覺的按自己的想法去做會做的好。而事實上,因為我們不在法中,往往結果很糟,影響了證實法的大事。師尊告訴我們,當我們做一件事情時,表面辦法的好壞不是關鍵,關鍵是能不能放下自我,不是證實自己而是證實大法,那麼在做的過程中就會出現奇蹟(我理解的大概意思)。這段講法,使我對能力的執著放下很多,也更加領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的內涵。

三、放下自我 修出慈悲

這幾年由於證實法的需要,我結識了很多同修。他們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優點,在證實法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但在人類這個大染缸中修煉,我們如果不能時時保持精進的狀態,稍有懈怠,放任自己,就會被邪惡鑽空子,慢慢加大我們的執著,把我們毀在人中。在我結識的這些同修中,近兩年來有的開始慢慢脫離修煉狀態,被常人的執著控制的很厲害,迷在人中。看到他們這樣,我的心真的很急。每當想起前幾年他們那純淨證實法的心態,那種無私無我、把法擺到第一位的境界,就更為他們的不精進而心痛。我該怎麼做呢?誠勸,這是我目前能做到的。於是,只要有機會碰到這幾位同修,我就會從道理上,努力勸說他們一定要精進。雖然表面上似乎是我在幫助同修,但實際上是自己的心性在此過程中得到了熔煉。

在和同修交談中,對方的話會經常有觸及自己的地方,剛開始我的心會波動的很厲害,就不願再和同修聊了,不理他們了。但每每想到影片《永恆的詩篇》中的話,「臨別時他們互相叮嚀,當正法開始,大法洪傳的時候,如果有誰還迷在人中,一定要叫醒他,告訴他回家的路。」我心中就會升起正念,不應該放棄同修。實際上這正是師尊給了我一個增加容量的機會。因為在人中我不是一個心胸寬廣的人,心很重。為了能夠讓同修看到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善良,走回法中來,我知道我必須能夠做到寬容別人,不計較個人得失,修出慈悲,具備了純善的力量才會改變人。師尊說:「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

記的有一位同修,因為很長一段時間狀態不好,很常人化,同修們對勸說他已失去了信心。我當時對他所做的一些事情也很生氣,不願理他。後來師父的頻頻點化,使我認識到作為同門弟子,我們不能眼瞅著同修被舊勢力毀掉,我們應該拉他,無論最終結果怎麼樣,起碼應該不斷的給同修機會。師父不放棄每一個弟子,我們又怎能往外推同修呢?但是雖然從道理上明白了,而要實際去面對同修時,心裏還是有些畏難情緒。於是我在心中默默請求師尊加持弟子,請師父賜予弟子慈悲,同時我不斷的背「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增強正念。那次和同修聊的很好,整個空間場非常祥和,同修也沒有發魔性,很平靜,他本人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當時我真的很感動,深深的體會到了佛法慈悲的力量。但是我知道我並沒做甚麼,整個談話過程中都是師父在加持弟子,有些話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說出來的,當時那種祥和的心態也是我從來沒有過的。從那以後,我下決心,平時注意讓自己儘量保持一顆平靜的心、祥和的心態,學會理解別人,真正的修出慈悲之心,這是作為修煉人必須達到的標準。

就這樣,在一次次的語重心長與同修交流中,雖然次數不多,但我真切的感到,自己去掉了很多執著,自保、怕得罪人、指責、不寬容……尤其是近來讓我放下了一個最大的人心,證實自己、做事求結果。

一直以來,很多時候與同修交流後,同修在一段時間都會狀態好一些,這使我產生了注重結果的心。可是,真正能使人得度的是法,如果一個修煉人在外界環境的影響下,一時精進了,並不能保證他真的提高上去了。只有自己不斷的學法修心,時刻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才會從本質上昇華,那才是金剛不動的。

當我發現勸說的同修一點點的又往下滑,狀態反反復復,我動心了,心想:我費了那麼大的功夫幫你們,真可謂苦口婆心,你們還這樣不珍惜機緣,我算是白費功夫了。算了,我也盡心了,都自己選擇吧。看到別的同修幫助他人,結果也和我一樣,我也說,完了,你算是白帶他們了。

