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哈爾濱女子監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4日】位於哈爾濱的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自關押法輪功學員起,就對大法弟子進行了殘酷的迫害。2003年─2004年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大批被投入女子監獄。女子監獄主管獄政的獄長劉志強、610科長肖林、獄偵科科長楊麗彬及各大監區大隊長、幹警對大法弟子迫害不斷升級。

2003年9月下旬,被非法關押在八監區的大法弟子十幾個鼻青臉腫被拉出去走隊列折磨,有的腿腳行動不便也被強行拉出。2003年11月,二監區大法弟子被強行扒下衣服拉到雪地裏凍。有的大法弟子手腳都被凍壞,迫害持續一週。被迫害的有張麗(雙鴨山市的)等五人。

被關禁閉的大法弟子24小時戴背銬、肩夾銬、單銬在冰涼的鋪板上不給被褥,一天只吃兩頓苞米麵粥。2004年,大法弟子不斷向獄長、駐監獄檢察院(都是穿一條褲子的)等反映才有所好轉。吃的和監區一樣,每天三頓飯,晚間才給被褥,仍然24小時單銬銬在鋪板上。但對堅持煉功、發正念的大法弟子就用雙銬分別銬在兩側的鋪板上。

大法弟子上廁所、喝水都受限制。有時禁閉室犯人還毆打大法弟子,行為極為惡劣。

一監區裏的大法弟子劉淑芬因不配合被關押禁閉,在禁閉室絕食幾個月後被劫持到服務大隊隔離。在此期間她們對大法弟子強行灌食。醫院犯人商小梅(殺人犯)無論在各監區絕食的大法弟子還是禁閉室的都由她灌食。她對大法弟子更是心狠手毒。2005年以前還給灌奶粉,此後就用打碎機把饅頭和菜湯攪碎用針管注入插入大法弟子食道的鼻飼管強行灌食。

在八監區裏的李英華(因殺人被判死緩),2002年得法,從不配合邪惡。她說:「我的命是師父給的,我一定要做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參加勞動、不減刑、我不能給監獄掙錢叫其迫害大法。」後來她的死緩刑期也改判為無期。二監區裏的馮海波,在監獄15年。96年在監獄得法,為了證實法,馮海波已被關押禁閉十多次長達一年多。像這種情況監區還有很多,因被長期關禁閉,她們的身體極為虛弱。

監獄法規定不准超期關押禁閉,可是被關押的大法弟子有幾個不是超期的呢?惡警對大法弟子戴銬子,可是對真正的犯人卻還寬大。大法弟子在禁閉室對上述事情質問獄長劉志強,他卻矢口否認。他說:「幹警從來沒有打人的,押票都是我同意的,簽的字也沒有超期關押禁閉,關禁閉的押票都是15天。」劉志強狡辯說:「15天我把你接出去,再給你開15天再把你押進來,我並沒違反規定」。大法弟子就是這樣被長期關押禁閉。

集訓監區是全監區最邪惡的地方,也叫嚴管隊。大隊長呂晶華、副大隊長王小莉、幹警陶丹丹為首,對迫害大法弟子更是走在前列。他們還指使犯人曹振華(殺人犯)、王鳳英(傷害罪)、王海霞(盜竊犯)、秦少萍(職務犯)、於國華(職務犯,佳木斯市水利局局長,其姐是大法弟子)等對大法弟子行惡。曹振華在2003年11月毆打大法弟子於秀英(下大監區)。

2003年末最後一批法輪功學員下到大監區。後期不轉化的大法弟子就再沒下過隊。2003年被投入女監的大法弟子已有400多人。新去的大法弟子被帶出去拉練。獄政科幹警帶著警棍與集訓隊一名幹警和犯人看押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李小桐(武漢人在哈市被抓)被辦案單位用車門把腳踝骨掩碎,行走非常困難,他們都不放過。惡警開始強制大法弟子走隊列,後來每天強制圍著操場跑不叫休息,跑不動的就讓犯人拿小棍打。那怎麼能是訓練呢?分明是折磨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馬冰娟(哈市)、王關榮(雙市)在反對這場迫害時被副大隊長王小莉打了20多個大嘴巴後強制「開飛機」。後來馬冰娟被投入禁閉室(小號)一個多月。

