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修煉和證實大法的心得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15日】我是1996年秋得法的,在這幾年裏遇到了很多的魔難,一開始就來的很猛,我學法不精進,方方面面的干擾很大。

經同修介紹,給我送來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我看後覺得這本書不是一般的書,真好。因為沒文化,不認幾個字,看書很慢,著急,流了不少眼淚,悟性也不好,不理解為甚麼自己會這樣,後來通過學法明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大女兒得了淋巴結核,很重,花了很多錢也沒治好,後來學法全好了。丈夫那時候得了腦血栓很重,兒子被自行車撞了,扎壞了腳住院花了不少錢,當時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怎麼出這麼多事情。後來通過學法知道自己已經修煉了,師父說:「而黑色物質多的人,就像工廠生產產品一樣,多一道手續,人家來的都是現成的料,他來的是坯料,得從新加工一遍,得經過這麼一個過程。」(《轉法輪》)我想我就是這樣的學員。從那以後我就開始用心學法背師父的經文。

因為家裏困難,我就出去打工,工作很累,起早貪黑,沒時間學法,我就背經文背法。在班上幹活苦、累都能忍受,處處為別人著想,就對照師父講的法去做,做一個更好的人。回到家裏的時候心裏也很難受,為甚麼會這樣?通過學法悟到是自己在修煉,是自己的業力。以後用心學法、煉功,盤不上腿就單盤,吃了很多苦腿才盤上,現在雙盤一小時左右,我知道是師父的幫助。由於精進,丈夫的病也一點點的好起來,生活能自理。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救度,謝謝師父。

女兒經人介紹找了對像,結婚了,夫妻都修大法,還有了一個小孩,生活很好。就在這時,1999年7月20日,邪惡的迫害開始了,女兒女婿為了師父和大法的清白去北京證實法。回來後警察到處抓他們夫妻倆,經常去我家騷擾我,我就給他們講真相,我說:「這樣做對你們不好,因為他們是在學大法做好人,做一個善良的人,你們可別為江澤民賣命啊,他在害你們呢。」他們說:「要是不幹就得下崗,要生活沒辦法。」後來警察又來我家,因我不在家,就將我的兒子(不修煉)帶到公安局幾次,叫兒子配合他們抓人。警察們就像瘋了一樣。

後來找到我,我不配合他們,他們就將我帶到派出所,我就給他們講真相:「我們的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都是為別人好。你們抓好人是錯的。」警察說你師父跑到美國,不管你了,你還這樣堅定。我說:「你錯了,我的師父是去外國傳大法,叫全世界的人都受益,師父很辛苦,全世界都讓學,就中國江澤民不讓,還搞鎮壓,叫你們不善良。」警察氣的抓我的衣領要打我,我說:「別聽江澤民的,他在害你們呢,法輪大法教人向善,是最正的,江澤民卻叫你們作惡,你們不怕死嗎?」他說他不怕死,給錢就行。他們叫我簽字,我不簽字,他們就讓我兒子來給簽了字,才放我回來。第二天他們又來了,說一定要簽字,我不簽,他們說讓我兒子再簽一次,我說誰也代替不了我,他們兩個不走,我說好吧,我說你記,他們說行。我說:「師父的大法是最正的,我學的也很正,是一條最正的路,我一定跟師父走到底,誰也不能干擾我,我要堂堂正正的做一個大法弟子沒錯,是江澤民錯了,走到哪裏我都敢說,因為這個法太正了,我不怕。」話還沒說完,我丈夫拿起東西就來打我,又哭又鬧。把警察嚇跑了,這天晚上丈夫一夜沒睡。第二天他叫我去兒女家住,怕警察再來騷擾。

我想走到哪裏都是證法洪法,於是我買來了布寫上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到處去掛。樹上,電線桿上,車站站台上,橋頭上,走哪掛哪。有一次我寫條幅,我說:師父,弟子就有這一顆心,講真相救人。本來一支筆只能寫一兩個條幅,可是這一支筆寫了六條。筆自己就出油,越寫越多,真是奇蹟。我不由的眼淚流個不停,感謝師尊,這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才能出現的。

由於在外邊看不到新經文,加上自己學法煉功不精進,家裏人到處打電話找我們三人。警察也追找,他們非常惡,如果找不到就抓家裏人,兒子被抓去好幾次,不讓上班吃飯,小女兒抓去半個月,不配合他們就打人。我動了情走了彎路,那是2002年到2003年之間,有八個月沒煉功,學法,讓魔鑽了空子,我很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我錯了。後來功友送來書和新經文,我看完後,就聽到一個聲音說:「你走不走?」我想是師父的慈悲點悟,我覺醒了,是師父不嫌棄弟子,又將我從地獄裏撈起,跌倒了趕快爬起來。非常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我想今後要多學法,多看書,彌補自己的過錯,要走好師父給安排的最後的路。

