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甲老人證實大法中的點滴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我是煙台市牟平區的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現年66歲。修大法以前我信某宗教已達九年,當時可以說我渾身都是病:長期頭痛,眼發脹,電視都不能看;患有膽結石,高血壓,經常胃脹,吃不下去飯;還有類風濕,夏天洗衣服要先把水在太陽底下曬曬才能洗;渾身無力,手提一小桶水都很費勁,還經常感到眩暈,真是很苦。我一直想甚麼時候才能健健康康的活著呢?

1997年秋天,偶然中一位大法修煉者告訴我法輪大法是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說:「誰能治好我的病,我就信誰。」當時我的身體就有反應,就是不斷的往上打嗝。這位大法弟子說:「你學習一段時間再做決定吧。」就這樣,我開始修煉了法輪大法。

第二天,我到煉功點煉功時,吐出一大堆污物。一位同修說:「你真幸運,師父給你淨化身體了。」我聽後堅定了修大法的決心。在隨後的學法煉功中,我慢慢的明白了一些修煉的內涵,明白了真正修煉需要向內去修,要修心,要提高自己的心性,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我努力使自己做個好人中的好人,遇事多為別人著想,遇到難事要看的開,放的下,忍的住,在這個過程中,我的心越來越敞亮,身體的變化也越來越明顯,疾病一個個不翼而飛,身體越來越輕鬆,渾身有勁,走路如飛。我深感自己幸運,得遇了大法。

1999年7月,風雲突變,謠言四起,邪惡中共對大法和大法弟子開始了殘酷的迫害。每個大法弟子都面臨著極大的考驗。我也不斷的反省著自己,做好人沒有錯,人的信仰應該自由,世界需要真善忍。為此我兩次去北京上訪。

2000年10月,我和幾位大法弟子一起踏上了去北京上訪之路。到達房山的時候,我們很多大法弟子把錢和隨身行李收集到一起放在旅館內,合在一起的錢大約6000多元,其中我的300多元,由於後來的變故,這些錢物都被惡警搜去了。

到達北京後我們去了天安門。當時北京的氣氛很緊張,到處是警察,一聽說是煉法輪功的馬上就抓起來。在天安門,我和許多同修被抓入天安門派出所,下午三點多鐘又轉送到海澱公安局。兩個男警察問我家住哪裏,我不說,後來他們就用電棍電我,讓我這個60多歲的人蹲馬步,蹲的我腿都失去了知覺,又用電棍電我的嘴和脖子,當時我的嘴腫的老高。審訊完畢我回去後,當時和我在一起的同修都不認識我了,很多同修都哭了。後因我承受不住折磨,說出了家庭地址,五天後被放回來了,許多熟悉的人都認不出我了。

雖然現實殘酷,我還是堅定相信大法,堅信師父,在後來的日子裏我按照師父的教誨,向世人講真相;雖然有些人不理解,雖然有這樣那樣的干擾,但是我相信總有還大法清白的那一天,有很多世人通過大法弟子的講真相,明白了大法的美好,看清了共產惡黨的邪惡,退出了惡黨的邪惡組織。

在修煉過程中,我遇到了一些神奇的事情,使我感到師父就在我們身邊。2005年8月的一天,我買了十幾斤豆油在家裏從新加熱,煉煉油,因為鍋中有一個米粒大小的洞,在熱油的過程中,結果油隨小洞漏入鍋灶中突然著了火。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事情,情急中,我慌忙把一飄水倒入鍋中,霎時間一個大火球直衝廚房篷頂(篷頂為pvc板裝修),篷頂的四個角,排油煙機的塑料管,廚房門簾,櫥櫃門都著了火,我當時不知為甚麼心裏反而很平靜,沒慌張。我說:「師父快幫我,師父快幫我。」兩句話剛過,奇蹟便發生了,火像被網罩住似的往中間收,最後回到鍋裏,這時篷頂的pvc板也掉下來了。篷頂上面有電線,緊挨廚房的是臥室。我當時眼淚就掉下來了。如果不是師父幫助,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2005年4月,我兒子開著一輛轎車去煙台辦事,回來的路上與一貨車相撞,神奇的是大貨車把轎車車頭頂起來了,人卻安然無恙,大貨車車頭卻被撞了一個大坑。

我周圍神奇的事很多,在此,我衷心祝願更多的人能明白真相,更多的人能了解大法,能在大法中受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