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的人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9月2日】我接觸法輪大法,大概是在1995年,因為我的父母那時候已經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母親修煉前滿身都是病,心臟病嚴重到不能聽小孩的哭聲,坐骨神經痛的病要是犯起來,疼的在床上打滾。修煉大法以後,母親所有的病都好了,到現在11年了,一粒藥片也沒吃過。那時,我回娘家,母親就把《轉法輪》給我看,說這功太好了。我那時就大致看了看,只記住了一句話,叫人放下名、利、情,我心想,太難了,我可做不到,而且我看到父親每天早晨4點半就起床,打坐煉功,而且盤腿的時候,腳都變成了黑紫色。我一看這麼苦,雖心裏卻很佩服,可自己可吃不了這份苦。因為那時候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可愛的孩子,自己身體也很健康,覺得很幸福,幹嘛要煉功,吃那份苦呢?

人生真是多變而且苦樂無常,健康幸福不會永遠伴隨你。後來我獨自到日本,由於婚姻的變故和生活的重壓,漸漸的我得了失眠症,最後嚴重到吃安眠藥也無法入睡的程度,渾身無力,面容憔悴,每天想的就是如何才能睡一個好覺。生活沒有一點點的樂趣,自然就想到了死。就這樣我熬到了2002年秋天,突然有一天我想,既然死都不怕了,煉法輪功那點苦還有甚麼不能吃的呢?我煉法輪功吧!只有法輪功才能救我。這一念一出,心裏立刻就覺得安心了,覺得自己有救了,這回一口氣看完了《轉法輪》,越看越愛看,越看越想看。

第二天,我就把所有的安眠藥和其它一切我從中國帶回的藥品全扔了。第三天晚上,我躺下的時候還是滿腦子想的是睡覺,那時還不知道如何才能使自己不想這個問題,以前睡不著的時候,真是心煩意亂,翻來覆去的,別提多鬧心,看了《轉法輪》後,雖然頭兩天也沒睡覺,但是不鬧心了,就這樣靜靜的躺著,心想,管他呢,不睡就不睡,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我睡著了,而且睡的很香。早晨起床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我能睡覺了,我的失眠好了。當時的心情真是無法用語言形容。

那天早晨奇蹟發生了,我看見放在櫃子上的衣服的扣子在飛速的旋轉,我很吃驚,以為自己看花了眼,就抬起身子仔細的看一下真的在轉,再仔細看還在轉,再仔細看就不轉了。這太神奇了!但是我立刻就明白了是師父在鼓勵我精進呢。

就這樣,我走入大法的修煉到現在已將近4年,我現在是無病一身輕,平靜而幸福,我在內心深深的感謝師父,感謝大法帶給我這一切,決心做好三件事。

修煉的路上也遇到過一些魔難。我丈夫是日本人,不修煉也不相信神,而且很頑固。我學法、煉功他不管,但是我出去參加遊行、發報紙,他就不幹了。記得是得法後第一個五一三世界大法日遊行回來,他問我你幹甚麼去了,我說遊行去了,他一聽就火了,好像我做了甚麼大逆不道的事,一下就把我推到門外:你去遊行吧,你滾吧!當時我衣服也沒來得及穿好,只穿了件背心,鞋也沒穿,就這樣,我光著腳流著眼淚,到我家附近的警察署,希望警察能陪我到家裏,讓我把衣服、鞋穿好,然後把行李拿出來,那時我已下了決心,讓我放棄修煉這不可能,我就心平氣和的對我先生說,如果你不同意我修煉,那沒有別的辦法,我寧可放棄婚姻,不會放棄修煉。他一看我的態度,就說,行啊,你愛幹甚麼我不管了,就這樣我闖過了這一關。

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有時看到明慧網的描寫地獄的文章一邊看一邊流淚,就想去救出他們,覺得不知道真相的眾生好可憐,所以自己不精進的時候就覺得對不起師父,對不起眾生。

回顧這四年的修煉生活,感覺到師父無時無刻不在點化和鼓勵,有甚麼理由不做好呢?因為我得法晚,所以個人修煉和證實法是同時的,開始修煉以後,除了學《轉法輪》,又學了師父所有的各地講法,就明白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證實法,所以馬上就投入了正法的行列中。

一開始去街頭發報紙的時候,正是夏天六、七月份,氣溫達到30多度,火辣辣的太陽曬的人無處躲藏。心想,曬黑了怎麼辦,多難看!有時還想,找個不被曬的辦法證實法吧。因為那時剛得法,雖然對法的理解不太深,但是對這個大法卻愛不釋手,從沒想過一天看一講兩講的問題,而是有時間就看,也不懂甚麼睏魔干擾,從來也不睏,就一心學法。通過學法,我問自己,你是要法,要修煉,還是要不被曬黑,我就對自己說:我要法,要修煉。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怕被曬黑的想法了。 如果不是認識上提高了,到太陽下面吃這個苦,還有可能挨罵,給我付工資也不願意做。現在看起來好像是一件小事,可是當時對於剛得法的我來說,可真是個大考驗,所以至今記憶猶新。

下面談談在東京入國管理局前面發報紙的體會。

時間也真快,轉眼一晃在入國管理局前面發報紙已經3年了,其中自然體會也很多。有一個中國女孩在入管局門口發電話卡,我就開始給她講三退,講共產黨的邪惡。一開始她不聽,也像許多被共產黨洗腦的中國人一樣為共產黨辯護,三退的事情也不相信。看她這樣,心裏覺的她很可憐,就想,慢慢來吧,就這樣有時間我就講,從來沒有想到放棄。這樣大約過了半年,有一天,我又給她講,她說看你們和共產黨說的法輪功不一樣,我一開始真以為煉法輪功的是壞人呢,原來你們這麼好,你就幫我把共青團和少先隊退了吧!我真為她高興,也不知和她是甚麼緣份,一直和我在一起發報紙一年多,最後和我成了好朋友。

在入管前幫助許多人三退了,不少是沒有講幾句話,幫他們起個名字就退了。有一次碰到兩位60多歲的老夫婦,是基督徒,非常善良。我給他們講法輪功,他們就非常虔誠的給我講基督教,我一看這樣,我就給他們講退出共產黨,因為共產黨是無神論,又做了那麼多的壞事兒,你不退出,你就是它的一員。老夫婦一聽有道理,就拿出紙和筆鄭重的寫出自己的名字,表示要退出共產黨。通過這件事我深深的體會到了師父會把有緣人領到你面前,但是你要做,你不做就不行。

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有責任和義務救度眾生,如果不去做那些眾生將會被淘汰,作為大法弟子怎麼忍心呢?如果能用我們的辛苦,甚麼冷啊,熱啊,曬啊,困啊,累啊,能換取眾生的不被淘汰,才不負師父的慈悲,眾生的期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