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人的觀念 走入正法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我們那裏是97年開始有人修煉的,是我母親的一個老朋友回家鄉河南治病時,遇到一位修大法的醫生告訴了她。她嚴重的心臟病和其它一些疾病在修煉中都康復了。回來後,她就將大法告訴了她所有的親朋好友,使一些有緣人得法。

人的觀念不去 後悔來不及

我的父母在97年7月開始了修煉。剛開始時都還很認真,不過都是抱著治病的心走入大法的。老年人幾十年的一些觀念是很難改變的,父親在後來的日子裏就時常陷於常人中。99年新年過完不久,父親出現了腹部腫脹不適的症狀。他到醫院檢查,醫生說來晚了。其實那時他還很精神,都是考驗。我和母親就對他說沒事,那是消業過關。如果真是絕症你就是到醫院去也治不好,還當了別人的實驗品,死的會很痛苦的。因為他弟弟是98年初得肝癌死的,他在身邊照看了很長時間,因為他懂一些中醫。他弟弟當時單位領導很重視,在西安當地找了各大醫院最好的專家給會診治療,最後還請了國外留學回來的專家去治療,最後還是死了,而且死的非常痛苦。常人中有句話:病得真了無藥治,藥能治假病。也就是一個人真的到了天命,是怎麼都治不好的,唯有修煉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但修煉決不是用來治病的,而是必須改變常人的觀念,修去自己所有的為私的執著心。我們就好好聽師父的話,好好煉功學法。最後就沒去醫院治療。我們每天去給他念書,讀同修的心得。可他正是因為懂一點醫,而且看到弟弟的死,內心絕望了。可是一個人他自己不從內心改變自己的觀念,不去常人心,誰能救他呢?修煉是非常嚴肅的。我二哥當時也修煉,在父親最後的一個星期,天天陪著他。父親在99年4月去世了,當時就死在我們三個修煉人跟前,我當時沒有掉一滴眼淚。我很平靜的想了一晚上,這是為甚麼?其實師父一再點化他,是他自己在人中形成對癌症懼怕的恐懼觀念不去掉,從而自己絕望放棄了生命。

父親的死對家庭沒有造成任何經濟負擔,自己也沒有太多痛苦,只是很遺憾沒有堅持下來。父親的死當時對母親、二哥和我並沒有影響,相反我們覺得生命更重要了,生命是有限的,一旦失去後悔都來不及了,一定聽師父的話精進修煉。

但是父親的死對其他同修、常人、我大哥還有一些親朋中卻帶來了非常大的反面影響。我們那地方很小,單位很集中,誰家有個大小事都會很快家喻戶曉的。認識父親的人又很多,而且父親給大家平時的印象就是一個非常健康快樂的老頑童的形像。當時的壓力是很大的,常常會有人問,我得不停的去解釋,去跟同修交流。因為當時我們那一片就我一個年輕的,其他都是老人,而且都是抱著治病的心。一看父親都這樣了,他們也都動心了。再加上99年7.20後鋪天蓋地的謊言渲染,更多的人像有了依據一樣,更加相信邪黨的謊言,一直到今天都不醒,任你怎麼解釋他都不聽。世上很多事是很複雜的,萬事皆有淵源,人在迷中是很難悟的。

99年7.20後,我們那片沒有一個當時對迫害說不的,都是人的觀念放不下,違心的寫了保證。有的開始還在家偷著煉,最後沒有了修煉的環境,慢慢就都視同於常人了,直到現在走回來的也不多。

我母親由於對父親情的執著,在2002年初得腦血栓半身不遂,到現在還在魔難中,不能自拔。經過一年多大家的幫助,雖然有點進步,但最終人的觀念還是很重,自己放不下幾十年形成的觀念,障礙了自己,也同時干擾了周圍一些人的得度。

其實當一個人內心充滿了對師父與大法的堅信,充滿了希望與自信,就沒有戰勝不了的魔難!誰也打不倒你,除非你自己不想站起來。人都是被自己在人中對事務形成的固定的觀念所打倒的。修煉人就是要戰勝自己的觀念!用師父告訴我們的法理,正念正行,才能走出魔難!戰勝魔難並不難,最重要的是戰勝自己的千百年來人的觀念!才能真正走出魔難,走向神!

