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偉君在哈爾濱女子監獄遭野蠻摧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8日】黑龍江省嫩江縣大法弟子陳偉君因煉法輪功在2002年被非法判刑11年,現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女子監獄一監區二中隊。2005年6月,生命垂危的陳偉君被放回家,11月份身體仍未好轉的陳偉君又被嫩江縣公安局強制送到監獄迫害至今。

2003年8月,陳偉君、畢運平、王淑霞、劉永娟四人因不配合邪惡而被關小號迫害。小號環境更加惡劣,迫害更加殘酷,她們四人一起絕食反迫害。惡警肖林、王星、褚淑華、楊麗斌、趙應玲和犯人商曉梅對大法弟子開始了野蠻的灌食。男惡警於永成抓起陳偉君的頭髮,然後把開口器插進陳偉君的嘴裏來回的轉動,又把開口器放到最大限度。這時監獄醫院惡院長趙應玲拿手電筒往嘴裏照,似乎在找甚麼,突然她說我找到了。趙應玲不懷好意的對陳偉君說,你想吃飯就點頭,不吃你就搖頭。陳偉君堅持絕食,趙應玲就命令犯人商曉梅用管往嗓子眼兒裏插進去。陳偉君忍受劇痛,呼吸急促困難。趙應玲惡狠狠的問陳偉君,你吃不吃!陳偉君忍著劇痛搖搖頭。趙應玲又惡毒的命令犯人商曉梅上下來回的拽插管子,繼續問吃不吃飯,陳偉君還是搖頭。趙應玲發了瘋的命令犯人商曉梅,「給我使勁的上下拽管。」陳偉君大喘著粗氣,渾身癱軟,幾乎要昏死過去,趙應玲這才叫停住手。然後她們把管拽出來,又從新插到胃裏去,半缽子糊塗粥撒了兩把鹹鹽,灌了進去。

畢運平、王淑霞、劉永娟三人也遭受了同樣的迫害。當陳偉君最後看到畢運平的時候,早已看不出她的形像了,開口器在畢運平的嘴裏支著,鼻子裏插著一根膠皮管,滿腦袋上全是用膠布封閉了。由於身心的嚴重摧殘折磨迫害,畢運平被逼瘋了,沒過幾天就被迫害死了。

從小號被提出來後,陳偉君又和10多名大法弟子一起被關到監獄水房裏迫害,刑事犯收工回來在水房裏洗漱、洗澡時也不讓她們出來,晚上就在冰冷潮濕的水泥地上睡覺,褲子總是濕漉漉的,有的刑事犯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就拿了一個小墊兒給陳偉君。

就這樣呆了11天後,這10多名大法弟子又被關進了便衣庫繼續迫害。便衣庫緊挨著防火通道的門,大法弟子人多,晚上睡覺的時候,陳偉君就挨著防火通道的門睡。夜深人靜,寒氣襲人,陳偉君渾身顫抖,時不時的被陣陣刮來的西北寒風吹醒。大法弟子所遭受的一切痛苦與魔難是常人無法承受和想像的,一個多月後惡警才讓陳偉君等大法弟子上床去睡覺。

2004年7月,陳偉君從七監區被調到一監區二中隊,那時正值二中隊迫害大法弟子很殘酷。陳偉君被調來的第二天晚上就被上了大吊掛酷刑,由惡警崔紅梅親自指揮,犯人王博濤、白小麗、潭紅偉充當打手。同年底,陳偉君被第二次上大吊掛酷刑達3小時。犯人韓建英和張秀園把陳偉君的兩隻腳用繩子綁上,大背銬吊在二層床上,腳離開地面。犯人張秀園推陳偉君來回悠,手銬子剎進手腕的肉裏,手銬的外圈和肉是一平的了,長達3個多小時,同時被上大吊掛酷刑的有22名大法弟子。

2003年至2004年期間,陳偉君和另一名姓張的同修在七監區因看經文被收走,她倆開始絕食抗議,這次被灌食膠皮管插到胃裏七天才拿出來,拿出來時膠皮管已經長綠毛了。那位姓張的同修因插管七、八天,時間長了,肺葉都像蜘蛛網似的了,保外後沒幾天就含冤離世了。

2005年初,陳偉君又被關進了小號。按照監獄的規定關小號不准超過15天,可是惡警關押大法弟子一關就是幾個月。6月份,陳偉君被放出來時由兩名刑事犯看著,不讓學法煉功。由於長時間的酷刑迫害,導致陳偉君大流血不止,處於昏迷狀態,送到哈爾濱醫院搶救和輸血,經醫生檢查診斷,陳偉君的症狀是晚期宮頸癌,不能做手術了。醫生說只能活3個月的時間了,監獄這才把人放回家。

陳偉君從住院到回家,共4個月的時間。2005年11月,嫩江縣公安局邪惡之徒再次綁架了陳偉君,又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此時的陳偉君身體狀況十分糟糕,身體虛弱,腳、腿和臉部浮腫,腿變形,一條腿粗,另一條腿細。可在監獄醫院檢查時,邪惡院長趙應玲硬是說:沒事,正常。就這樣,陳偉君又再次被關進了監獄,遭受非人的迫害,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

緊急呼籲關注營救陳偉君,請伸出援手,幫助正在遭受迫害的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一起制止這場邪惡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