也許是我該提高了,那天當我對同修說完這句話時,突然認識到,這不是做事求結果嗎,講回報。我付出了,你就應該好,不好,我就不高興了、傷心了。師父說:「因為度人是不講條件、不講代價、不計報酬、也不計名的,比常人中的模範人物可高的多,這完全是出於慈悲心。」(《轉法輪》)而我呢,我怎麼做的呢?我想到的是自己白付出那麼多精力了,基點還是為私的,沒有放下自我。其實當我們看到同修離法越來越遠時,我們應該為同修惋惜,為一個生命錯失機緣而感歎,而我先想到的還是自己。這個對自我的執著真的是表現的太明顯了。

現在想來,在生活中,在我們接觸的人中,每一件事都有我們需要提高的因素在裏面,只有不斷向內找,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才能更好的做好正法弟子該做的。

四、圓容整體 精進救人

從小到大,我養成了不愛接觸人的性格,喜歡一個人靜靜的獨處、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修煉後,認識了很多的同修,他們的真誠、熱情、大方感染了我,漸漸的我變的開朗了,不像以前那樣總板著臉,能主動與人接觸了。但這種變化只是跟我自己相比,和其他同修寬廣的心還是比不了。 結果在證實法中,它的負面作用就起到了干擾的作用。

為我不愛接觸人,所以不能做到和認識的每位同修以真誠的心溝通。當大法項目中需要彼此配合時,就不愛與不喜歡的同修配合。儘管他(她)本人可能有很多優點,那也不行,心裏彆扭。即使配合,也像完成任務一樣,配合完趕緊離開。如果有需要我幫助的地方,也是在自己有條件的情況下去做,稍微有點難度,就打退堂鼓,不能把別人的事當作自己的事,這時就想不到大法的需要、眾生的需要了。而如果遇到我合的來的同修,即使這件事再有難度,只要找到我,我也會努力去做好。那時還會覺的自己挺無私。

後來,有一件事讓我看到了這顆私心。一次我遇到了點困難,當時自己無力解決。事情發生的突然,讓我一時找不到別人來幫助。當時心裏急的不行,發正念、求師父,困難還是解決不了,找人也找不著。以前只要我遇到困難,馬上就會有人來幫助我,而那次,不是別人不幫你,而是找不到人。此時的我,不得不向內找,是不是我哪不對勁了。在發正念中,師父點化了我,讓我想起頭幾天做的一件事。一位同修在做證實法工作中設備出現故障,求我幫忙。當時這件事有些難度,於是自己拖拖拉拉,沒有及時的幫助同修想辦法,使同修處在困難中,很是焦慮,而我並沒急。這時已經是私心在起作用了,但我沒認識到。此時師父的點化,讓我突然感受到那位同修當時的難度。而我現在也是一樣的難,自己難了,內心的焦急無以言表。我好慚愧,覺的對不住同修,當即決定一定要把這位同修的困難解決,不能讓私心存留。心性提高了,很快我找到了一位同修,他及時的幫助了我,解決了困難。而我也想辦法,把需要我幫助的那位同修的機械故障修好了。

這件事讓我認識到,自己以前喜歡獨處的性格實質上是心的容量太小,不能裝更多的人,說到底,就是自私。那麼在證實法中,就不能做到時刻以大法的需要為第一位的,不能更好的圓容整體。做事中還得看人,這個人我合的來,那麼我能高興的去配合,這個人我合不來,就不愛與對方共同合作,即使合作,證實法的效果也不好,這都是自己的人心造成的。

現在儘管我在努力突破這一執著,但還是沒有完全放下,有時為了放下這個執著,就不斷的發正念,去除人心時感覺真苦。當每一次有所突破時,那種輕鬆、超然,能夠與同修和諧的相處,心中只有一念,怎樣更好的與同修配合,救度眾生,全然忘乎了我的存在,那種感覺真的好美妙。

目前我一直為自己口講真相效果不好而著急,時常夢中給人講啊講,都講出了聲。反思自己,對照這方面做的好的同修,覺的就是自己的心沒有與世人溝通起來,有間隔,所以說出的話不能啟迪人的本性。那些做的好的同修,說出的話一聽就讓人能感覺到發自內心的真誠。而我就是欠缺了這一點,再加上後天觀念的障礙,所以不能更多、更廣的救度世人。

有時想想,自己需要突破的東西太多了,否則又怎能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呢?

以上是我在證實法中這幾年的心得體會,我深知和修的好的同修差距很大,離師父的要求還太遠。但是我會努力的,一定要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期望。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