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女子監獄一監區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6日】在近七年的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中,黑龍江省哈爾濱女子監獄的罪行罄竹難書,以下僅是我所知道的冰山一角。

自2003年起,直到現在惡警們開始了對大法弟子新一輪的迫害。一監區長崔紅梅,副監區長夏鳳英糾集刑事犯人王博濤、孫偉傑、候麗萍、吳麗群、侯銀麗,形成一夥黑勢力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

2003年的一天,犯人舉報說大法弟子張淑芬煉功了,王博濤一夥把張淑芬弄到電工房裏,先用東西把腦袋套上,然後用黃膠布把嘴封上,緊接著就是一陣毒打。又有犯人說大法弟子關淑玲沒戴名籤,王博濤等人又把關淑玲關進電工房,用手銬子銬她兩天兩夜。

在這裏的每一天,刑事犯受惡警指使寸步不離的看管大法弟子,甚至連洗漱和上廁所都跟著,隨時都有被刑事犯打罵的可能,別說人權了,簡直就是人間地獄。

2004年3月,大法弟子認為自己不是犯人不應戴名籤,集體抵制迫害。在惡警崔紅梅、鳳英的指使下,一些惡警與刑事犯把6名大法弟子關入了只有幾平方米的一個小屋。他們強迫大法弟子一人一排,一人一個小板凳,後面人的膝蓋要緊頂著前面人的後腰,就這樣一個挨一個的排成6排。惡人們死死看著不讓離開一點縫,稍有放鬆就會招致一頓打罵。每天從早9點一直坐到晚上9點。從3月末開始,只要哪個刑事犯報告點甚麼,惡警崔紅梅、夏鳳英一個指令,刑事犯王博濤就開始念名單,三、四十個犯人跑步衝向大法弟子開始迫害。在犯人王博濤指使下,將大法弟子一人關一屋,給大法弟子上大背銬吊掛。犯人王博濤手裏拿著記錄本挨個屋檢查,發現甚麼風吹草動就緊急彙報。當時的天氣還很冷,可大法弟子被吊的直淌汗,水泥地一會就濕了一大片。每個屋子都有監控器,可是這時都失靈了,想必是他們的惡行震怒了天神吧!

2004年12月,大法弟子關淑玲又被上大背銬吊掛,惡警們事先準備好了針和藥,把人吊昏過去就用針扎,醒過來後接著吊,簡直就是毫無人性。這一次被上大背銬的大法弟子共有22人,我能叫上姓名的有:張曉波、孟淑英、宋青、李洪霞、饒玉明、高貴珍、陳偉君、耿亞芬、初慶芬、於秀英、張林文、劉淑芬、關淑玲、張麗萍、張晶、范國霞、徐景鳳┄┄參與迫害的惡警有:崔紅梅、夏鳳英、呂翠君、鄧羽、魯敏等。惡人迫害大法弟子行為極其惡劣卻又極力掩蓋,有一天他們準備迫害大法弟子張麗萍,事先把門玻璃用報紙糊住,然後在走廊裏放上悠揚的樂曲試圖掩蓋他們的罪行。

從2005年年初到年末,僅一監區就有8名大法弟子(劉淑芬、王居豔、陳偉君、於秀蘭徐景鳳、張林文、王濤、高秀珍)被關進小號。只要有刑事犯彙報誰不聽話,誰就會關小號迫害。法律規定,關小號最多不能超15天,可對待大法弟子一關就是幾個月,大法弟子劉淑芬絕食幾個月之久抵制此類迫害。

2005年4月,因大法弟子張林文不蹲報點名,四、五個犯人從晚上8點一直到11點強迫張林文一刻不停的操練,直到張林文被折磨的後腦勺重重的磕在水泥地上。當時張林文就雙眼定住不會動了,好半天才緩過來,差點就過去了,就這樣惡警,也只是扣了刑事犯的分了事。

2006年1月,惡警夏鳳英、呂翠君又開始了對大法弟子的新一輪迫害。2006年1月10日,呂翠君帶領車間數十名犯人跑回監舍,急匆匆的奔上樓,惡警呂翠君在一旁喊著:「快、快跟上,跑步上樓。」一個犯人說跟不上,呂翠君大聲呵斥道:「少廢話!」沖到監舍後,四、五個犯人強行給一名大法弟子穿衣服,連打帶拽的。這次被迫害最嚴重的是大法弟子孫麗彬,刑事犯先是把她一陣毒打,10多個刑事犯把她摔在地上,然後又上來10多個犯人把她腦袋往地上撞,都看不到孫麗彬的影了,原來人太多把她埋住了。孫麗彬被打的臉變了形,滿腦子是包,血壓升到170,腦袋發暈,10多天不能下床。

惡警不但沒處理犯人,反而給他們評上「先進積極分子」。其中表現最惡毒的犯人有李豔平、張秀圓、李麗、陸紅、滿運月等。在毒打大法弟子孫麗彬時,惡警王亞南和張文亞都在場,他們不但不制止,還在一旁給犯人助長邪惡氣燄。犯人們為了表現自己,都格外賣力氣。

大法弟子為了制止他們無理智的迫害,開始絕食,他們就把大蒜摻在食物中灌食。其中對大法弟子王濤的灌食迫害折騰了好幾個小時。惡警夏鳳英、呂翠君、王亞南、張文亞親自助陣,刑事犯滿運月又說看法輪功的人手不夠,夏鳳英就從新調個職務犯人。所謂的職務犯人就是監獄裏特殊訓練專門用來迫害法輪功的,他們心狠手辣、毫無人性。2006年初,八監區迫害大法弟子最嚴重的就是這些職務犯人,他們這樣做比車間幹重活的刑事法得的分還高,這次參與的職務犯人有:王銳雪、冷麗新、朱慧香。惡警有:肖林、夏鳳英、呂翠君。

監獄本是關押壞人的地方,而今卻成為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犯人在這裏不可能學會改過自新,只會越學越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