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與同修切磋子女選報某科的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今天在明慧網上讀到了《與同修切磋子女選報某科的問題》,這個話題近來明慧網上同修總在討論,我把我處理這個問題的故事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兒子從小就是我的「小尾巴」,我走哪他跟哪。我是九七年八月得法,當時兒子九歲。經常是我參加集體煉功、集體學法的時候他也跟著。由於年齡小,耐性差,他經常是坐一會兒,出去玩一陣子,然後完了一起回家。後來由於我丈夫極力反對我煉功,同時阻止兒子得法,到了收書、撕書、砸煉功帶、打、罵、多次趕出家門,甚至以要到廚房拿刀,全家同死相威脅的成度。在這種環境下,兒子沒能走入修煉,但大法的佛光也照亮了他的生命,他對大法一直有正面的認識。

由於我與兒子形影不離,有很多機會給他講真相,所以在七二零那段最邪惡的日子裏,他都能識破邪惡的謊言而不受毒害。大法的正,邪惡的邪,在他心裏非常分明。中國的家長對孩子的成績都是非常重視的,因為在中國,孩子成績不好,以後很難有出路。一般的學校、家長為了孩子的前途,甚至為了中考、高考中的一分半分,哪管甚麼對與錯、正與邪,只要能得分,邪黨怎麼說他們就怎麼答。

很快兒子升入初中了,面臨著中考。學校也開足了馬力,各類考題,試卷一個接一個,包括政治課目也是一樣,其中有污衊大法的內容。我心裏非常清楚,怎麼才是真正的對孩子好?要讓他的生命得到淨化,免受毒害,有個好的未來才是真正的對孩子好;而貪圖那一分、半分,讓孩子接受邪惡的灌輸,即使能多考多少分,考入了好學校,而使孩子的生命受到污染、毒害,那是根本上在毀掉孩子,而不是真對孩子好。而且作為一個修煉人,站在法的基點上看問題,只要我們做的正,不會出現像常人想的那樣孩子真的因此考不上好學校。

對於孩子的政治科目,我向來是淡然處之。孩子本來就不願學,不願學就不學吧,反正都是些邪黨的歪理邪說。凡是涉及到污衊大法,抹黑大法的,不理它,能撕就撕。臨近中考了,幾次政治模擬考試,兒子只能勉強得近70分,有時候還不及格。政治課老師著急了:這孩子每門課都優秀,唯獨政治只得70分,到時候要是考不上省重點,我無法向學生家長交待。政治課老師因此罷課,聲稱要辭職回家。我不為所動,一笑了之。結果在中考中,兒子以全校最高分考入省重點中學。

進入高中,我有一念很堅決:兒子只能讀理科,決不讀文科。因為一旦讀文科,免不了又受邪黨毒害,去死背那些歪理邪說,甚至對神犯罪。我記得一次在給一個讀文科的女孩講真相時,她說:管它是甚麼真的假的,只要能拿分。我一時無語。當時她母親也在場,看表情也不想讓我多講,因為她怕影響她女兒拿分。

後來兒子讀了理科,邪黨的魔爪甚至也伸進了理科。很快又臨近高考了,記得一次班上又作文模擬試卷,是一套北京來的卷子,作文題是兩選一,其一大意是:十年前民意測驗受尊重的人是……今年民意調查受尊重的人是:毛××、周××、……、任長霞、……,請論述自己的看法。

後來兒子把考完的試卷拿回家,我看到他在「任長霞」上面打了個「×」,題目也空著,他選另外一題做。就問他:怎麼打個「X」?他說:她不是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了嘛,還不打「X」?這題目沒法寫,出的沒水平。我聽完心裏很高興。

還有一段小插曲,還有幾天就要高考了,週五我去學校看他,兒子說正在感冒很難受,只想回家,可又怕掉課,讓我把感冒藥準備好,週六一回家就吃藥,一次就要好,要不影響學習。我說好。接著又跟他說:你別忘了念「法輪大法好」,這五個字救了很多人,他也知道。週六他回來了,一進家門,我就招呼他吃藥,他說:早好了。

由於兒子在心裏有對大法的正念,而且在2005年3月份就已聲明退團、退隊,結果在2006年的高考中取得了出乎意料的好成績,在湖北考生競爭激烈的情況下,兒子考出了600多分的好成績,進入了他一心嚮往的好大學。

經過兒子升學的過程,我感覺到作為修煉人,只要我們走的正,時刻在法上,而不用常人的執著看問題,很多看似難以解決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