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到處去掛條幅大約有100多條,散發傳單、光盤,有時間就做。心裏想要做到遍地開花,助師正法一定走正做好,在做的時候心念師父的法:「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去掉最後的執著》)「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真是這樣的,有時候家裏人說最近外邊都是警察巡邏,你這幾天不要出去做真相了。我想:不能聽他們的,不能承認邪惡的假相,心裏想不怕,我是做最正的事情,就到派出所去做。於是我準備好小冊子,傳單都裝在一起,到派出所對面,看到屋裏有警察,心想請師父幫忙,我一定要給他們送真相。不一會一個警察在打電話,他們不注意,我就大步大步的向他們的門口走去,很順利的就掛在派出所的門上,做完一點沒怕心,心想謝謝師父的保護。

一天看到《明慧週刊》上的勸善歌是勸公安的,我想叫他們看到多好啊,如果他們看到了,就不會再做壞事了。於是我就用了一張牛皮紙做了一個大信封,把傳單和一些對他們有關的真相資料都裝在裏面,準備好給監獄大門口送去。到了監獄門口,這裏警察進出不斷。我站那等了一會兒,心想怎麼能想辦法給他們送進去呢。我想請師父幫忙。不一會兒警察全都走開了,我把真相資料粘在監獄的大門牌子上,叫公安警察一定能看到。過了三四天,我聽說監獄打死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家屬在監獄大門口要見人,監獄不讓。我捫心自問,還是我們做的不夠,於是我就多看書,學法,集體發正念。過了幾天,我想還得去做真相救人,於是我就買筆到樓洞去寫了一晚上「法輪大法好」。真神了,越寫越好,一支筆寫了很多字,筆連續不斷的出藍油,真是奇蹟。寫到很晚回家,一個人也沒有碰到。心想你只要想做一切都是師父幫忙,謝謝師父。

我的家庭關過的不好,現在一直在過家庭關。因為兒媳信佛教,她念佛,我修大法。因為在一個屋子裏她整天大聲念,干擾很大。我經常給她講真相,讓她看小冊子,她也看,但是她還是堅持她的信仰。她也經常念法輪大法好,我也經常和她爭論,後在悟到是自己學法不夠,悟性不好,人心太重,很嚴重的執著心恨不得讓全家都學大法,急於求成,適得其反。遇到矛盾要向內找,不能向外求,現在明白是自己太執著了。

一次外甥女住院,在醫院講真相,有幾個人都很相信並接受了護身符,可是讓親家母知道後,她把護身符扔地上踩碎了。第二天我去醫院,我給她講真相她不聽,還說了一些難聽的話,她和我吵了起來,我也沒守住心性。心想是哪裏錯了?過幾天發正念看到火車脫軌了,知道是自己擰勁兒了,自己做好,周圍的環境都會變好,我就努力學法向內找,修自己,下次做好,做好三件事

我的小外甥女也在學法,有時她也講真相,有一次她在托兒所講真相被老師罰站。一次去公園玩,她還給一位老人講真相,老人很高興的了解了真相。她有時也跟著發真相資料,做完後她從不和別人說。她經常告訴別人法輪大法好。她很天真,也很淘氣,有時我守不住心性還打過她,師父講:「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轉法輪》)我知道自己不對,我要多看書學法,去掉後天養成的各種觀念。

在走彎路期間,我沒在家,兒子將師父的法像和法輪圖形都扔了,他們怕警察來翻,做了不該做的事,有時想起來就心神不安,受到干擾,是我錯了,很對不起師父的苦心救度。

我很愛看明慧週刊,知道自己修的不好,找到很多差距,我還有很多不足,學法犯睏,四個正點正念也做不到一次不落,是我修的不好,學法不精進,遇事不向內找,總是向外找,愛發脾氣,遇事就發火,不忍耐,這些不好的東西都不是真正的自己,今後一定修掉它們。

經過給家人講真相,他們漸漸的也都明白真相了,也都「三退」了,還能支持我,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現在全家人都很祥和,謝謝師父給我的一切,今後要做到遇事向內找,修掉不足,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尊敬的師父給我的一切,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我一定聽您的話,讓您少一份操勞。

由於文化有限,寫的很雜,請同修多費心,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