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救度眾生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日】師父好!同修好!

師父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如何完成這一歷史使命,如何在法上認識法、不斷修正自己,同時救度世人跟上正法進程,救度更多的眾生,每個大法弟子都在走自己的路。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得法後的喜悅使我過份激動,引起在行為上偏激,不願和常人打交道。我時常用學法悟到的法理去要求常人或家人,怕常人不好的思想及行為干擾自己,不敢面對矛盾,擺不正與常人的關係,使家人對我不理解,造成了一些負面影響。

二零零五年,我從幾年被非法關押中走過來,回到家中,面對形形色色的常人講真相勸三退,阻力很大。家人每天好像都在圍攻我,用惡語指責,把幾年來他們精神上承受的痛苦,在中共謊言和高壓下對大法弟子講真相的不理解、所有的怨氣洩在我的身上(實質是另外空間邪惡操控家人造成的)。一大段時間我心中很痛苦,感受到救人的艱辛,而更加體會師尊救大穹不可想像的艱辛。

改變自身環境是我在修煉路上必須要過的關

師父在《轉法輪》裏講:「大家知道,我們這一法門不避開常人社會去修煉,不避開、不逃脫矛盾;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問題上吃虧,被別人竊取利益的時候,你不跟別人一樣去爭去鬥;在各種心性的干擾中,你在吃虧;你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魔煉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種不好的思想影響下,你能夠超脫出來。」

我在實踐過程中,不斷學法,同時向內找修自己,不受外界干擾,把怕與常人交往的「怕心」去掉。在和常人交往中遇到事情和矛盾時用法來衡量,用法歸正自己,特別在常人中講真相勸三退更體現這一點。我從自身做起,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他們。

我忍受著迫害中身體遭受的痛苦,日夜照顧不能走路的母親,替哥嫂姐妹分擔家務。在和他們交談中克制自己的爭鬥心、急於求成心、怕心等,揭露邪惡對我的迫害、中共邪黨的殘忍和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展示修煉中大法的神奇,啟發他們的善念,解開他們的心結,驅散他們心中的怨恨,同時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慢慢的他們逐漸改變原來的看法,家裏的環境向良性轉化,他們開始理解的說:三年非法關押都沒有改變她,你們還能改變了她?她對人好,又孝順,讓她煉吧!你要說大法神奇不信吧,她回來後身體的巨大變化使人不得不信。

待母親的病情有了好轉,我從哥嫂家回到了自己的家。我的回來驚動了單位和小區鄰居,我的外表和神態使他們很吃驚。他們認為幾年的牢獄之苦可能使我放棄了信仰。當我微笑著和他們交談,他們發現我依然如故,有的表示同情,有的抱著我哭,有的加以指責,大部份不敢和我說話。我意識到這裏不正的環境需要我去歸正。

退休後工資一直不給我(邪惡的迫害)。我本想通過法律打官司要回退休工資,在師父不斷的點化下,我悟到應該通過要工資之事向他們講真相救本單位有緣人。

我查找了有關工資的法律條例,並諮詢了律師,了解相關情況。之後我找到負責此事的負責人問:「甚麼叫退休?退休就是不工作了。退休金為甚麼不給我?我諮詢過律師,也查找過有關條例。退休金是職工的活命錢,任何集體和個人不得挪用,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我還向他講法輪功真相。我是因為修真善忍做好人被迫害的,我還要吃飯生活,如果不給我工資,我去批發洋蔥在咱單位家屬小區賣,並且還要給小區的人講我為甚麼在小區賣洋蔥。如果你能為大法弟子做件好事將會功德無量。他立即說明天就去要。我又說,「退休金是我已付出了三十多年應得的回報,這是我的錢,就應該給我,沒有任何的附加條件。」僅隔一天工資就要回來了,這是我沒有想到的,這是大法的威德。

剛回到單位,邪惡勢力虎視眈眈。幾個被操控的惡人常聚在一起到本單位彙報,不斷的生事。辦公室主任找到我說:有人彙報咱家屬院的傳單資料都是你發的。我沒有正面回答他,反問他:資料誰發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對他們說的。他說:我對他們講你們看看吧。「對,這就對了,」我說,「全中國每天都有許多真相資料都是我發的,那我也太偉大了,可惜我能力還達不到。」

期間,同在一個小區的其他同修(沒有暴露)默默無聞的發正念配合著我講真相,同時抓緊時機向小區發放《九評》及其它資料,並製作《給舉報者的一封信》放到幾個舉報我的人的車簍和報箱中。同時我到舉報者家中面對面講,告訴他這樣做對他的危害和不好。惡人承認這是他們幾個人出於對我的「關心」到辦公室彙報的。我從自身說起,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幾年的牢獄和非人的折磨我都不會背棄大法,將來更不會,同時揭露邪惡的殘酷。他們開始醒悟,覺的事情做的不太在理。

就這樣,在同修的配合下,我不斷的對單位職工及家屬院的人講真相勸三退,同時發正念解體邪惡對家屬院的控制。逐漸的整個單位有了好轉,大家對大法的態度有了很大的改觀,很多人也做了三退。有的說,這人是煉法輪功的,她才是個大好人。地上丟棄的真相傳單也主動撿起來交給我讓我收好。我為能覺醒的世人而感到欣慰,許多人真的有救了。

