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真善忍規正了走入歧途的侄孫

——和經常接觸孩子的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五日】我有一個侄孫,今年十四歲。孩子在娘胎裏的時候父母就吵架,到孩子五、六歲時父母離異,這孩子主要是跟爺爺奶奶長大。爺爺奶奶覺的孩子失去母愛,經常歎惜孩子可憐,所以加倍溺愛,使孩子養成了很多不好的毛病。上學後不好好學習、貪玩打架,把那聰明的腦瓜都用在了本不該他那個年齡該用的地方。撒謊張口就來。後來又迷上了電子遊戲,為玩遊戲和同學偷了自己家和同學家裏的好幾千塊錢,鬧得雙方家庭矛盾重重,無有寧日。爺爺奶奶愁的沒法,苦無良策。

我看到孩子的狀況一方面也替孩子和他的爺爺、奶奶擔心,另一方面想,師父說,今天世上的人都是為法而來的(大意)。那也只有大法可以挽救他。我試著幫助他。先儘量多接近他,用「真善忍」大法的法理引領這個孩子,逐漸給他一些適合他那個年齡階段看的小冊子呀、週報呀,給他護身符時結合著他能理解的「真善忍」做人的道理,講退少先隊的好處。

退隊後的幾個月,用他奶奶的話說:這個孩子變了,變得簡直像另外一個人,不再打架、貪玩,不再亂花錢,不再說謊,不再上網吧、玩遊戲了,學習也上去了。他跟奶奶說:我姑奶奶不是告訴我「真善忍」嗎!有事我就忍。

現在這孩子已經考入初中。不用我找他,他經常來我這裏吃住,表面上是被電腦吸引,實際上是有大法的感召力。有一天他告訴我初一思想品德課本的後面有講法輪功是×教的話。我問:你怎麼認識?他說:我不接受,也不排斥。我說:你不排斥就是接受。他提出了天安門自焚的事。之前我老覺的他年齡還小,就沒給他講這些事情的真相。我告訴他那是騙人的假話。大法講的就是「真善忍」,你說「真善忍」好不好啊?他說「真善忍」當然好了。接著我給提示了那些造假的鏡頭:頭髮是最易燃的而王進東的頭髮卻沒燒著,王進東兩腿中間裝汽油的塑料瓶好好的;劉思影燒傷怕感染,應該在無菌室而且應該裸露著,包那麼厚的紗布還接受記者採訪,切開喉嚨還會唱歌,這不明擺著是撒謊嗎?他說:「明白了」。趁此機會我又告訴他,進了初中後不要入團,如果全班非要你們集體入,你也要頭腦清醒,心不能入,入那玩藝兒是害人的,他說:我知道了。

晚上他在我這兒住。清晨我做了一個夢:夢境中好幾個人住在一個幾層高的樓房旅館裏,早晨起來我們就離開旅館走了。走了很遠很遠的路後,我突然想到我的侄孫還在另一間屋子裏睡覺呢,就趕緊返回去找他。回去的路上到處是樹木、莊稼地,沒有道路可走,就這樣在泥濘的地裏,東一腳西一腳的艱難的走著,好不容易見到了樓房,一找還不是這棟樓,好像在這棟樓的後面還有一棟樓。周圍都是莊稼地,沒有路,於是我就順著田間小埂又向後走,這時醒了。醒後夢境清晰,促使我寫這篇文章和同修們切磋。

我悟到能經常跟同修接觸的孩子,都是與法有很大緣份的。夢中師父點化我,不管有多大困難也要引導他們向大法靠近,將來能做法正人間後的大法弟子。給孩子講真相更沒有模式,只有靠大法弟子的智慧因人而異。雖然有的孩子退了隊,但他們在學校裏接受的都是黨文化的教育,在這個成長年齡中極易被污染毒害,進入初中後又極易被拉入團。怎麼樣讓他們多接受正的東西,逐漸的增加心理上的防毒能力,這是我們大法弟子值的關注、值的切磋的問題。

再談一下前天我和侄孫的一次交流。他來後說:老師留的作業是讓說出《紅樓夢》的五個主要人物。我就給他講了幾個,並幫他在正見網上找到《紅樓夢》的解析文章,結合著他想要知道的東西給他講了一些因果關係的道理。他說:姑奶奶,你知道的真多啊。我說:原來我也不知道這麼多,是因為我學大法學的才知道了這些,你要能學大法,按照大法的「真、善、忍」標準去做,你會越來越聰明,知識會越來越多,智慧會越來越大。你在電腦上要少玩遊戲,多看點正見網、慧園網、明心網上的東西,多看點傳統文化的東西,對你今後是有好處的,將來的文化中進化論、無神論都會被推翻的。他說:行。這樣講既符合了小孩愛玩的執著,又告訴了他應該怎麼做。把大法的美好很自然的傳遞給了他明白的一面。

自己的一點感悟,寫出來與同修共同切磋交流,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