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法上 沒有過不去的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19日】每期的明慧週刊對我的啟悟、幫助和提高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今天也想寫一下九年來的修煉體會。

一、因病得福修大法

95年,我突然眼睛看不清東西,左眼視力幾乎是零,走路腿沉、發麻。花了四萬元在北京和外地有名的醫院請專家,也沒檢查出原因。練氣功也花了好幾千,都不見效。因愛人做生意,心也沒放在我身上,提出了離婚。這晴天霹靂的打擊,使我無法接受,我突然跪在地上對著家裏唯一的一尊觀音菩薩像,哭著說:「好心的菩薩呀,我做甚麼壞事了,要遭這不幸」。

97年家裏有個親戚讓我煉法輪功,我說:「我不相信氣功,我去看過氣功也沒治好我的病。」後來,我愛人去親戚家,我抱著試試看的心理,讓他給我帶回了這萬古難遇的經書《轉法輪》,我這個幾十年來甚麼也不相信的可憐人,從此走上了一條修煉的路。人精神了,視力慢慢已恢復到1.2,但腿走路還很沉(因我治病的心沒去掉)。

二、學好法是過好每一關的保證

1,99年底,我去天安門證實法被非法抓進拘留所。我想我再不是一個常人了,處處事事要體現出大法弟子的風貌,我的心態特別純淨,每次都在用心跟管教和被關押的人洪法,很多人願意和我說心裏話,和我交朋友,說出去也要學法。有個王管教看了手裏的幾張紙說:「我知道了你的名字、地址和電話,等法正過來我去找你」。對於這些,我當然是欣慰的。兩週以後我走出了拘留所。

2,2000年5月,派出所讓附近40多名法輪功學員每天要去那裏報到,因我們在那裏背法、煉功,又一次被送到拘留所,還是那個王管教看我們。我們絕食6天了,許多人不是挨打,就是灌食、插管子,沒有人理我。我心裏一直背著《轉法輪》107頁中的「修煉我們這一法門,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壓百邪,你不會出現任何問題。」我既不怕也不餓。

一天,我看到一個學員又挨打,我上前一把抱住了她,用盡全身力氣大聲喊:「9號打人了」,我被裏面的號長重重的打了6個耳光,左耳直響。王管教把我叫去,我說明情況後,她讓我傳達她對號裏的兩點要求:A,要求號裏不許打人。B,她沒說法輪功的人不吃飯,其他人也不許吃(當時我們絕食,號長就不許其他人吃飯,以此來逼迫我們吃)。我回到屋裏把這兩條說完了。幾天來的緊張空氣一下子緩和了下來。有一個學員從開始就被銬著,說話總是不服氣的樣子,有的同修說,她晚上夢見我們餓的都不行了,大家都倒了下去,他們像背面口袋一樣把我們背走了,還讓我們照著她的夢裏點化的做。我想老師說:要「以法為師」怎麼能按夢裏的話做呢?

一天,王管教問我是選擇吃飯還是灌食,我說我真的不餓,我不會有事,我沒有和你們過不去的想法,我只是要求釋放全體大法弟子,因為我們沒有罪。如要我選擇──那我選擇灌,只見王管教突然捶足頓胸的衝我嚷嚷:「你以為灌好受啊,那些灌的人都不是大夫。」我說那我可能就要受罪了。王管教急著說:「這幾天的罪你還沒受夠啊,這樣吧,我給你換個屋,到6號去吧。」我挺胸抬頭走進了6號。第二天我們幾個同修一起走出去了。我又一次體會到大法的超常。

3,從拘留所出來不久,晚上睡覺看見在我前面走著一個又瘦又高的人,從他後邊看見他穿了一件比較厚的有大大小小洞眼的用人皮做的衣服,真噁心,但透過網眼看到裏面的肌膚是完好的。醒來後只覺得有點害怕和噁心。不久大面積的疥瘡也讓我得上了,每天奇癢無比,越到後半夜越癢,無法入睡,體重減了30斤。身上各種皮症的出現讓我害怕到了極點,我時時背:「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可越來越重。我知道我的常人心太重了,打坐時眼前總有一個天安門自焚的黑影(是個女的,只上半身像照片的底版)。我說:「你別想嚇唬我,雖然我平時膽小,可我現在修大法了,甚麼也不怕」,我又想到老師的話:「朝聞道,夕可死」,對啊,死就死吧,不怕。可又一想我這樣死了,會給大法帶來影響,那樣我死十回也還不了我的罪。老師啊,我該怎麼辦呀,我哭了。這時我愛人(不修煉)也替我承受,症狀不亞於我,還說:「咱倆以前不知做過甚麼壞事,用這種方法讓咱倆還。」我想是老師用他的嘴在點悟我,這時我又想起那個夢,提前已經點化我了。慈悲的師父啊,是我悟性差了,脫了這件衣服裏面全是好的了。一年多,我終於闖過了這生死關,比以前更精神更漂亮了。

三、用心去做好三件事

1,我被強迫去過洗腦班,違心的表示要不學了。由於在洗腦班裏的言行,我為這關沒過好而後悔。四個月後我寫了嚴正聲明,準備多學法,跟上正法的進程。

一天,610、派出所、物業三個人到我家問我還煉不煉。我說「煉」。他們說國家政府不讓煉了你還煉。我心態平靜一字一句的說:「你們知道嗎,沒有這個大法,你們今天三個就不可能見到我。」我一肚子的話要向他們說,其中一個人(像610的)收起筆記本,讓那兩個一起跟他匆忙下樓了。我追出去,只見那個物業的跑在最後,我對他說:「你不修煉沒關係,不相信佛道神也沒關係,請你把真、善、忍記在心裏。」他連連答應著跑下樓去。

回到屋裏我心裏從未有過的輕鬆和愉快,我自己都奇怪幾次都沒有過好的關,這次怎麼不到兩分鐘就過了呢。我忽然想起老師的話「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 (《美西國際法會講法》)還是以前在迫害與干擾面前正念不足,這次又體現了大法的神奇,大法的威力,真是只要心在法上,沒有過不去的關。

2,我平時接觸到的大法弟子很少,資料總是覺得不夠發的。有一天,在電話亭裏看到別人用筆寫的「法輪大法好」幾個大字,一下點醒了我,我本來就會寫美術字,這回不正好用上嗎。我買了各種筆,用不同的字體、紙張、內容書寫,寫多少發多少。每次寫完,愛人也回來了,每次發完到家,愛人才剛到家,幾年了一直如此。

因為我正念足,心態好,救人目地明確,每次要買月票了,愛人就先提醒我,別總在家呆著,買個月票出去玩玩。如果說人間的甚麼事都沒有百分百的巧合和準確,在這近5年的發資料上就是這麼準確,半點無誤,這又一次證實了大法的神奇。因為我明白老師為甚麼要傳大法,我們為甚麼要講真相

3,寫的再多沒有印的快,後來我就把資料複印幾百上千,這樣效率提高許多。寫也不放棄。複印時也是心態特好,從沒遇到事情,後來也印《九評》。《九評》剛一出來,我就用自己的名字退了黨,誰願意跟著邪黨走呢。

這麼多年來當有的同修誇我時,我總是說可別讓我生歡喜心。是的,這幾年雖然發過很多資料,回過頭來看看,自己並沒做甚麼,是大法給了自己智慧和力量,要說做了一些事,也是大法賦予自己的能力。

想寫的太多,只能到此。讓我們在最後神的路上做好三件事,迎接壯觀的明天吧!

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