生死較量

我當時是因為生完小孩後一身的病,在各種治療與醫藥都不起大作用的情況下,經父母勸說後,於98年1月5日走入大法的。當時煉功點上只有一本書,我還看不上。但是第一次跟大家煉靜功,我就看到了師父給我下的眼睛,因為當時沒看過書,還不知道。我的天目在晚上睡覺中炸開了,這不同於夢,我還見到了大概是唐朝時期的師父。過後兩天我的天耳也在睡覺中炸開了。我一直都能看到另外空間的光。由於一直不好好煉功,沒有能量加持。我知道我們大法弟子是有很多功能的,都是由於自己的心性不高,不敢相信自己的能力。父親的死、99年7.20、還有自己得病的場景在夢中都出現過,只是當時悟性不好。

2002年9月,我在一場與病魔生死的較量中,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掙脫死亡之手。在三個月的較量中,雖然當時進了醫院,但是如果沒有師尊的呵護,也沒有今天的我。在危難中我沒有怕,沒有想到過死,我只想到了我也許欠的太多,我得償還。當我疼的死去活來的時候,我沒有掉一滴眼淚。在最初的一星期,前三天的搶救中,我有點迷糊,醫院曾經下過兩次病危的通知,急的家人在門外直哭,我卻甚麼也不知道。第二次心臟跳到每分鐘256下,呼吸極其困難,眼看就不行了,結果我在師尊的呵護下闖了過來。那時兩個鼻孔都插著管子,一個胃管,一個氧氣管子;手上腳上都是輸液管,身上到處是監測儀器的管子。在後來的幾天慢慢清醒了,當時來看我的親朋好友都被我的場景嚇的流淚了,而我卻沒有一滴眼淚,我還堅強的勸別人,我沒事,我會很快就好的。當時的內心異常的平靜,是因為我還堅信大法的一些法理。我看到照顧我幾天幾夜的愛人、婆婆、好朋友幾天來幾乎睡不上覺,吃不好,我就想我一定要快點好起來,不能再拖累他們了。我的內心沒有任何的雜念,在住院的那些日子裏甚至沒有想過自己一手帶大的女兒和在病中的母親。女兒當時才6歲剛上學,從沒離開過我。我的心中只有一念,我得快點好起來,將來只要我能動,我就要盡力去幫助所有在危難中幫助過我的親人、朋友,我心中沒有了往日的恩恩怨怨,心中只有感恩!

我是在當時的醫院裏同病中好的最快的,而且在我住院前4天他們本院一個大夫的兒子剛得這個病死了。

出院後最初的日子裏,身體極度虛弱,126斤的體重降到了93斤,那時還沒完全走出魔難,還在吃著各種藥,以前在常人中的各種病都返了出來。我開始反省自己為甚麼遭此劫:由於99年7.20後自己違心的寫了保證,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失去了集體修煉環境,自己在自責中視同於常人,很久都沒煉功,也很少見到新經文;發正念就更是不重視;雖然在平時的工作生活中還能用法來要求自己,同事、朋友也一致對我修煉後的變化給以肯定,凡是一起工作過的有緣人我都是以自己的言行去證實大法,並講真相,但是離一個真正的修煉人的標準還差的太遠!

我本來毫無怨言,認為自己在償還業債。反省後,我突然覺醒,我必須從新真正的修煉大法,才能走出魔難。我開始不再吃藥,而是開始了學法煉功。那一刻我感覺自己頂天立地,只要我認定的事誰也別想阻止我。老公逼我吃藥,我堅持不吃,他們也就默認了。

走入正法修煉

從2003年到2004年8月前,我都是一個人獨修。我那時多想找到當年修的好的同修,想見師父的新經文。直到8月左右才終於和昔日開過法會的同修聯繫上,聽著同修們一個個的壯舉,我當時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我甚至聽不懂他們有時說的是甚麼。我開始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和明慧週刊,我如飢似渴的學著,常常淚流滿面,我落下的太多了。我開始走出去發資料,幾乎見人就講,去找昔日掉隊的同修。那時的心情真是不顧自己,只想到那麼多人還不知道真相,將來是要被淘汰的。在大街上看到來來往往的行人,我都常為他們著急的淚流滿面。

當時我並不了解資料的來源情況,我只是感到資料太少,後來知道這些都是從外面帶來的,我就想要買電腦學上網。我取出自己所有的積蓄近1萬元,瞞著老公獨自一人進城去買電腦。其實我當時對電腦一點都不懂,只是覺得去大商場買沒問題。還買了數碼相機。其實在買的過程中師父為我安排好了一切,非常順利。

那時做事有一種勢不可擋的勁頭,也許是神的那面覺醒了,能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一直看護著我。當天就裝好了電腦,老公也沒有抱怨。在最初學電腦的日子裏老公幫了我不少,我有時也把修電腦的人叫來給我教。遇到困難師父都有辦法幫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如今也可以去幫助同修了,很多同修都給過我幫助。他們也都很忙,我非常感謝他們,我們這一片終於有了自己的點了。

所有這一切都是師父對我們的厚愛,我們一定要好好珍惜!決不辜負師尊的慈悲,和眾生對我們的期盼,運用好師父給予大法弟子的神通法力與無窮的智慧!正念正行,救度更多的眾生。

感謝所有寫交流體會的同修,使我學到很多,如有不對的地方,請給以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