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和生活中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我在現實生活中基本沒有像別的同修那樣碰到邪惡的迫害,只是在夢境中,有兩次夢見邪惡來迫害我,在夢中我的正念也很強,堅決不配合邪惡的安排,每次都是擺脫了邪惡。記得有一次夢中邪惡在後面追我,我跑到一座橋上,很高很高的橋,下面是水,我毫不猶豫的跳下去了,結果水還不到膝蓋,我也安然無恙。

在同事眼裏,我脾氣很好,性格溫和。因為某種原因離開原單位一段時間了,後來有同事和我說,他們還在討論,說我走了以後,公司裏的業務就受到影響了,讓我回來算了。由於修煉大法的福份,我看上去比同齡人年輕很多,產後恢復的很快,現在根本看不出我是生過孩子的人,同學問我情況,我說大概是因為我修煉大法十年了,效果出來了。作為一個修煉人,以身作則是最好的辦法,事實遠勝於雄辯。

我一九九六年得法。因為種種因緣關係,在迫害最嚴重的時候,外界並沒有給予我太大的壓力,對我的干擾最主要的來自於家庭的壓力。但在我的堅持下,父母逐漸對我聽之任之了。記得那時有功友叫我一起去北京上訪,我問他去北京幹嘛。我因為工作放不下,公司上項目很緊,我是骨幹,項目主要負責人,我想要是我去了,給公司造成對大法的影響更不好,修煉法輪大法的怎麼對工作這麼不負責任,所以我沒去。

那個時候環境很差,有很多人找我詢問情況,但非常奇怪的是沒有一個人問我的情況。我想一定是師父在保護我,不讓我走彎路,不讓我做出對不起大法的事,說出對不起大法的話。網絡封鎖以後,很長一段時間裏不能知道正法的進程。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同修們出於對我的安全考慮,都不主動和我聯繫,因為我是為數比較少的沒有被直接迫害的人。只有一次,一個同修被放出來後主動找了我,我送他一本《轉法輪》。那時候,書真的很珍貴,不像現在,可以直接就能在網上下載了。本來他也不想找我的,因為沒有辦法上網,也沒有辦法和別人聯繫。大家基於安全因素,聯繫的辦法隨時都在換。很長一段時間,我就一個人,慢慢的被常人之心帶動,甚至每天想想老師,想想大法就算今天學過法了,現在想起來非常的臉紅,浪費了那麼多可貴的時間。

後來去了北京的那個同修找到我,給我每天明慧的郵件,才知道師父出了很多新的經文,知道了很多最新的情況。當時師父還沒有說發正念,所以做大法事情的時候,剛開始有點怕,後來就正念很強了。

每次做大法事情的時候就感覺自己就是一尊金光閃閃的神,腳下的路是無比的開闊,連路都是金光閃閃的。因為每次的正念都很強,所以基本沒有碰到甚麼不順利的事情。有一次騎自行車去張貼不乾膠,我貼好,騎著車剛走,一部警車就從身邊呼嘯開過,前後不過一分鐘的時間。在網上發真相電子郵件,也是正念非常強大的去做,也沒碰到甚麼問題。

後來師父出了新經文,知道了可以發正念,那真是如魚得水的感覺。每次發正念都覺得正念無比的強大。去了趟北京,走之前和家裏人交待了一下,那時候的感覺是視死如歸,現在想想這樣的想法真不對,但是也因為正念強大,平安回來了。就在那個時候,邪惡和舊勢力開始鑽我情的空子了。我很想讓同事、朋友了解真相,但是當時由於怕心在,不敢暴露自己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結果被邪惡利用,竟然用男女之情這種方式去對人家講真相,在情的左右下懷孕打胎,很長一段時間覺得自己做了大錯事了,每次學法學到殺生的時候都覺得自己罪孽深重。後來師父的一句話打到我的腦子,讓我明白老是內疚自責也不對,跌倒了要爬起來。

隨著對大法的正信,正念越來越強。我不允許任何迫害大法的事物出現在我身邊,曾經媽媽居住的小區裏掛了條誣蔑大法的橫幅,我想回頭我一定把它除掉,結果第二天我準備去除的時候邪惡橫幅已經沒有了。公司樓下貼著歌頌邪黨的海報,我想也沒想立即把它揭下來,周圍的人好像沒有看到我一樣。

我用自己的行為證實著大法的美好,在別人眼裏,我有個幸福的家庭,有比較好的工作,聰明乖巧的女兒,心疼我的老公。有一次一位同修不能圓容他們家裏的環境,邀請我去她家住幾天。我一個人帶著女兒,長途跋涉去了她家。經過幾天的接觸,她媽媽對那位同修說,你要是像某某某那樣多好,看人家,女兒帶的挺好的,日子也過的挺好的。通過交流,她家裏人改變了很多對大法的錯誤看法,也不逼她去醫院了。而在這期間,老公對我去同修家裏的事情也是非常的支持,默默的幫我圓容著這一切。

公公生病了,查出來是肝癌晚期,我向公公介紹大法,給公公聽錄音,公公自己也看書,遺憾的是他並不是特別相信大法,病情也惡化了。等我們再次趕回家的時候,公公已經過世了。我看到公公過世後被兩個小鬼拉著走,一邊走一邊打罵,而公公看到了真相,痛悔不已的大哭。小鬼們對公公說,後悔已經來不及了,給你安排了那麼好的緣份,誰讓你沒有選擇好呢。在地獄一層我又看到了公公,小鬼們對公公一邊用刑一邊說,你還是儘量多在這裏待一待吧,等到了下一層,你就會覺得在這裏都是享福。按照老公家裏的風俗,到第三天要請公公回來吃點東西,拿點錢的。公公站在我的身後和我說,懇請我幫他退黨了,抹掉獸印,畢竟是他有過機會去選擇自己的將來,而他沒有能選擇好。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因為我天目能看到一些東西,借公公去世的機會,我把看到的一些事情選擇的講給姐夫和我一個朋友,他們也很快都願意三退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