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法理使我一點點去掉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回想自己十多年的修煉,每一步都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來的。

懊悔

那年冬天,我地區二十多人被抓進看守所,後來陸續都放了,最後剩了六個人,我是其中一個。我當時因為怕心和人的各種執著不放,最後是被逼踩了師父的像出來的。出來後我恨死了自己,心中懊悔對不起師父。

剛回來的第三天,我同三女兒在澡堂洗澡,當時我正洗頭,突然整個人向對面的牆上撞去,頭「噹」的一聲撞到牆上,人也不知是怎麼過去的,中間還隔著一張床。頭撞上後,也不疼,也沒起包,不出血。可當時那當聲把外面看澡堂的人都引了進來,有的人被嚇的半天緩不過神來。

撞完後我坐在地上,心裏明白,這是因為自己頭腦不清醒,做了對不起師父的事才這樣的,所以自己心裏說:「該!該!就應該撞你,誰讓你對不起師父呢?

我的生命是師父給的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我們法輪大法能夠解決這樣的一個問題,使煉功進程縮短。同時又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你在不斷的修煉的時候,就會不斷的延長你的生命,你不斷的煉,不斷的延,根基好而年歲大的人,你的煉功時間也就夠用了,但是有一個標準,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

我知道我的生命就是師父給的。煉功前,我患有心臟病,心臟稍一受點刺激,說過去就過去了。我今天的生命完全是師父延續來給我煉功用的。對於師父講的這段法我深有感悟。

就在洗澡頭撞牆這件事發生後的二、三天後,也就是我從看守所回來的第七天,公安局來人說,我被勞教三年,現在是保外就醫,讓我開個醫院的證明。當時我聽後也沒去想作為一個煉功人要站在法的基點上對待這件事,就讓兒子到醫院開了個「有嚴重心臟病」的證明交給他們了。

就在把醫院證明交給他們的第二天夜裏三點多鐘,我起床煉功時,感到心臟一下就像掉了下來,特別難受(其實就是心臟脫落了),一跟頭栽到床上,不一會我醒過來時,感覺心臟在一點一點的往回收,不那麼難受了,我心想把衣服穿上,剛把衣服套身上,扣還沒繫,又一跟頭栽到床上。等醒來後,我停了好一會,覺的沒啥問題了,心臟好像已經回到原位,我就慢慢的下床,可剛邁了一步,又一跟頭栽到了地上昏死過去。

一早上昏死過去三次,哪一次都是要我命的,這是由於自己思想偏離了法,配合邪惡,承認自己有「嚴重的心臟病」被邪惡鑽了空子,如果不是師父慈悲救我,我的生命早被舊勢力鑽我心性上的漏給帶走了。

接連發生的事情讓我反省我自己,我修的太差了。所以我發出一念:一定要彌補我的過錯。

後來我在接送資料時又被抓了進去。這一次我正面向警察洪法,我告訴他們踩師父像是你們逼的,不是我自願的。我說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是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是師父救了我,我才活到今天,可我帶著各種執著心做了對不起師父的事,我恨死我自己了。我越說越激動,後來我哭了,本來很兇的惡警都不兇了。當天晚上我夢到我走到看守所院子,院子中間有個大澡池子,我坐在池邊把腿洗乾淨了。

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我是閉著修的,雖然修煉了十多年,可我甚麼都看不見,但我周圍的人經常看到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些神奇的事情。在看守所的那段時間,我每天早上都煉功,有一天早上,同修看我正煉靜功呢,突然看到我飛了出去,手裏還拿個拂塵,從看守所的窗戶飛出去,坐在窗外打坐呢。還有的同修看到我在地上煉功,可翻身又看到我在睡覺呢。還有的同屋的獄友看到我煉功時身體放著金光,睡覺被子也放著金光,其實我們修煉的人都是有功的,只是自己不知道。

有一次夢中,夢見送飯的窗子打開了,獄警伸進頭來說:「三個法輪功的打行李走。」接著把窗子關了。夢中我就又睡了,接著又夢見我把行李打好了,背在身上,往外走,快到門口時,門開了,是個公安局的,問我「你有槍嗎?」我說「甚麼槍?」他一下子把門關上了,把我也震醒了。第二天,我和同修說起來這個夢,當時都沒悟明白。三個月後,又進來一個同修,我又提起這夢,他說槍算甚麼,我們功裏甚麼沒有?你不應該在這呆著,你得正念闖出去。我這才明白過來,師父是在夢中點我呢。二零零一年一月份我正念闖出了看守所。後來一獄警見到我,伸出大拇指說:「法輪功贏了。」

二零零三年春,片警來找我開會,我堅決不去,後來政保科長帶著手銬來了,要帶我走,我更是不去,後來他軟了,我想我應該去發正念,我答應去了,科長開車先走了,我坐派出所的車去的,在車裏民警衝我伸大拇指。當會開到一半時,惡警讓站起來看牆上掛的誣蔑法輪功的圖片,我不起來看,科長走到我跟前,問我為甚麼不看,我說都是假的,他說甚麼是真的,我說我是真的。他當時甚麼都沒說,收拾收拾東西走了,緊接著六一〇、鎮政府、街道辦的都走了。

晚間,夢見師父高大的身影向我走來。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在常人中表現出一個大法弟子維護法、證實法所該做的,師父要的是我們的心。

師父的法理使我一點點去掉人心

在修煉過程中,是師父的法理使我一點點去掉人的各種執著心。在迫害初期,我的怕心很重,當初我們這的資料點被迫害,資料都是外地給送,可資料送來後,我把它放在別處一連好幾天不敢去取。

一次,一同修被抓,被打的心性沒守住,說出資料是我大女兒給的。後來她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跑了出來,找到我說:「公安局要抓的人是你,說咱這的資料都是你的事。」因為當時我有怕心,就和大女兒一起跑了。

後來到了鄉下,我出現了嚴重的病態,渾身發冷,在屋裏穿著大衣,蓋上被子都凍的受不了,嘴和鼻子都撓破了。第二天早晨醒來時我背《洪吟(二)》,當背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時,我一下子悟明白了,「因為自己的怕心,被邪惡鑽了空子來迫害我,我應該回去做證實法的事,不應該躲起來。可又一想,已經出來了,就和當地的同修在一起切磋一下吧。我就安排好了這兩天要去的地方,不知不覺中病態沒了,也不發燒了,也不冷了,身體非常舒服、輕鬆,這讓我感悟到人與神就在一念中。

其實我們的路師父都給安排好了,過關過的好時,一切都會迎刃而解,過的不好時邪惡就會利用我們心性上的漏迫害我們。所以,只要我們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堅定的信師信法,就會走好修煉路上的每一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