集訓隊在女監為了所謂的轉化,絞盡腦汁。大隊長呂晶華看是「面善」,她不親自打大法弟子,但她指使犯人打。新去的大法弟子在談話時如不符合她們就會被打或關禁閉。副大隊長王小莉更是惡貫滿盈,毆打大法弟子是經常的事。惡警陶丹丹對大法弟子也是經常大打出手。 同時她們在2003年末成立了第一組轉化小組,由犯人於國華(原佳木斯水利局局長)、王鳳英、施景珍等對大法弟子利用哄騙、強行等手段進行洗腦。在此期間轉化的賈傑(哈爾濱人)、李香林(哈市)、馬春華(佳木斯)張軍(哈市)、張玉芳成了她們迫害大法弟子的毒瘤。每天都找大法弟子「談話」,附和她們的就哄騙,對堅定的大法弟子有的就拳腳相加。其中王鳳英是主要行惡者。

2004年2月她們又開始變換了迫害方式,許給大監區的刑事犯高分減刑,把刑事犯調到集訓隊包夾「法輪功」為自己得分減刑。所謂「包夾」就是利用刑事犯看管大法弟子,不讓大法弟子相互說話,就連上廁所都站在跟前看著,一天24小時都在她們的視線之內,爭吵之事經常發生。「洗腦轉化小組」由一個增至五個。集訓隊原先在四樓,2004年不斷的投入大法弟子,自然一層樓也就不夠用了。後來四樓、五樓都是集訓隊,洗腦的方式就是哄小孩的玩意兒:以轉化後給40分減一年(期)欺騙了一些人,可是她們的「承諾」並沒兌現。沒被轉化的(大法弟子)都在五樓東側小教室和西側大教室,共40多名大法弟子。被轉化的都下到二監區轉化基地,四樓西側還有20多名堅定的大法弟子。

2004年10月末,四樓東側變成了隔離區。共有5個房間,每個房間都用報紙糊著,上面留一個小孔,是為了看外面有沒有人。惡警們在隔離區所幹的勾當更是令人髮指,她們把大監區的職務犯都調到集訓隊,把原來的包夾都調到大監區。說職務犯素質高,可是她們卻利用職務犯根深蒂固的黨文化對大法弟子犯罪。她們的思想是最不好的,職務犯成了全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主流。同時給她們配上一個毒瘤,三個惡人迫害一個大法弟子。四樓東側隔離區變的非常陰暗,三個惡人不分白天夜間,整天不讓大法弟子睡覺。有時毆打謾罵大法弟子,上廁所都得先向外看看有沒有別的房間的大法弟子,(目地就是)不叫大法弟子見面。

2005年環境表面上有所好轉,但是惡警們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變的更加陰暗─嘴上一套,背後一套。2004年10月1日劉志強在給關押人員開聯歡會時,對大法弟子說:對「法輪功」不強行轉化、不體罰、不虐待、不打不罵;如有幹警、犯人毆打「法輪功」,幹警警服扒掉,犯人更是嚴肅處理。可是並沒有他像所說的那樣,毆打大法弟子的事還是不斷的出現。2005年幹警毆打大法弟子的事情才有所收斂,可是他們卻指使犯人對大法弟子行惡,當大法弟子質問犯人時,犯人就矢口否認。

2005年4月初,九監區幹警賈文君、寇麗麗及犯人趙學玲對九監區大法弟子在二樓至一樓樓梯處毆打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她們踢打滾下樓梯,當時610科長肖林就在現場。

2005年投入女監的大法弟子不斷減少,惡警們就把新來的直接送到隔離區洗腦。2005年9月23日中午大法學員嚴金波在隔離區自殺,被發現後送到醫院搶救,脖子縫了好幾針,事後她們封鎖消息。出現自殺行為也是她們造成的,是強行轉化所出現的後果。(註﹕自殺是在殘酷的迫害中無法承受而導致的極端行為,但是大法師父在講法中告訴過弟子:修煉人不能殺生,自殺是有罪的。)

2005年10月26日紀洪波(密山)、王明燕等大法弟子給獄長和呂大隊長寫信,提出幾個條件解體隔離區、脫黃馬甲、學法、煉功。獄偵科科長楊麗彬、610科長肖林帶著男幹警把繼洪波、王明燕等大法弟子從四樓西側教室裏拖出,肖林就在四樓中廳毆打繼洪波並戴上背銬用膠帶封嘴送禁閉室,路上遇到「五察」(註﹕請知情者詳細說明甚麼叫「五察」)。惡警們為了避開「五察」把繼洪波藏到一樓1個多小時,「五察」走後才把她押到禁閉室。王明燕被獄偵科科長楊麗彬以談話的名義騙進了禁閉室。當時禁閉室共關9名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