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黨對曹東、牛進平的綁架無法阻擋真相的傳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八月三日】北京大法弟子曹東、牛進平今年5月21日面見來北京探究法輪功受迫害真相的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史考特先生。會面時牛進平和曹東都敘述了自己、家人及他們周圍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其中曹東特別提到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親眼佐證。在離開會面地點後曹東即遭中共國安秘密綁架,牛進平至今仍在被監視居住中。

牛進平多方奔走呼籲營救的妻子張連英在北京市勞教管理局團河調遣處繼續遭受摧殘折磨,他們兩歲多的女兒仍與母親骨肉分離;曹東的妻子楊小晶在被關押的北京女子勞教所裏,因見不到丈夫來探視,心中充滿憂慮,她年邁的父母親受中共北京市國安局的威脅、逼迫,痛苦萬分,度日如年。

曹東和牛進平在中國大陸會見西方政要,在北京揭露惡黨暴行,如此正義善舉何以讓中共不顧「臉面」的加以迫害?因為法輪功學員講清被迫害的真相,揭露中共的本質,揭穿中共的謊言,讓惡黨在世人面前已無處藏身。一如對電視插播先驅劉成軍的虐殺,中共以為秘密綁架曹東、監控牛進平,就可恐嚇住法輪功學員繼續揭露惡黨的勇氣;就可阻止國際社會對這場中共製造的邪惡鎮壓的關注,邪蠢的中共又打錯了算盤。歷經七年血腥鎮壓都迫害不倒的正信堅定者,惡黨的殘花敗日手段早已失效,反之中共越表演越暴露出其邪惡本像、世人也越能看清、摒棄它、追查其惡行及死黨。從以下發生的重大事實,我們也可以看清這一點。

史考特先生在5月21日在北京與曹東、牛進平會面後,調查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尤其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的調查報告中說:「在中國發生的摘取器官行徑,在北京與兩位法輪功學員牛進平先生和曹東先生的會面時得到的非直接證據。」「史考特詢問他(曹東)是否知道在中國的任何摘取器官的集中營。他明確的表示知道有這樣的集中營,而且認識被送到那裏去的人。他曾看到他的一個煉法輪功的朋友的屍體,屍體上有窟窿,器官被摘取了。」

2006年7月6日由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的獨立調查組向加拿大媒體公開了「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在當天的新聞發布會上,麥塔斯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為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該兩位調查員經過兩個月的調查、取證,通過對18類證據的證明和反證(Proof and disproof),得出結論,「根據我們目前所掌握的情況,我們得出了非常令人遺憾的結論,即指控是真實的。我們相信,大規模的、違背意願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而且現在仍然在繼續著。」報告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限制、監禁及嚴重迫害。」

2006年7月下旬,著名人權律師泰瑞•瑪什在召開首屆世界器官移植大會,上百名中國外科醫生及醫療人員前往美國波士頓開會期間,代表所有在中國監獄及拘留所中,在非自願情況下,被強行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向美國麻塞諸塞州的檢察處正式遞交刑事訴訟狀,主要控告來訪的武漢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院院長陳忠華和上海中山醫院器官移植中心研究室主任朱同玉、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違反美國「酷刑法」(Title 18 USCA Section2340A)和1994年美國所批准生效的「酷刑公約」,指控被告,對於未經監獄受刑人的同意,從受刑人身上,包括法輪功學員身上活摘器官並且盜賣牟利的行為應負起主犯或是從犯的刑事責任,尤其對於法輪功學員的活摘器官,不僅是觸犯酷刑罪,更是同時觸犯國際刑事法上最嚴重的「群體滅絕罪」,並違反「世界人權宣言」、「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等相關規定。這三名被指控的主要原因事實,是其任職的醫院醫生在電話錄音中承認該醫院移植器官的來源有法輪功學員。

在華府成立的「人權協會」組織,也在7月23日對與會的中國醫生發出一項「法律通告」,告誡所有目前在中國從事器官移植的專業人士,如果任何醫界人士,包括外科醫生、護士在中國參與、支援、教唆、協助這種非法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慘無人道行為,必須負起嚴重的法律責任。該協會所有多年來從事國際人權工作的律師,基於國際司法正義及人類社會的道德原則的要求,也將持續的關注及追查任何可能涉入活摘器官的醫界人士的相關罪行。

……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惡黨發起的這場最邪惡迫害,也必在它們最身敗名裂中終結,歷史巨變的天意不是小小惡黨中共所能阻攔得了的。《九評》廣傳,一千二百萬退黨人潮以席捲之勢,滌盪著中共惡黨的殘喘,正信的偉大力量是邪惡迫害者永遠都無法理解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