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女子監獄九監區的殘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9月1日】哈爾濱女子監獄九監區,從2002年至今一直對修真善忍的好人長期迫害,從2004年至今被稱為「轉化基地」,由幹警甲交軍、犯人齊春豔組織了一夥長的高高大大、充滿魔性的犯人專門對付大法學員,張嘴罵人,抬手打人,不准睡覺,不准洗澡,不准換衣服,強行轉化。從2002年春對不寫四書的大法學員強迫的所謂「走步」,從春天一直走到冬天。2003年對不配合邪惡的大法學員,每個大隊都輪番的強拉出去交給男幹警用小白龍、電棍、拳腳相加,進行迫害。在冬天輪番的拉出去凍,幾天不讓進屋,按到地上扒屎堆,有的大法學員被凍壞了手腳。被用髒襪子捂嘴的、用牙籤往手指蓋裏紮的經常發生,長年被吊在床欄杆上的,整個月被鎖在更衣庫裏過夜的,多少天扔在水房裏過夜的。上大掛一上就是七八天,有的大法學員被掛的失去了知覺,近似癱瘓,被送小號的幾乎每天都有,至今被隔離的,被灌食的每天都在發生。

大法學員郭美松,女,40歲,被關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九監區。從2002年開始一直到冬天和其他同修每天被逼著所謂的走步。早6點走到中午,從午後走到晚上,每天不停的走。在長期的迫害中,她的肺部出現了問題。每天走步都直打晃,惡警也不放過她。有一天她實在走不動倒下了,再也沒有起來。經檢查肺出現空洞,瘦的更是皮包骨頭。監區才通知她父親把其接回,只用一個布單包上就抱走了,人只有幾十斤重,回家沒幾天就含冤離世。

大法學員蔡密,女,25歲。被關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九監區,由於不蹲報,不點名,不配合邪惡,被大隊長指使犯人龍娟、楊晶,關在更衣庫裏整整打了一宿。有人看到她被打的面目皆非,認不出來了。在不屈服的情況下,被送小號長達8個月之久的折磨。

大法學員馮海波,女,40歲,被關押哈爾濱女子監獄九監區,因學法、煉功,不配合邪惡,從99年大法被迫害至今,每年都多次被關押小號,最多一次長達10個月之久,受盡了非人的折磨。

大法學員燕秀華,女,52歲,被關押哈爾濱女子監獄九監區,由於2003年至2004年在長期不讓吃飽飯,不讓買任何食物的折磨下,牙肉全部流血流膿、牙齒鬆動、陸續脫落。2005年4月,又被專門看法輪功的所謂貼身劉波,強行突然按倒壓在身上,導致腰間盤突出,給原本修真善忍身體健康的好人,造成極大的痛苦。

哈爾濱女子監獄九監區,從2002年冬天開始又強迫大法學員背五人連保(四個犯人看一個大法學員讓背犯人名)強迫報告政府,不報告者,不准接見,不准接電話,不准與家人通信。董林桂就因不報告被送強迫出勞役,小號1個月之久。不配合者挨打、罰蹲、送小號。當時鄭傑任大隊長,從2003年末,罰32名大法學員坐陶瓷地,早6點剛擦過的濕地讓大法學員席地而坐,一直坐到晚11點,從3月末一直坐到10月1日。開始每天拉出一名大法學員,採用捆、打、罰蹲等方式強迫出勞役。大法學員制止迫害,不准拉人,鄭傑氣急敗壞的請兩名男幹警對大法學員大打出手,當天就被送小號四人,有劉昆、姜敏善、楊寶珠、馮海波。大法學員正念強,從此以後再沒敢往外拉人。再往下惡警又對大法學員從飲食上迫害,本來只有一兩半的饅頭,每餐只給大法學員半個,從四月份一直到十月,持續了半年,這期間沒讓買一分錢吃的,大法學員的身體受到嚴重的傷害。

2004年春監舍搬家,新的一輪迫害又開始了,強迫大法學員出工、不配合者,用四個犯人強行抬走、打、送小號。大法學員集體絕食反抗,遭到灌食的殘酷折磨,鄧連梅一口牙都讓開口器給掰活動了,牙陸續開始掉,灌食時,他們把食管插進去拔出來、再插再拔、五六次之後,灌進去的全吐出來了,實質也就是在搞迫害。

夏天,九監區改為轉化基地,拉出來20名大法學員進行所謂的轉化,剩下的用欺騙的手段沒收錢,半年沒讓買東西。這兩年期間,幾乎每一兩週就翻一次號,搜一次身,沒收大法學員手抄經文、《轉法輪》、沒收大法學員鋪蓋、寫字的衣服,有的給收的一件都不留,邪惡至極。

2005年4月監獄又準備強行」轉化」,被大法學員正念制止,當天沒敢拉人。第二天用欺騙的手段,強行拉走。不配合者,強行用犯人打、送小號,調動近20名幹警,手持電棍,在大廳兩側,新的一輪迫害又開始了。原本是強迫出工,這次又強行收回來在各監舍碼坐,由專門犯人看管,所謂的貼身。2004年拉去20人」轉化」了一年也沒全」轉化」,2005年拉出去10人,只」轉化」了2人。

2005年8月,實在」轉化」不了的分到各大隊,只留了10名大法學員,加重了迫害,連續10天都不讓上床、不讓睡覺、不讓洗漱,折騰了兩個多月,一看實在動不了,又全都分到了各大隊,從新從各隊抽人,繼續迫害。

病號三樓,一直隔離大法學員,玻璃用紙糊上。被隔離的大法學員,不讓洗漱,不准換衣服,不讓上床睡覺,24小時輪番看管,受盡了非人的折磨,目地是強行洗腦「轉化」。

大法學員巴麗江,女,38歲,被關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七監區,因學法、煉功、不配合邪惡,長期被隔離迫害,玻璃用報紙糊上,全天24小時派犯人看著,受盡了折磨,從2005至2006年,長期被灌食折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