等到辦公室主任再來找我時,我給他展現大法的美好,並告訴他們,我的表現你們都看的到,我如果不修大法不會這樣對待的。只因為大法叫我們做好人,師父讓我們救度更多的人,如果咱單位都學了大法的話,你們也不會有那麼多的麻煩事了,都淡泊名利,這社會也變好了。兩人聽的最後笑著說:你以後的日子會比我們的要好。那當然,我笑著說。

的確每一次邪惡製造的麻煩都是大法弟子講真相救度世人的好機會,包括自身的家庭環境。

自從我有了工資,邪惡就控制家人千方百計的向我索要錢,怕我用錢去做真相資料。母親要我每月拿錢給妹妹,這個要我給買衣服,那個要我替別人還債。在複雜微妙的家庭關係中,如何分辨,如何平衡正常的收支真是不好辦,因為稍不注意就會被邪惡鑽空子。同時這裏還有自己要去的執著。用心學法,用法去衡量哪些是對、哪些是錯。

對於困難的姐妹也應該幫助,贍養母親這都是應該做好的;對於阻止我講真相做資料的家人,我駁斥他們的用心,說:「大法沒有錢做真相資料,都是我們憑心而做。工資是我的,別人無權干涉我如何支配。」關於借款,誰欠誰還;衣服可以買;一樁事一樁事的平衡,從人能理解的角度去解決。實質上是邪惡的舊勢力在阻礙世人得救,我清除阻止世人得救的邪惡,平衡家庭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得到了全家的理解和支持,從而破除舊勢力阻止講真相救世人的障礙。在過年時,我就被家人簇擁著(從來沒有過)入宴席,在宴席上我舉杯:為大家對大法的同情和支持乾杯!大家舉杯!宴會在祥和歡樂的氣氛中進行。

抓緊時間救度世人

「救度眾生貫穿在你們現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夠認識到、認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會救度更多的眾生。」(《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講真相救世人的確不是簡單的,面對形形色色的人,如何解開他們的心結,體現出自己修煉的境界和法理上的認識,但關鍵是救人的正念是否足。正念足就能利用各種形式達到救人的目地。

我已退休,以辦家教的形式在教學中以認真負責的教學態度授課,得到了大家的好評、家長的信任,使我在今後的講真相勸三退方面有著很好的開端。

買菜、購物、旅遊、走親訪友、禮尚往來、婚喪嫁娶、常人發生的一切事情,只要與人接觸都要抓住機會講真相勸三退。這裏有個關鍵問題,就是把基點也就是把心放到何處。

旅遊是每個人幾乎都經過的。我和同修多次利用旅遊做勸三退。碰到有緣之人,我就從歷史的預言說起,用這些歷史警示事例勸三退。特別對於山區人乃至從沒聽說過三退的人很容易接受。

走親訪友帶上真相資料、《九評》光盤,利用一切機會發放真相資料,包括面對面的形式。我的有些親戚上了年紀,我經常去看望他們,並講真相,他們很相信。當他們明白真相時,有的主動要資料自己去發放。

買菜購物在常人生活中誰家都有,對一來二去接觸的人講;禮尚往來只要和人接觸,三言兩語話真相勸三退。

這幾年我不停的這樣做著,這些事情表現上是常人的事,但心裏時刻記著自己是在救人,而不是在僅僅做這些事。這是我在講真相體悟很重要的一點,和以前極端的做法完全不同。現在和常人交談,任何一個話題都能夠很自然的引到講真相上來,雖說在做的過程中有過怕心、顯示心等,但都及時的去抑制、去掉它。

在和同修一起講真相時,只要有兩個人就涉及到配合的問題。當我提出做甚麼建議時,同修不同意我的意見,我決不扭著勁幹,因為這方面教訓太慘重了。一人講另一人發正念,你講他補充,使講真相做的更好。

從講真相救人的一些事例中的確可以看到世人都在等著被救度。

我到一個山村,村子裏的人是放羊的。一天一個外鄉人來這兒買羊,把羊拴在了樹上,去付錢,當主人找錢時,羊突然掙脫跑了。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趁村人拿錢時(他不讓我對別人講),我對買羊人說,你是黨員嗎?「是」。「天滅中共,三退保命,你退了吧,起個化名也可以。」「行」。「心裏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難時命可保。」「好」。簡單的對話,沒有一點的猶豫和疑問,並且答應時表情激動眼睛濕潤,臨走時握住我的手問,你甚麼時候再來?我告訴他,回去要告訴你的親人,讓他們也退了。我想這樣偏僻的山區大陸一定很多,需要我們大法弟子多用點心向那裏的人講真相。

邪惡的舊勢力安排邪黨以考驗大法弟子為藉口來毒害世人。師父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中說:「我也告訴大家,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為法來的。你要想讓他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你就去講真相。這是一把萬能的鑰匙,是打開眾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遠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鑰匙。」打開世人的心結,抓緊時間救度世人,讓我們記住師父的教誨。「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必須做的。」(《致美中地區明州法會》)更好的完成歷史賦予大法弟子的重大使命。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